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小受总是在死 > 第183章 愿魔障
  敌意。

  左睿唇角的笑意带了些玩味,狭长的眼睛上挑,显得有点轻浮,他居然在陆锦身上看到了对他的敌意,因为萧穆?这就有趣了,据他所知,这两个人的关系,绝对称不上友好吧?自己能够“缠上”萧穆,不都还得谢谢陆锦么,怎么陆锦现在看到萧穆如愿的被缠上,反而不高兴了呢?

  这种敌意不仅让左睿觉得惊奇,连陆锦自己都被震惊了一下——他这样跟左睿对峙,与争风吃醋有何区别?这样的认识像是火一般在陆锦脑中烧过,引起陆锦的反感,这绝不可能。

  否定了自己的思想,陆锦冷静了下来。

  陆锦知道左睿,虽说是个成功人士,似乎却不怎么正经,身上有一股痞气,在萧穆演出过《孙夫人》之后找上萧穆的人之中,最为难缠的一个。想想也是,不然以萧穆的能力,怎么会到现在还甩不开这人呢?

  “左先生居然认识我,真是荣幸。”陆锦恢复了从容,手上的动作却也不容拒绝,揽着萧穆的肩膀将他带到身边,半护在怀里,看着左睿笑道,“我家小穆还没满十六岁,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左先生大人大量,不要和小孩子动手。”

  “陆大少说哪里话,”左睿狭长的眼睛眯了眯,笑容不变,视线停留在萧穆身上,意味深长,“我喜欢小穆都来不及。”

  陆锦并不接招,公式化的笑了一下,“是吗?那真是麻烦左先生了,就不耽搁左先生的时间了,告辞。”说罢点了点头,拉起萧穆便从左睿身边走了过去,直至转角过后,那一直跟随的火辣辣的目光才被阻隔,陆锦呼出一口气,心中竟暗暗有些后悔起来——

  “不要跟左睿多做接触了——”

  “哥哥,左睿能为你提供帮助——”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听到对方话中的内容皆是一惊,陆锦皱起眉头,左睿可以帮助他?这话的意思,难道是他想的那样?看了一眼四周,陆锦压低了声音,“回去再说。”

  “不,”萧穆一把抓住陆锦的手腕,漆黑的眼睛犹如深邃的古井,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我还有个地方要去。哥哥你也要去。”

  陆锦不知道萧穆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手上感受到的力道不是他能拒绝的程度,萧穆想让他知道的事情,恐怕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若说萧穆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不利,陆锦是不相信的,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陆锦就跟着萧穆走了。

  ***

  陆锦没有想到,萧穆会带着他到这里来,金煌大酒店,看着自己身上服务生的衣服,陆锦扯扯嘴角,正巧到了楼层,电梯叮的一声打开,萧穆两手端着盘子,用眼神示意陆锦跟在自己身后,寻着门牌号敲了敲门,确定酒店服务,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穿着浴袍的中年男人过来开了门,面色不悦的看着萧穆,没好气道,“我不记得订了什么服务。”

  萧穆语气不变,礼貌的躬身,“是这样的先生,这是对今天入住的客人提供的赠送服务,由我们酒店的特级糕点师制作的秘密甜点,”说着语气稍微有些变化,似乎隐含着什么东西一般,“先生不想要试试吗?当然,这是您的权利,如果您拒绝的话,很抱歉打扰您享受美妙的时光。”

  那中年人见萧穆这样说,上下瞟了萧穆几眼,实在没看出不对来,才将门稍微拉开一点,让萧穆进屋,哪知萧穆刚进门,脚尖灵活的一勾,刚好把后面的陆锦关在了门外,陆锦端着手中的托盘,听着房内隐约的声音摸了摸鼻子,垂下眼睫思索,他从前的时候,怎么从来没有察觉萧穆体内的暴-力因素呢,果然是一叶障目了。

  没过几分钟,门再次被打开,陆锦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萧穆一下拉了进屋,关门的声音震天响,也成功打断了陆锦的思绪。

  房间里两个已经被放倒的人,死猪一般的被萧穆丢在地上,身上盖着一床被单,非常不人道的没有帮他们把头露出来,陆锦将手中的托盘放下,挑眉看向萧穆,“你……带我来这,不会只是为了让我看你打人吧?”

  虽然陆锦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了。

  之前在走廊的时候,他分明的听到了……萧立岭的声音。跟生意伙伴去打高尔夫,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才会打到这种高级酒店里面来呢?更不论还有个温温软软的女人的声音。

  也许是有刘娴姗在前,陆锦竟然不觉得多惊讶,心底也是兴趣缺缺,萧立岭对这个家庭是否忠诚,也许早就有了答案,不抱期待自然也不会失望,比起知晓萧立岭这些事情,眼前的萧穆也许更让他在意一点。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萧穆就会露出他本来的面貌。

  没有乖巧的笑容,也没有温润的纯良,陆锦能肯定,这是别人所不知道的萧穆,如果说人前的萧穆如同白玉阳光,那么在单独在他面前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