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多情皇帝 > 第448章 止水兰仙
  等得很闲,我站起身来欣赏着这间房间的装修之处,无一处不是天然之原料,无一处不是自由与洒脱,由物观人,能住在这样的环境下,能设计出如此的风格,可以预见这间房间的主人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崇尚自然,崇尚自由,更崇尚一种写意洒脱,这样一个佳人要是让谢问天那样的老鬼拿去霸占,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都替她不值,我这个采花贼都会感到一种心里的不舒服。

  正琢磨间,竹帘一掀,从内间屋内出来一个丽人,月白色与淡粉红交杂的委地锦缎长裙,裙摆与袖口银丝滚边,袖口繁细有着淡黄色花纹,浅粉色纱衣披风披在肩上,裙面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紫鸯花,煞是好看;腰间扎着一根粉白色的腰带,突触匀称的身段,奇异的花纹在带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足登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两边个挂着玉物装饰,小巧精致;玉般的皓腕戴着两个银制手镯,微抬俏颜,乌黑发亮的眼眸摄人魂魄,灵动的眼波里透出灵慧而又妩媚的光泽,樱桃小嘴上抹上了蜜一样的淡粉,双耳佩戴着流苏耳环;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仅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紫鸯花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额前的刘海处微别了一个银纹蝴蝶发卡,娇嫩洁白的小手里紧攥着一方丝绢,淡黄色的素绢上绣着点点零星梅花,衬得此绢素雅,踏着莲花碎步,未见人脸先笑,好一个清纯美佳人,好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香女子,只见她妙目流转看见了我的存在,只听得她立即软语轻声道:“这位公子,劳您等侯了!”

  我的神色不由得一呆,北方四朵金花之一的“天羽仙子”兰止水是这样的吗,与我想象中的相差真是太大了,不是说她不美,反而她真的很美丽,但是她的美完全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艳丽之美,而是发乎于自然的纯洁之美,对,就是这个“纯洁”二字,要说这两个字用在女人身上也不为过,那些久在山林之中不理世俗的女子或许也能保持这样的纯洁,但是这个女子是什么人,她是北武林的四朵金花,是风月界的花魁,不说阅历男人无数,也可以称得上是欢场上的老手,她怎么还能保持眼神里的那一抹无法用语言描绘的“清纯”。

  我傻傻地问了一句,“你是‘天羽仙子’兰止水吗?”

  “扑哧”一声娇笑,那女子好奇地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用很坚定的语气道:“对呀,我就是兰止水,丽静姐姐不是说你要找我吗,我人来了,你怎么还怀疑上了呢!”

  要了我的亲命喽,看见了她子,我不由想到另一个娇憨的女人“天香国色”王袭香,她们的气质却是很接近,都是那样看起来漂亮得不像话,可是却是纯真不知世俗之事,就如生活在自己美好的想象当中,她们认为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没有坏人,只有好人,不能说她们活得很天真,只能说她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的时候想想,这样的生活未免是不好的,起码她们觉得自己很幸福。

  巨大的形象差异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个时候竹帘又是一掀,那风情万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狐狸精”又扭腰晃臀地走了进来,看见我横眼一个娇嗔,吃声道:“你个傻小子,怎么见到我们家水姑娘是不是傻眼了,哼,天下的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所有的男人见到我们家水姑娘都是这样一副表情,我还以为你是例外呢,没想到还是如此啊!”

  尴尬地下意识摸了摸鼻子,女人说起男人似乎都有一棒子打倒一大片的冲动,也不能说她们的心里都是觉得男人一个模样,而是有的男人真给我们男人丢脸啊,不过见到美女要是没一点反应的男人那就不是男人了,所以要说男人见到美女都是一个样,似乎也并没有说错,我傻笑着,好象自从见到这个“天羽仙子”兰止水我就一下子变傻了许多,再没有刚才潇洒纵横花丛的逍遥劲了,口中道:“姐姐太拿弟弟当个人物了,我是一个男人,一个各方面都很正常的男人,要是我的反应跟大多数男人都不一样,那我就真的不是男人了,止水姑娘,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呀!”

  “哦,怎么又扯到我的头上来了,不过丽静姐姐说得没错,你呀是跟大多数男人不一样,说不出来是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反正我就觉得你眼神里没有那种一见到我就要吃了我的感觉,对,就是这种感觉,呵呵,还没请教公子贵姓啊,相见就是缘分,小女子能在离开这里的时候还能见到公子,真是有一点高兴的感觉了!”眼神里依旧是那样的娇憨纯洁,语气依旧是那样的软语甜音,听在人耳朵里,腻在人的心里,别看她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是纯洁得如同天上仙子,但是一接触下来你立即又觉得这是一个下了凡尘的仙子,不火辣的声音却能到你最原始的本能,怪不得能成为北武林四朵金花之一,她还真是一个妙人。

  美艳老鸨胡丽静凤眼含春,长眉入鬓,嘴角含着笑意,哼了一声道:“好你个水丫头,居然一见到男人就忘了我这个姐姐,看我不收拾你!”

  “哎呀,不要搔人家的痒啊,啊,讨厌了,啊,好痒啊,好姐姐,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啊!”看着厮闹成一团的二女,我却有点目瞪口呆,还真是真性情的女子啊,放在这青楼妓院之中白瞎了,要是再便宜那个谢问天就更白瞎了,我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轻轻松了一下嗓子,我笑着道:“二位美女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啊!”

  齐齐用美丽的眼睛鄙视了我一眼,然后又笑成了一团,不过笑着笑着两个人的神色又变得黯淡起来,胡丽静瞥了瞥我,又看了看兰止水,轻声道:“水丫头,我看这小子还算不错了,咱们天日府的人是没人敢带走你,要不你就跟他走好了,离开天日府,离开北武林,就去南武林,听说那里是一个叫什么王变的采花贼天下,到了那里,你也就不用害怕谢问天了。”

  “天羽仙子”兰止水这时也似多了几分愁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巴着,想了想,道:“不,要是我真的走了,那你怎么办,这天外天精舍怎么办,还有那些姐妹们又怎么办,我不能那样自私,再说男人也就是那个样子,跟谁都一样跟,我不走!”

  “你个傻丫头,男人怎么能一个样呢,喂,你过来,跟你说个事,要是有胆量的话,就把水丫头给带走,你不是喜欢她吗,这样的美人可不好找,让你直接带回家去怎么欣赏都行,怎么样,敢不敢啊!”如此语气从老鸨子胡丽静嘴里说出来却换了一个味道,好象她不再拿我当外人,而是一副泼辣女人的模样。

  我笑嘻嘻地走上前,看了看二女,然后突然开口道:“其实你们不用太担心,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止水姑娘安然无恙,又可以保住天外天精舍的基业,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听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