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小受总是在死 > 第281章 魂归处
  “洛青歌,”白须老者停下脚步,并不回头却交出跟踪之人的名字,语气很是嘲讽,“老夫早就说过,你若想要出谷无人拦你,只是就别再回去。量你当年也小有名气,现下又练了老夫赠你的《和云圣书》,耐不住幽谷无人寂寞难忍,想重出江湖老夫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自无需老头子我多言,现在跟着老夫又是何意?”

  被叫破了名字,洛青歌从树干后面现出身形,他看了老者一眼,知道老者正在气头,他是越说越错的,便兀自低眉顺眼并不答话。

  老者,也就是医仙谷现任谷主医仙班云班神医,号游云子,他见洛青歌不答话以为洛青歌心虚默认,更加生气不已,却又做不出打人的举动,说话便更是刻薄了些,“见洛大侠这驾轻熟就的架势,想来不是第一次私自出谷了?当真是胆略了得,欺骗个糟老头子算什么?”

  这样一说,游云子更是皱起了眉头,抿起了唇角,卫练央那小子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这样的大事,竟也不跟他禀报一声……不知道便罢了,亲眼看到之后免难失望。游云子放在袖中的手有些发抖,却还是挺直着脊背倨傲的仰着脖子,做出一副不耻的姿态来,亏他已经决定,此趟回谷就开始教导洛青歌医术,不再拘着这个年轻人,让他作为医仙谷的传人闯荡一番。

  谷中有多么寂寥,游云子不是不知道,没打算要洛青歌的一辈子为、为他那短命的徒儿陪葬,不过是想要看看洛青歌的情是不是真,又是不是经得起考验,本身他已经足够感动了,这么多年洛青歌都守在医仙谷,打理药田清扫房舍修炼武功,堪称坚贞不渝心如止水。

  就连后来收了卫练央进谷也是一样。当初有多动容,才在远走东瀛之前说出若是耐不住寂寞,便可自行出谷,只是再莫回去。如今看来,不过都是笑话,甚至洛青歌连一句解释都未曾有过,游云子眼眶有些发红——

  只可怜他那徒儿慕郁,终究还是没能等到一个一心为他的人。

  去者不可留,强留反造仇,既然洛青歌做出选择,便一拍两散罢,游云子心中闷闷,即便道理上他明白不该因洛青歌私自出谷,而为难迁怒洛青歌,死者已矣,何必成为还活着的人的挡路石呢?这些年来,洛青歌也确实陪伴了郁郁,如今人看开了要走了,他何必要做一个人人生厌的糟老头子?

  可是情感上,游云子还是过不去。特别是在洛青歌不识好歹不识时务的一路跟随他的时候,那些不满渐渐累积,终于到达顶点,“你既无话可说,就明白你与医仙谷情分已尽,再跟着老夫,可别怪老夫不念情面——论武功,老夫敌不过你,可你要明白,医仙谷发出的江湖绝杀令是不是单枪匹马能够对抗的?”

  洛青歌心中着急不已——千辛万苦找足了下次要用的幽狼蝎准备返回医仙谷,就那么不巧的碰到了在谷外的游云子,游云子怒斥于他,他自是辩无可辩,游云子当即言明从此一刀两断再无瓜葛,愤而离开不过一刻,洛青歌就收到了卫练央说慕郁醒来的信,还来不及欣喜,意识到游云子必要即刻回谷整顿——难道还称不上雪上加霜么?当初游云子试探之意他了解,当时不曾细思那话后面的意思,是因为并不在意——没有要离开的打算,只想在郁郁曾在的地方,安静的生活。

  游云子那震惊和伤心的眼神,洛青歌还能不明白吗?游云子信任他,他却辜负了游云子对他的期待!即便他现在让这个把他当自己人的老人失望也没办法了,了解游云子的脾气,洛青歌心念急转,要是游云子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方法复活郁郁——不,不,绝对要避免这样的情况!洛青歌迅速下了决断,若是真从此分道扬镳,那么他就真的永远的与慕郁再无见面之日,他必须跟着游云子,还需伺机把游云子归谷的消息传回去!好叫小央早做打算,免得被游云子抓个现行!

  一路跟着游云子,眼见离医仙谷越来越近,信却没有办法送出去——他与游云子隔得那么近,贸然送信让游云子截了岂不是更糟糕?医仙谷的传信鸟儿,医仙本人哪能不认识?

  不是没有想过要引着游云子去别处,可洛青歌根本没那样的机会。

  面对游云子的嘲讽和质问,洛青歌只更觉得愧疚,游云子嘴硬心软,嘴里冒着刀子的时候,他自己又何尝好受?可其中的情由,却由不得洛青歌解释,于是洛青歌就只得低了头,双膝一折跪了下来。

  游云子终究是摇了摇头,目光冷了下来,罢了,罢了,一甩衣袖,就要离开。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信鸽扑腾这翅膀向着洛青歌飞来,洛青歌心中一惊,就要伸手去捉,可游云子却强硬的飞身而起,挡在了洛青歌身前,料定了洛青歌不敢大逆不道冲撞于他,一伸手便抓住了那只信鸽,展信一阅面色一惊是铁青,气的身体都有些摇摇欲坠,连喝了数声混账,眼神利箭一般扫过洛青歌,怒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回去再跟你清算!”

  竟是连追究都不做,提身而起,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掠出数丈,洛青歌心中一惊,信上内容不得而知,但让游云子焦急如此,恐怕……便也提气追去。

  ***

  “在谁的心里处于第一位,不论需要与否被人保护着,被谁惦念着,”慕郁垂下眼睛,“羡慕的、羡慕到心里很痛的程度——因为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拥有,也绝对成为不了别人,连与那人比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连那些羡慕,都是一些无法宣之于口无关紧要的情绪罢了。”

  卫练央呆呆的看着慕郁,这样的慕郁是他不认识的,尽管外表还是那般精致美丽,就如同被打磨的光滑了的宝石,还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