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小受总是在死 > 第190章 愿魔障
  左睿眼睛之中全是强势,陆锦明白,这是给他的战书——都说女人对感情的第六感格外强烈,男人在这方面的感觉也并不弱,左睿看穿他对萧穆的心思,实在再简单不过,在情敌面前隐藏心意,是最愚蠢的做法。

  轻轻笑了起来,陆锦抬眼淡淡的看着左睿,“我想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穆穆是属于他自己的。”岂能你要就给你,当是什么玩意儿吗。

  萧穆的主意大着,还一直伪装的毫无破绽,就凭这一点,谁也做不了他的主。明白这一点,陆锦多少带了点出来,蔑视的意思明明白白传达到左睿哪里。左睿处变不惊,唇边的笑意依旧,“人的想法么,总是这个世界上变得最快的东西。我想要的,是你不许对萧穆表露出追求的意思,萧穆年纪小,总有慕艾的时候,我不希望这个时刻,有一个毫无血缘关系对他有意思的哥哥,在一边引导他。陆少,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个诚信,我相信你的诚意,定然不会让我失望吧?”

  陆锦跟着左睿起身,回答彬彬有礼,“左先生多虑了,穆穆才多大啊,我想有点道德的人,都不会对这样的孩子伸出罪恶之手,以爱名为向他灌输一些……念头,让他过早的过度到大人的肮脏思想中去。对他的思想、心灵与健康,都不是什么好事。”

  口舌之利。

  左睿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幼稚的跟另外一个男人逞口舌之利,即便是为了胜利,也显得太蠢了些,对陆锦话中的嘲讽报以不屑的一笑,是不是好事不是他们做出了判断,就是对的。

  伸出手跟陆锦握了一下,毫无留恋很快松手,陆锦也不在意之前的争锋相对,扬唇一笑道,“希望合作愉快,左先生。”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两人和气的不得了,左睿余光看着陆锦镇定从容的样子,唇畔的笑有些玩味,伸手掏了掏口袋,这家咖啡厅禁烟,动作顿了一下,掏出了一个打火机在手上把玩,说实话他很欣赏陆锦,无论是容貌还是气度,都是璞玉,终有一天冲天而起,他的成长为人看好,也让人想要见证他的极限在哪。

  这样的人,若在床上能磨合好,恐怕也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只是可惜,怕是难驯。

  特别是亲自领略了他的强势与坚持之后,左睿就断定,要陆锦处于下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心中算不上遗憾的感叹了一声,虽然陆锦像是破石之竹,勇敢坚毅,让人欣赏心折,那么萧穆就只能被形容成……尸骨上开出的纯净而危险的花了。

  他洁白而美丽,吸引着人们前去观赏,迷失在那纯粹的芬芳之中;同时又是那么危险,让人轻易不敢攀折。左睿没有深入的调查萧穆,毕竟有些事情,有的时候连本人都说不清楚,更何况是外人。尽管如此,左睿也能知道,萧穆的成长环境,说是腐臭的尸体堆也无不可,姐姐刻薄寡恩,母亲对萧穆的教养基本没有费过心,若是普通的孩子,止不成会变成什么样的性格,但萧穆没有被这些打败,他从艰难的环境之中吸取养分,让自己茁壮成长——也许正是因为萧穆表现出来的修养太过于完美,所以左睿始终觉得,在重重洁白花瓣的包裹之中,花蕊未必是明媚的颜色。

  人是社会动物,会被社会改变,所以这样的萧穆才显得特别危险,总觉得那漂亮花苞之中,隐藏的是择人而噬的黑暗。

  不是说不相信人性,就是因为相信人性的发展规律,才会有此疑问,圣人总是稀缺,上下几千年也不过屈指可数。

  微妙的矛盾,让萧穆变得更加吸引左睿的注意力和好奇心,不过比起去把萧穆调查的清清楚楚,他更想要的是,自己一片片拨开重重花瓣,去发现其中的秘密;如果萧穆能主动告诉他,那就是完美了。

  这些不是空想。左睿顺着咖啡厅的旋转木梯下楼,眼光寻巡找到那抹身影,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眉梢眼角带了他自己都不曾注意的温柔,总有一天,他会拥有萧穆,完完整整。

  两人转下楼,才发现萧穆对面有人,在楼梯上因为视角原因看不到萧穆对面,在看到萧穆对面的人的人时,陆锦心中甚为不满,左睿脸色也有一瞬变化,那人对于两人来说都不陌生——何烁然。

  陆锦脚下生风,飞快走到萧穆身边,对何烁然点了点头当做问好,便转头问萧穆,“穆穆,等久了吗?”

  萧穆将手中的银匙放在瓷白的盘子上,擦了嘴站起来,含笑看着陆锦与左睿两人,“哥哥,左先生,你们谈好了?”

  左睿眯了眯眼睛,知道自己是该告辞了,这三个人熟悉的程度,他站在旁边不过是个陌生人,他看得出何烁然对萧穆的意思,但他并不认为何烁然有机会,何烁然给他的威胁,并不如陆锦给他的大。他可不相信陆锦会不料理情敌。

  伸手揉了萧穆头发一把,修长的食指撩起萧穆耳畔的碎发,左睿手指擦过萧穆脸颊,笑道,“今天穆穆约我,我很高兴,改天我再回请穆穆,”他手指灵活在萧穆还来不及接话的时候,指腹便覆在萧穆漂亮的唇珠上轻按,轻轻摇头,声音暗含两分笑意,故作可爱的眨了两下眼睛,“可别拒绝。成年人让未成年请了,哪有不回礼的道理。”

  这样的动作无疑是出格的,左睿却很会把握一个程度,很快便收回手,好似之前的动作都稀疏平常又合乎礼仪一般。

  萧穆都来不及躲也来不及避,人家已经规规矩矩站好了,便是想说什么也不好开口。迟疑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

  左睿高兴了,告辞之后转身离开,颇为潇洒的挥了挥手,既撩到了小猫,又膈应了情敌,没有什么比这还让人神清气爽了。

  目送左睿离开,陆锦回过头,他当然看到何烁然眼中的怀疑,也注意着何烁然一直的注视,不过他却没有理,问萧穆道,“还吃吗?不吃就走了。”说罢转了下头,对何烁然道,“烁然,咱们一会谈。”

  何烁然的眼光在萧穆与陆锦身上徘徊几圈,他本来也不是进来喝咖啡吃蛋糕的,便压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