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细腰 > 15.书信
  对于崔颢的话,魏泓是半点不信的。

  新婚之夜被丈夫撇下独守空房,是个女人心里都会不高兴。

  性子要强一些的或许还能勉强维持着表面的镇定,做出大方得体的样子,但那个娇娇弱弱风一吹就能倒的女子……

  不哭就不错了。

  魏泓觉得崔颢是为了不让自己有负罪感才这么说的,但这谎话说的实在是不高明,他才不会相信。

  但不管信不信,他都做不出再去内院探望姚幼清一番的事情,问几句他都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太多余了。

  那是姚钰芝的女儿,就算性子与姚钰芝不同,与当年那件事也无关,但怎么说她都姓姚。

  他不苛待她已经算是礼遇,怎么能再去关心她呢?

  魏泓不再多问什么,让崔颢退下了,可没过多久,崔颢又急匆匆走了回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魏泓眉眼一沉,当即便离开了胡城。

  …………………………

  挑选下人的事情并不用姚幼清去管,自有周妈妈帮她掌眼。

  周妈妈仔细挑选了一番,将被选中的下人交给了他们从京城带来的管事妈妈去调.教观察,先放在院子外面做事,不让进正院,留在正院伺候在姚幼清身边的还是姚府的下人,便是寒青和赤珠都没能进院。

  将这一切安排好之后,周妈妈让人重新给姚幼清布置了屋子,自己则带着她去别处逛了逛,将这王府的后宅都走了一遍。

  姚幼清昨日进来时盖着盖头,什么都没看见,到今日才算看清了王府全貌。

  原来并不是正院的房间显得空旷,是整个王府都十分空旷。

  别处倒还好,她不进去仔细看也看不大出来,但花园就显得十分显眼了。

  如果说房间里是空荡荡,那花园里大概就是光秃秃,看上去整洁干净,却又难掩萧瑟冷清。

  姚幼清站在花园中,眉头越皱越紧,最后做出决定。

  “我要把这里也改一改,改成咱们姚府花园的样子!”

  周妈妈一听,赶忙劝阻:“王妃,您改一改房里的布置也就算了,反正王爷也未曾去过您的闺房,不知道您是按照什么布置的。”

  “这花园……来来往往地总要路过,万一哪天王爷来了被他认出来……”

  后面的话她没说,但姚幼清明白她的意思。

  魏泓与姚钰芝有仇,若让他知道自家花园被改成了姚府花园的样子,他肯定不会高兴。

  可是……

  “王爷又没去过咱们府上,他怎么会认出来?”

  姚幼清说道。

  魏泓十一岁便离京建府,在这之前都住在宫里,从未去过姚家,来到封地后就更不用说了。

  一个从未去过姚家的人,自然是不可能知道姚府的花园长什么样的。

  “只要我们不告诉他,他就不会发现的!”

  姚幼清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有些俏皮地说道。

  周妈妈还有些犹豫,姚幼清却拉住了她的袖子,轻轻摇晃:“周妈妈,你就答应我吧,除了咱们自家人不会有人认出来的。”

  她是姚府的大小姐,秦.王府的王妃,她若坚持要做什么,周妈妈身为奴婢是阻拦不了的。

  但他们名为主仆,却更像是亲人,尤其是姚幼清的母亲去世后,就更加依赖她了,有什么事都习惯问一问她的意见,她若实在觉得不妥,她多半都会放弃,因为知道周妈妈一定是为她好。

  周妈妈心里自然觉得这样做是十分不妥当的,但一想到自家小姐远嫁而来,还不受夫君宠爱,今后可能就要在这空荡荡的内宅里孤零零的度过一生了,就忍不住心疼起来。

  既然日子已经这样艰难,那为什么不苦中作乐让自己开心一些呢?

  她点点头答应下来,但还是觉得这件事应该跟秦王说一声。

  不告诉他是按姚府花园的样子改动,好歹告诉他他们想在花园动工,将这里重新修整一番。

  于是她立刻让人去前院通禀了这个消息,派去的下人却告诉她说王爷刚刚已经走了。

  周妈妈以为秦王只是有事出府了,道:“那等王爷晚上回来再说吧。”

  那人却告诉她:“王爷晚上也回不来,前院的管事告诉奴婢,说是王爷出城了,可能要三两个月才能回来。”

  周妈妈一怔,心头窜起一股怒火。

  新婚丈夫不仅在洞房花烛之夜把新娘子丢下独守空房,还第二日就离开了胡城,一走就是数月,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

  原本因为昨日的事王府下人就已经有些看轻他们小姐了,比如那个叫赤珠的。如今倒好,更要让他们小姐被人轻视了!

