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小受总是在死 > 第239章 魂归处
  带着一点点淡蓝的液体,像是万里无云的蓝天下照耀的浅海,有着晶莹光芒和透亮的蓝,漂亮的不可思议。这种浸泡形营养液对于每一个星际居民来说都不陌生,萨菲罗斯却从没想过,这样平凡的东西,竟然会有这么美的一刻。

  透明的玻璃仓之中全是营养液,中间漂浮的人是那么完美,他飘散在营养液的发丝都仿佛散发着光泽,皮肤也是那样白皙健康,按一按的话仿佛能马上弹起来,而他脸上的表情恬淡而舒适,那么鲜活,就像是沐浴在美梦之中一般。

  萨菲罗斯站在玻璃仓前,完全仰望着玻璃仓中的人,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做一个勇敢的小男子汉,可心中的难过还是一阵又一阵的涌出来,他的父亲对他非常好,他的爸爸也足够让他骄傲,他充分理解死亡的含义,却不代表他就不想要爸爸陪在身边。

  如今他终于能站在这里,亲口述说他对于爸爸的想念。

  萨菲罗斯尚未褪去婴儿肥的脸上挂着笑容,金色蓬松的头发比阳光还要耀眼,整个人像是小天使一般,可是他却越说越伤心,在他的请求下,父亲已经离开留他和爸爸独处,萨菲罗斯终于忍不住抽噎起来,“爸爸,你回来好不好,睁开眼睛看看可可,可可真的好想你,想要听你唱歌,想要和你一起游泳,想要在你的脚边,像小毛绒兽一样睡觉……父亲每次说起你,我都特别特别想你,你回来的话,我就可以空出生日愿望,把它们都让给你……”

  尽管说着这样幼稚的话,但是萨菲罗斯的心里却十分清楚,他的爸爸不可能会回来了,于是泪水就再也忍不住滂沱。

  再怎么懂事,他也才五岁,在自己最最喜欢的爸爸面前,怎么可能忍得住情感的宣泄,小小的孩子,站在玻璃仓前伤心的呜咽着,终于将那小小的手,贴在了冰冷而光滑的玻璃面上,手心的温度和情绪下的手汗立刻在玻璃面上印出雾气水痕。

  萨菲罗斯从不曾如此哭泣过,他对爸爸的所有了解,都来源于他的父亲,他知晓他的爸爸是多么爱他,多么舍不得离开他;他也知道自己有这个世界上最最优秀的爸爸,在外面他能够骄傲的扬起小胸脯,让别的小朋友发出赞叹和羡慕,可是他们不知道,与其被羡慕,他其实只想能够像普通的小孩那样,能大手牵小手,能每天得到爸爸的晚安吻……这些话,萨菲罗斯从不曾对任何人说过,一直藏在他的心底,可现在他看着玻璃仓中,那属于他爸爸的容颜,心里就觉得特别委屈,特别……特别想哭,明明他跟着父亲来的目的,只是想让爸爸看一看,他长这么大了,身体健康,牙齿也健康……

  为什么,为什么就哭了呢?为什么,就这么想要埋进爸爸的怀中呢?可是哭了,会不会让爸爸特别担心自己?

  意识到自己做了愚蠢的事情,萨菲罗斯连忙用另外一只手捂住眼睛,使劲的擦着眼泪,他却不知道,他低头的那一瞬,营养仓之中的人那紧闭的双眼之中也留下泪来,长长的睫毛剧烈的颤动,终于睁开一线,露出那翡翠般的眸色,费尽全力的移动着手,小心翼翼的将手贴在了他小小手的另一侧,紧紧相贴。

  这是……他的孩子……

  口鼻之中充斥着液体,熟悉的呼吸方式,沐子青的泪无声的落入淡蓝的营养液之中,隔着厚厚的玻璃,他似乎感受到小孩肉呼呼小手柔软的触感,他虽听不清小孩再说什么,可是他看见了小孩的状态。

  哭泣。空前的愧疚席卷了沐子青的内心,当初离开之时,何尝不曾痛苦过,自己的离开对于这个孩子意味着什么……不过他回来了,来将他本该做完的事情完成。沐子青没有胡乱出声动作,静静等着小孩从情绪之中稳定下来。

  他是一个“死去”多时的人,尽管知道小孩对他的思念与期盼,他也不想自己的突然醒来吓到他……缩小版的艾瑞斯·希尔琼斯·莱斯特。沐子青睁开眼睛,看着小小的孩子,露出了一个温柔的表情,眼神包容又温暖,静静的注视着小孩。

  萨菲罗斯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看到自己的手在玻璃上晕出一片雾气,顿时红了脸颊,鼻头红红、眼眶红红的退后了两步,而后他抬起头准备告别,却突然跌入那一双翡翠双眸,那一瞬间萨菲罗斯只觉得自己又到了梦中。

  梦中的爸爸,就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伸出雪白的双臂,轻柔的对他唤道,“可可,到这里来。”他就会高兴的蹦过去,让那双手将他抱进怀中,萨菲罗斯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生怕跟梦中一样他一闭上眼睛爸爸就会消失。

  营养液之中升起一串小小的气泡,打碎那一池的浅蓝,让那蓝色的头发随之飘舞,反射出柔亮的光泽,对面的爸爸依旧浅笑,温柔又鼓励的注视着他,萨菲罗斯受到那目光的鼓舞,忍不住走上前,再次将自己小小的手,印在沐子青的手印之上。

  而后不等沐子青反应,惊喜的表情在小孩脸上绽放,哪怕隔着玻璃仓与液体营养液,沐子青也能听见小孩兴奋的大喊,“父亲父亲你快来——父亲你快来——爸爸醒了——爸爸活过来了——”

  高大的身影一瞬间推门进入,沐子青抬起眼睛,那一秒的对视仿佛天长地久,艾瑞斯脸上笑容的展开也仿若被无数倍慢放,而在那一瞬,周遭的一切仿佛都离两人远去,只有彼此的身影格外清晰。

  艾瑞斯一瞬间泪盈于睫,他害怕这只是午夜梦回,可耳边还有可可那大声的喧闹,比任何一回梦境都要清晰,竹箬从未从他脑中淡去的音容笑貌,也瞬间再次充盈他的脑海,肩膀撞上门框的巨大响声,使艾瑞斯脚下一个踉跄,在没有任何障碍物的室内,狠狠的摔了一跤,膝盖与胸口传来的钝痛都告诉他,艾瑞斯却傻傻的笑了起来——太好了,这不是梦!他的竹箬,终究是没有舍得抛弃他!

  随后便是一阵幸福的兵荒马乱。

  ***

  在无菌营养仓之中呆了五年,沐子青,哦不,应该说是竹箬感觉自己身体都生了锈,被艾瑞斯火速送到了医院,一顺溜的检查下来,被院长阿尔布雷德亲自送到了病房,竹箬早上的时候醒来,忙到如今已经是下午,关上房门,暂且不去想所有的事,艾瑞斯将竹箬狠狠的拥在怀中,一边的萨菲罗斯不甘寂寞,也扑在病床之上,使劲的张开胳膊隔着被子抱住竹箬的尾巴,一张小脸埋在棉被之中激动的满面通红——他的愿望实现了!

  这一刻没有人说话,温馨的气氛却无声息的弥漫了整个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