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小受总是在死 > 第115章 诉离殇
  宣和大殿不是皇帝平时下榻的地方,但如果政事过忙,一直处理到夜深,皇帝也会歇在宣和殿内殿,现在秦诩让秦攸留宿,自然不可能再去皇帝寝宫的天清殿,无论什么原因理由,身为臣子的秦攸,都不能住在天清殿。

  历史上有许多明君贤臣有抵足而眠的佳话,睡得也都是旁的宫殿。

  皇帝还有政务要处理,饭后小憩之后,便着宫人将奏折等送上,丝毫不避讳秦攸,在宣和殿外殿伏案忙碌起来,秦攸一见撇撇嘴表示很无趣,便跟秦诩说了一声,去偏殿把玩皇帝的收藏,皇帝随便的应了。

  到了偏殿,秦攸百无聊赖的将一件件价值连城的珍品拿出来看,宣和殿外殿才是皇帝偶尔办公的地方,偏殿绝对没有什么他看不得的秘密,所以秦攸才会放心前来,他可不想看着皇帝办公,以免被皇帝怀疑他窥视。

  看了一小会儿,秦攸就腻了。

  古代的照明条件到底是差,仔细的看费眼睛,不仔细也看不出这些古董的精妙与珍贵之处,所以不一会儿,秦攸就呵欠连连,睡意上涌,招了宫人伺候洗漱,宫人为秦攸换上了洁白的亵衣,揉着眼睛从侧门进了外殿,向内殿走去。

  瞥了一眼,皇帝还在忙,秦攸不想打扰他的,但碍于规矩绳墨,没有说皇帝还没准备休息,你臣子就自行先上-床的,走至桌案两三米处,请示道,“皇兄,天色晚了,臣弟……”

  秦诩听见秦攸带着睡意的声音,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却让秦诩猛地一愣,这一瞬的走神,很快就被秦诩掩饰住,自然的道,“困了?困了就先去睡,明日早朝你也是要去的,不要整天就想着怎么偷懒。”

  秦攸点了点头,“知道了皇兄。”只是语气中多少有些不放在心上的感觉,谁不知道秦攸是个懒人,一直嫌上朝辛苦,哭求缠着皇帝只想不上早朝,皇帝最后熬不过他一味的死缠烂打,许他三日一朝。

  看着秦诩在火光下还要办公,秦攸眨了眨眼,感叹一下皇帝也不是好做的,口中道,“皇兄也早点休息,事情是处理不完的,火光这么闪眼睛,累了就不值当了。”

  秦诩闻言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朱笔,捏了捏自己的后颈,站起身来,身上的华服哪怕是在火光下,也反射出润滑的光泽,活动一下有些疲累的四肢,秦诩笑着道,“小攸说得对,那朕也休息吧。”说完还眨了一下眼睛,秦攸心中有些愣神,他就是随便一说而已,没真想皇帝放下公务的,不如说他根本不想皇帝与他一起休息好吗?

  他和秦诩躺在一张床上,完全是诠释同床异梦这个词。

  而且秦诩的心思实在太深,他无法琢磨秦诩的想法,应对起来也格外费尽,心中叹了一口气,秦攸面上扬起纯粹的笑,又打了一个哈欠,眼睛里瞬间就出现了朦胧的水光,眯着的眼睛里透出迷糊的睡意,“那皇兄,要臣弟等你吗?”

  秦诩摇摇头,招了宫人吩咐下去,语气轻松宠溺,“你先去吧,看你困得,朕稍后就来。”

  秦攸没有拒绝,脚步飘一般的进了内殿,到了那雕花大床旁边,愣了两秒钟之后坐下,脚下胡乱蹬了几下脱了鞋子,爬上了床,被子一扯蒙头盖了,闭着眼睛催眠自己,背后紧跟的目光的感觉终于消失,秦攸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和皇帝促膝长谈,也不想应付秦诩,伴君如伴虎从来不是玩笑话,是前人们用血用命总结出来的整理,装睡恐怕瞒不过,被发现的话更麻烦,为今之计就只有……

  ***

  目送秦攸迷糊的躺上床,秦诩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当真是困坏了,明知要和皇帝同床,还敢斜着睡霸占整张床啊……宫人捧着洗漱用品,轻脚轻手的进来,服侍皇帝洗漱更衣,再悄然退去,关上房门之时仍然忍不住嘀咕——王爷果然是最受宠的了,有王爷在的时候,陛下给人的感觉都温柔好多,气氛也比平时轻松,不至于让人大气都不敢喘。

  秦诩抬步进了内殿,看着床上的鼓包不自觉动了动手指。

  外殿的灯火一半被熄灭,一半被宫侍挑的昏黄,灯火的微光刚刚能让人勉强看清殿中景物,便退到黑暗的角落,靠着小小的脚踏,无声无息的开始守灯。内殿的门被内殿的侍从关上,直到皇帝走至床边,亲自抱着秦攸的腿,将秦攸的睡姿调整好,自己也掀开被子躺进去,内侍才小心翼翼走至床边,放下半透明的重重床幔,才退下去挑灯,退出了内殿,在门口守着。

  陛下就寝时不喜寝房之中有人,没有人敢违抗,就算是王有一王公公,也不例外的不能伺候在陛下休息伺候在内,所以他们都是守在门口,一旦里面有什么吩咐,也能快速反应。

  浅浅的杜衡梨月香的味道逸散在空气之中,秦诩吐出一口气,伸手将盖在秦攸头上的被子拉下来,顺便帮秦攸翻了一下身,让秦攸仰躺。

  秦诩撑起身子来,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