  她这厢气的脸色都变了,姚幼清赶忙安抚:“周妈妈你别生气,王爷身兼要职,一定是有急事才会匆忙离开的。我倒也不是急着修整这院子,等他回来再问他就好了。”

  周妈妈气闷:“王妃怎知道他是有急事离开?说不定他就是……”

  就是对这门婚事不满,不想跟小姐待在一处,所以才离开的!

  她说到一半察觉自己失言,停了下来,但姚幼清却听明白了,笑道:“怎么可能?妈妈你想多了,这胡城是王爷的王府所在,是他自己的家,他就算不喜欢我,也没道理为了避开我就自己躲到别处去啊。”

  哪有因为讨厌一个人就把自己家里让出来,自己反倒躲开的道理?

  秦王又岂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

  周妈妈一想也是,自己只顾着小姐这边,刚刚脑子一热,这么浅显的道理竟没想明白。

  她看了看一旁面色平静眸光清澈的自家小姐,从出了京城就开始七上八下落不到实处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之前种种忐忑惊惧失落不安愤懑烦忧等情绪全都消失不见了,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这个想法冒出来,她再次笑了,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那咱们待会便让人去找工匠,今日就开始动工,修整花园。”

  姚幼清咦了一声:“可以吗?要不要等王爷回来问问他再说?”

  “不必了,”周妈妈道,“昨日崔大人不是说了吗,这后宅以后就是小姐您的地方,您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王爷既然让他这么说了,那定然就不会反悔的。”

  说完又小声补了一句:“只要咱们不让他知道是按照姚府花园改的就是了!”

  姚幼清掩嘴轻笑,两眼弯弯,点了点头:“咱们不告诉他!”

  …………………………

  修整花园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王府都在动工,每日土木进出不断。

  前院的管事们十分尽心尽力,并未因为魏泓对姚幼清的冷淡而故意敷衍她,与姚家的下人一同把所有事都处理的很好,周妈妈只要交代一句,其他事情就都不用管了,他们自会做好,而且办的让人非常满意,绝挑不出错来。

  花园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初步成型的时候,丁寿也带着那颗药丸渐渐靠近了京城。

  他在姚幼清成亲的第三日以代小姐回门探望老爷为由离开了胡城,王府管事当时要派几个靖远军跟随护送,被他拒绝了,只带了两三个姚家下人。

  管事以为他是担心姚钰芝看到靖远军不高兴,也就没有坚持,反正王爷临走前交代的很清楚,王妃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听安排就是,别的不用管。

  但丁寿之所以拒绝,其实是怕靖远军的人太警觉,路上别有用心想要靠近他的人可能会没有机会。

  他此次回京的主要目的就是试探宫中那位,以及将药丸的事告诉老爷。

  若是早早的就打草惊蛇,对老爷和王妃怕都不好。

  果然,就在他离京不远,眼看还有四五日就能抵达京城的时候,有人偷偷趁着夜色潜入了他的房间。

  那人轻手轻脚的将姚幼清写给姚钰芝的书信打开,飞快地看了一遍,然后又在房中搜寻一番,似乎在找还有没有别的书信,一无所获后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待他离开许久,丁寿才猛然睁开了眼,后背已是出了一层冷汗。

  两日后,姚幼清写给姚钰芝的家书便出现在了魏弛的案前,他从头到尾扫了一遍,问道:“就这些,确定没有别的内容了?”

  刘福答道:“没有了,奴婢仔细问过誊抄了这书信的人,他确定是一字不差地抄了下来,绝无错漏。那姓丁的管事和其他几个姚家下人身边也都没有其它书信了,仅此一封。至于药丸,更是没有发现。”

  魏弛对姚幼清很了解,她若真的知道了什么,写给姚钰芝的书信要么会很慌乱,要么会很工整。

  慌乱是急于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父亲,工整是知道书信会被他截断,特地隐瞒不提而显出的刻意。

  但这封书信的内容很自然,完全是姚幼清平常的语气,有抵达一处从未去过的地方的新鲜,有告诉姚钰芝自己过得很好的安抚。

  “她怎么可能过得好……”

  魏弛看着那封书信喃喃说道。

  “秦王与姚太傅仇深似海,又岂会善待她?她肯定受委屈了。”

  刘福道:“姚小姐向来善解人意,自然不会写这些不好的事让姚太傅担忧。”

  魏弛的手指在信纸上轻轻摩挲,仿佛这信是姚幼清亲手写的。

  “继续盯着,她写给姚太傅的每一封书信,朕以后都要看到。”

  “是。”

  刘福应诺,别无他事后躬身退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