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 第390章 你逼出来的魔鬼
  第390章你逼出来的魔鬼

  听到野种这两个字,叶晚落懵住了。

  霍庭驰嘴角噙着邪恶的笑意:“这个野种,就是我给你的报应。”

  “野种?庭驰,”这几个月,叶晚落一直在忍,可是今天她却有些忍不住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用这么恶毒的言语羞辱他,他……”

  “我的孩子?”霍庭驰讽刺的大笑:“你不是根本就不想为我生孩子吗?我那么‘爱’你,又怎么会勉强你,我当然要尊重你的决定。”

  “你这话什么意思?”叶晚落说完,脸色都有些惨白了几分。

  或许,她已经猜到了些什么,可她不敢往那方面想。

  霍庭驰扬起的眉眼里,带着邪。

  “意思就是,当初,我让医生送进你身体里的蝌蚪,根本就不是我的。所以,这个孩子,就是个野种,是个流浪汉的种。”

  这话,叶晚落当然不肯相信,她摇头:“不可能,绝不可能,你不会这样对我的。这是假的,这不可能是真的。”

  “就知道你不会相信。”霍庭驰转动轮椅出门。

  没多会儿后,他重新回来,将一份亲子鉴定的结果,扔到了她的面前。

  看到鉴定结果上显示,知廉跟他没有半分血缘关系。

  叶晚落摇头,一脸绝望的望着他:“霍庭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你不是人,你就是个魔鬼。”

  “哈哈哈哈……”霍庭驰大笑了足有半分钟,他抬手擦掉了眼睛里挤出来的液体。

  “是,我是魔鬼,可这个魔鬼,是你一手逼出来的。”

  叶晚落蹲下身,双手撕扯着头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能……”

  他抬手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两条废腿:“叶晚落,我真后悔,为什么这么晚,才看清你的真面目。曾经我愿意豁出生命的去爱你,守护你,为你我甚至没了双腿,我用我一辈子的自由,换了一个你,可你是怎么待我的?”

  叶晚落不甘心的道:“我待你也很好不是吗?我已经尽力了。”

  “你是尽力在伤害我,这么多年,我一心一意的对你,你却暗地里勾引庭深,你明知道我有多么期待一个孩子,可你竟狠毒的杀了我的孩子。

  即便明知道是你错了,我却还要一意孤行的向着你,我以为,只要我努力,你终究是会看到我的真心的,可你呢?你对我说过些什么,你没有忘记吧?我这个瘸子……呵,你知道,你的话有多恶毒吗?啊?”

  “那……那都是在气头上说的话,怎么能作数,”叶晚落摇头:“你是我的丈夫啊,怎么能……”

  “你何时把我当成你的丈夫过?叶晚落,是你害我一无所有,还践踏了我的真心,我又怎么会让你好过呢。我现在唯一后悔的,是没有听大哥的话,及早的赶你滚出霍家。所以,曾经我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

  “既然你这么恨我,为什么不赶我走,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害我。”

  “我当然不会这样做,我若赶你走,你必然会光明正大的纠缠庭深,可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我绝不会让我的弟弟,重蹈上一代人的覆辙。我宁可毁了你,也不会让你祸害他,所以,我选择用这种方式报复你。

  我要让你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身边,每当看到这个孩子,就痛心疾首。你若敢违背我,我必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这个荡妇有多令人恶心。叶晚落,你没忘记,你的把柄还握在我手里吧。哼,从此以后,你别想再有好日子过。”

  叶晚落疯了一般的捂着耳朵尖叫了起来。

  叫痛了,她将地上的亲子鉴定结果捡起,狠狠的撕碎。

  霍庭驰淡定的冷笑:“撕吧,这只是复印件而已,你若喜欢撕,我可以复印一万张,让你撕个够。”

  “霍庭驰,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霍庭驰望着她冷笑一声后,转动轮椅出去。

  疯?他当然不疯。

  他自信现在整个霍家,没人比他更清醒。

  甚至就连庭深,都已经被温情那个妖女迷惑住了。

  所以,不管是叶晚落也好,温情也好,她们谁都别想毁灭霍家。

  他眼神微微眯起,既然连亲子鉴定都不能赶走温情那女人,看来,他得另想策略了。

  霍家别墅里,霍庭驰和叶晚落离开后,剩下的三人,明显轻松了下来。

  霍霆仁纳闷的道:“三哥,你说二哥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中邪了。”

  “中什么邪,他就是闲的。”

  “可我真的觉得,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三嫂,你不觉得吗?”

  温情看向霍庭深道:“我也觉得他暴躁得有些过火。”

  “三哥,我们可以不管他家里的事情,可若二哥心理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们作为兄弟却不闻不问,会不会有些太淡漠了?”

  霍庭深沉默了片刻后道:“回头我会找他谈谈的,吃饭吧。”

  周一上午,霍庭深忙完公事,就拨打了霍庭驰的电话。

  “二哥,我想见你一面,你有时间出来吗?”

  霍庭驰道:“我去公司找你。”

  “也好,我等你。”

  临近中午的时候,霍庭驰来了。

  霍庭深让林少康订了午餐,兄弟俩一起吃饭。

  霍庭驰坐在轮椅上,霍庭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一开始,两人谁都没有做声。

  良久后,霍庭深放下了筷子,看向他。

  “最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霍庭驰扬眉:“为什么这么问。”

  “你不觉得自己最近很暴躁吗?这不像你。”

  “或许,你们谁也不曾了解过我吧,我本性如此,只是最近不想压制自己了而已,”霍庭驰扬眉,看向他:“你呢,你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吗?”

  霍庭深蹙眉,难道……他知道了些什么。

  见他不说话,霍庭驰道:“你一向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忽然暴瘦,一定有原因的。”

  霍庭深勾唇:“只不过是生了场病而已,都是小事儿。”

  “庭深,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兄弟之间,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了吗?”

  霍庭深望向他。

  他勾唇:“你不会以为,霆仁去了国外后,我会不闻不问吧,我既然知道霆仁住在哪儿,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跟谁住在一起的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