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小受总是在死 > 第163章 养心魔
  艾瑞斯的身体渐渐恢复好了,医生每天都很积极的为他记录各项数据——他的变化实在太大太惊人,克里斯瞪大眼睛的同时笑的合不拢嘴,艾瑞斯精神变异,精神力正在逐步增长,而这种增长在数据和身体上的显示都十分安全和稳定,这对于一个孩子是多么的可遇不可求!

  不仅如此,艾瑞斯那被有害残留物侵害的身体,也破而后立,重生成长起来了,尽管医生说,他不敢相信一个孩子身体会发生这样的改变,体质被破坏根本再无寸进的可能,然而艾瑞斯的身体被破坏的十分彻底,这不是药物能做到的,那么解释就只有一个了——艾瑞斯自身。

  就如同枯木逢春一般,腐朽掉原有的所有没有生机的部分,换取一线生机勃勃而出,这个过程无疑是痛苦的,如同再造,医生无法想象一个孩子如何有毅力去承受去承担这样一份痛苦,他只能说,命运的安排自有缘由,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勇气与坚毅,所以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样的机会。

  对此,克里斯倒是挺能接受,这是他们莱斯特家族的家风,意志力——尽管艾瑞斯那样害羞的小家伙,也没有失掉他们莱斯特家族的骨气。克里斯在医生面前,走路都能抬几分下巴,得意的很。

  应艾瑞斯的要求,对竹箬保密了他的身体状况,甚至是保密了他醒来的消息——艾瑞斯害怕竹箬知道之后反而更担心,反正再有一个月,他就能离开医疗仓,完成体质最基础也最重要的转化,那时他再出现,不是更好吗?

  所以即便他每周能够出仓一次,艾瑞斯都放弃了,他不急着这一会会儿去见竹箬。

  也因此,唯有一次的安眠药瞒过了竹箬,他每天看望艾瑞斯,甚至不知道艾瑞斯已经醒过来!

  ***

  竹箬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阿尔布雷德刚刚离开,在离开前告诉他,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可以出院了,只用每周去医院做血液净化。除此之外,还说了些别的东西。

  是关于温斯顿和夏凡——在竹箬昏迷期间,夏凡一直陪伴着温斯顿,那个时候两人的关系没有发生质的变化,夏凡也并没有想要同温斯顿在一起的想法,哪怕在阿尔看来,夏凡对温斯顿的仰慕已经十分明显,他守着最后的界限,不忍心温斯顿如此痛苦,才想要给温斯顿一些支持——作为一个称心的随行官,这样的行为有些亲密了点,却也不算出格;作为暗恋者,也没有让人不齿——至多不过拍拍肩膀握握手,没有其他的意思,称不上趁虚而入。

  阿尔布雷德说着神情有些微小的变化,总体却也还是温和的,他接着说,变化发生在竹箬昏睡近二十五天的时候,哪怕是温斯顿这样双s级强者,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要兼顾人鱼与儿子,身体也会吃不消,况且他心中的负罪感随着竹箬一天天昏迷成倍增长,精神也到了极度压抑的边缘,在那次探望竹箬之后,他没有立即离开医院,而是在观察室外的椅子上颓然坐着,就那样疲惫的睡着了。

  夏凡来时,看见那样脆弱而痛苦的温斯顿,他与温斯顿随是上下属,其实私下说是朋友也可以,他坐在了温斯顿的身边,看着观察室中的竹箬祈祷,他是真心希望竹箬醒来,让温斯顿不必一生背负歉疚。温斯顿身体高大,睡着的他头一歪就要摔倒,夏凡扶住他,让温斯顿靠在他肩膀——这个动作不算过分,特别是对军人来说。

  可变数也发生在这一瞬间,温斯顿醒来了,也许真的是压抑到了极点,那时的温斯顿看着不像一个将军,倒像一个乞丐,他嘴唇干裂,眼窝深陷,眼中血丝密布,褪去在军部强撑的果决,他的状况非常糟糕——他对夏凡说出了“希望你陪在我身边,我们一起面对”的话,夏凡当下懵了,原本他也很抗拒很崩溃,甚至想要质问温斯顿究竟想做什么,可他关注了温斯顿的样子,温斯顿不是冲动,也不是逃避,更不是疯了,他相当冷静,说出的话也足够任何一个人感动。

  温斯顿对夏凡进行了沉重而又压抑的自白,又或者说告白也可以,阿尔布雷德说到这里有些感概,神情之中也夹杂了一丝嘲讽。

  温斯顿知道竹箬无论是否醒来,都会成为他们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原本他是想旅游之后跟竹箬说清楚,他们不能组成一个家庭,但他欢迎竹箬与艾瑞斯保持友好关系,甚至可以动用克里斯那边的关系,聘请竹箬做莱斯特家族的游泳教练,教导他们莱斯特家族的小孩游泳,让人鱼工作的艰难等等一系列麻烦的事情全不用竹箬操心,温斯顿会全全办好,这样不仅每周艾瑞斯都能见到竹箬,竹箬还可以多接触莱斯特家族其他青年才俊,会拥有其他幸福也说不定,竹箬对他并没有爱情,而这样的安排也可以实现竹箬一直以来的愿望,像一个人类一样,做着自己的工作,实现自己的价值——当然竹箬如果有什么其他要求,他也会尽力做到最好。

  然而,计划往往没有变化快。

  安排好竹箬,他就会开始追求夏凡。温斯顿一语道破夏凡藏得最深的心情,他深邃的琥珀色眼睛看着夏凡,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