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旅人 > 60.699号公寓(1)
  宗瑜妈妈一眼认出物证袋里的手机。

  屏幕碎了,铝框保护壳也瘪进去一些,薛选青按亮屏幕,锁屏界面是一张全黑壁纸。

  然她却明知故问:“这是什么?”

  蒋警官道:“刚才已经说了,是新证据。”

  宗瑜妈妈如临大敌般质问道:“哪里的新证据?和宗瑜有什么关系?你们来问话带相关文件了吗?”

  蒋警官垂眸迅速打量她,道:“邢女士,不用紧张,我们今天来只是来做个询问笔录,时间也不会太久。关于宗瑜的身体状况,我们也已经事先联系过主治医生,以他目前的状态,是可以接受询问的。”

  宗瑜妈妈抬着头,视线一不小心就撞上薛选青。

  她被薛选青盯得发慌,只身挡在病房门口,手忙脚乱从外套里翻出手机,冰冷冷的手指迅速在屏幕上滑动,本打算拨给律师,却阴差阳错打给了沈秘书。

  将错就错,电话那端却传来罕见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宗瑜妈妈将屏幕移到眼前,再次确认屏幕上的号码——

  沈秘书,关机了。

  他一贯周全细致,从没出现过关机的情况,猝不及防的单方面切断联系,实在诡异。

  她先是愣神,随后瞳孔骤缩,一种强烈的不安感瞬间就席卷上来。

  薛选青冷眼看,蒋警官则让身边拎设备的同事先进病房。

  宗瑜妈妈恍然回神,张开双臂试图阻拦:“你们不能进去!”

  “邢女士,我国法律规定公民有作证的义务,请你让一让。”

  蒋警官说完出示公安机关出具的询问文件,宗瑜妈妈一把抓过去,还没来得及看完,另一位警官已经绕过她进了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宗瑜这时睁开了眼,看向朝他走来的警官,床侧监护仪上的数字开始猛跳。

  那警官取出笔记本电脑及便携打印机,就搁在他病床旁的柜子上。

  宗瑜吃力地呼吸,手下是紧紧攥起的床单。

  那警官连接好设备,看他一眼道:“不用害怕,只是简单询问你一些事情,如果不方便开口,你点头或者摇头就可以。”

  话音刚落,宗瑜妈妈返身回到病房内,一声不吭上前关掉电脑屏,就在她要关打印机时,那位警官立即拦住她并警告道:“邢女士,请不要干涉我们执行公务!”

  宗瑜妈妈深吸一口气,仰头做出让步:“询问可以,但我要求在场。”

  警官回她:“询问内容不便透露,请你马上回避。”他说完便要带宗瑜妈妈离开,宗瑜妈妈扭头看向宗瑜,宗瑜却移开了视线,仿佛完全不愿见她。

  宗瑜妈妈情绪一下子被逼到某个顶点,急促反复地质问“我是他的监护人,我为什么不能在现场?!”然她势单力薄又心虚,面对警方程序正当的询问,此举不过是困兽之斗,枉费工夫。

  这时蒋警官示意那位警官:“你先带邢女士出去坐一会儿。”

  宗瑜妈妈负隅顽抗,薛选青此时忽然上前,和那位警官一起将她带了出去。

  待室内重归清净,那位警官从门外返回。

  蒋警官再次打开笔记本电脑,向宗瑜出示了证件,并向他陈述相关法律义务及责任,正式开始了询问。

  外面的争执声很快消停了下去,室内仅剩医疗仪器工作的声音及蒋警官的讲话声。

  他拿出装手机的透明物证袋问:“这台手机认识吗?”

  宗瑜看着裂开的屏幕,点点头。

  他又问:“经我们核实,这台手机及内置电话卡的拥有者是你舅舅邢学义,7月23日清理车祸现场时,我们并未在现场找到这台手机,当时是不是你带走了这台手机?”

  宗瑜点头。

  他又问:“这台手机于2015年9月30日晚由你转交了给宗瑛,是不是?”

  宗瑜点头。

  另一位警官噼里啪啦在旁边打字记录,蒋警官低头从证物袋中取出手机并打开,切换到语音备忘录APP,点开7月23日的一段录音播放。

  这段音频记录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语气等各方面判断,他录音时的状态已极度虚弱,说话间隙不断有沉重的呼吸声。

  录音在安静环境中不急不忙地播放,蒋警官留意着宗瑜的变化。

  回忆是痛苦的,宗瑜仍紧攥着床单不放,呼吸面罩里一呼一吸的频率也愈快。

  蒋警官问:“这段录音与723事故发生的时间一致,被录音者是邢学义,是他本人在临终前录的这一段吗?”

  宗瑜抿紧唇,呼吸面罩里有一瞬的停滞,最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蒋警官又问:“是不是他授意你带走这台手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