笔趣阁 > 开国太后纪事 > 第一章 产子
  建隆二年,五月下旬。

  濯清园。

  夜幕低垂,星子散漫地落在深蓝色的天空上,似乎也被这炎热的天气所扰,没精打采的眨着眼睛。

  微风拂过,仿佛就连风都带着焦热的温度。

  但潇碧轩却是个例外。

  这里种植着一大片绿竹林,郁郁苍苍,重重叠叠,置身在竹林中,在炎热的夏天里,竟宛如春天一般凉爽。

  在这片竹林中,就建着几间竹屋,周围还点缀着竹亭、竹桥等,可见是一个幽静雅致又能避暑的好去处。然而,此刻这座潇碧轩里,却显得有些喧嚣——

  竹林里外均是灯火通明,匆匆的脚步声,急切地说话声,让这个原本幽静的院子嘈杂了起来,让人无端端地感到几分燥热。

  秦佑安和祁五站在竹屋外,正焦急地走来走去,连话都顾不上说一句,两人虽然依旧十分看不对眼,但在这一刻,他们的心情,却诡异的同步了。

  因为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现在正徘徊在生死边缘,他们之间便是有天大的仇怨,此刻也得抛到一旁。

  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原本就是一道生死关,并不会因为她们的身份而有所改变。

  即便是像他们这样的人中龙凤,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面对这种情况,也不由感到心惊胆颤,惊慌失措了。

  尤贵见到圣上满头大汗,都流进眼里了,皇上都没有擦一下,犹豫了半晌,到底还是拿出一方干净的帕子,想要上前替他擦拭,却被秦佑安一把推开——

  “滚,别在这里碍事。”

  尤贵只好收好帕子,悄无声息地退到一旁,心中对皇上对太后的孝顺感慨不已。

  要知道,就连萧贵妃产子时,陛下都没有这么焦虑,甚至还回宫里睡了一觉,第二天还上了早朝,等上完早朝,孩子已经生下来了。

  但这一次,皇上不但免了早朝,甚至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这濯清园,连折子都没看,除非遇到天大的事情,否则,任何人不得打扰。

  可见皇上对太后有多重视了。

  “这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生出来?”秦佑安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强压着心中的焦躁说道。

  萧贵妃之前也是第一次生孩子,可是,她生孩子的速度却是要快得多,前天晚上刚开始发动,第二天清晨就生出来了。

  可母亲这里都快生了一天一夜了,还没生下来,这实在是让他焦虑不已,甚至都不愿意去深想。

  祁五面沉如水,表面看上去似乎显得很镇定,但他衣袖下的手,却隐隐在发抖,他不得不将手背在身后,掩饰自己失态。

  听到秦佑安的话,他也没做声,一双眼睛,只怔愣地盯着里面的产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佑安看到他,就满腹怨气,对他的敌意和不满,根本不屑掩饰。

  “祁五,若是母亲有个什么意外,朕一定要让你陪葬。”

  祁五听到这话,终于舍得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说道:“姝妹不会有任何意外。若是真有万一……”

  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我还要谢谢你送我去跟她团聚。”

  秦佑安听出他平淡语气中的决心,甩袖冷哼了一声。

  祁五越是如此,他越是不爽。

  但没过一会儿,他心中的不爽,就被对母亲的担忧所取代。

  就在两人越来越焦躁时,一名红莲军的护士走了出来。

  秦佑安和祁五连忙迎了上去,追问秦姝的情况。

  “首领让属下出来传话给皇上和五爷,首领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错,精神头也好,首领说,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让你们不要担心,还让你们去吃点东西,不要饿坏了。”

  说完,对两人施了一礼后,又转身进去了。

  秦佑安和祁五心中稍安,既然秦姝还能给他们捎口信安慰他们,看来还有余力,并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祁五和秦佑安在竹亭里坐下,随便吃了点东西,又重新守在了门外。

  好在,这一次,他们没有等太久,不到一个时辰,孩子就生下来了。

  听到竹屋里传来孩子有力的哭喊声,祁五和秦佑安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接着,抢步上前,争先恐后地往产房里跑去,想要第一时间看看秦姝。

  他们担心了一天一夜,不亲眼看到她,实在是不放心。

  这一次,谁都拦不住了。

  好在这时候,产房里已经勉强收拾干净了,只是那股浓烈的味道还没有散开。

  秦姝见到从屏风后转出来的二人,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能在这么疼痛、疲惫又狼狈的时候,见到他们,秦姝的心瞬间安定了,甚至眼睛微微有些发热,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刻就是真得死了,也死而无憾了。

  这时,恰好有产婆抱着洗好的孩子走了出来,但是,祁五和秦佑安谁都没有看一眼,只一门心思地关心秦姝,将孩子和正要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