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星彩 > 第31章 妇人心
  第二日,纪澄从学堂回来,瞅着机会同纪兰私底下说上了话。

  “姑母,你昨日的话我想了许久,阿澄知道姑母是为了阿澄打算,只是宫里那样的地方,就是人精儿都有失算的时候,阿澄资质愚钝,即使进去了,过两年只怕也是草席裹尸的下场。”

  纪澄顿了顿又道:“阿澄只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姑母对阿澄的好,阿澄一辈子铭感在心,但凡姑母有所差遣,阿澄赴汤蹈火也是甘愿的。”

  纪兰暗自皱眉,只觉得纪澄简直天真幼稚得可怕,怎么就不明白她的苦心呢?她这可都是为了纪家好。这世上哪有容易的路,进了宫的确有风险,可是事在人为,纪澄哪怕就是嫁进世家,若是不用心,还不是有她受的,大家族里想要个媳妇死也不是难事儿。

  再说了,以纪澄的身份留在外面又能嫁到什么富贵人家,说什么铭感在心,这都是虚头巴脑的,纪兰可不觉得纪澄能自己什么。唯有她嫁进天家,那才是大家都有好处。

  纪兰想到这儿,寻思着的给她哥哥纪青写信去,让他好好儿劝劝纪澄才是。因此纪兰只是表面敷衍纪澄,“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你的事儿我也做不了主,你自己看着办吧。”

  纪兰说让纪澄自己看着办,这就是说她不进宫的话,在亲事上她这个做姑姑的也不会帮她的,这就是在拿捏了。

  纪澄心里叹息,也知道纪兰既然心里早有盘算,自己这番话是改变不了她的决心的,但纪澄还是抱着侥幸心试了试,现如今这条双赢的路走不通,她就得另辟他途了。

  纪澄在心里将这两个来月沈家三房的事情一一想了一遍。她这姑姑因为貌若天仙,从小就养成个好强的性子,后来又嫁给沈家三爷,更成了晋地的传奇人物,偏偏进了沈府,她的身份一对比就一落千丈,是以这几年看着貌似低调,实则一直在等一鸣惊人的时候。

  纪兰要一鸣惊人,就得指望沈英位居阁宰,否则定是越不过大房和二房去的。依纪澄看来,沈英想位居一品大约是不可能的,所以纪兰的心怕都指望在两个儿子身上了。或者指望着纪澄能入宫,将来当了太后,三房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纪澄叹息一声,她这姑姑的野心太大,说到底还是银子多了助长了她的野心。私底下她的手都伸到宫里了,拿银子买通了不少内侍,纪澄也是最近才打听出来一点儿的。

  所以虽然纪家给了纪兰很多银子,但她的银子也还是填不了无底洞的。纪澄皱了皱眉头,纪家的银子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赚来的,纪澄少不得要替纪兰心疼的,而她觉得,野心太大对纪兰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日借着去余夫人处学画的机会回了一趟兰花巷的纪家宅子。梅掌柜他们已经基本离开了纪兰的那些铺子,开始着手安排西域的事情了。

  纪澄道:“咱们家在西域那条路上是后去之人,背后也没什么人,所以不必跟谭家、陈家比,我看不如先从小处着手,哪怕是个茶水铺子都行,要紧的是打听消息,掌握了这一路的消息,咱们就知道该往哪个方向使力了。这是长久的大计,不必着急,慢慢儿的稳扎稳打才好。且务必要留意西域各国国内的情形,这样才不至于双眼摸黑。”

  梅长和等连连称是。

  “姑娘,郝先生来了。”柳叶儿进门在纪澄耳边轻轻说了一声。

  纪澄点点头,梅长和等人很有眼色的就告辞了,纪澄也启程去了后院的照鱼亭。

  那位柳叶儿口里所说的郝先生其实真不是什么好先生。他原本是晋地一个地痞流氓,坑蒙拐骗无一不做,有一回犯在纪澄的手里,被纪澄来了个人赃并获,眼瞧着就要送到大牢里吃牢饭。

  郝仁这一辈子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一旦入了牢房,龙困浅滩,要他命的大有人在,他自知绝对不能见官,所以使出了浑身解数恳求纪澄。

  这事儿若换了纪家的其他人肯定是绝对不讲情面的。但纪澄从小心眼儿就多,说难听点儿她身上的血脉那是根深蒂固的商人血,凡事只讲求利益。

  纪澄知道郝仁鬼心眼儿多,若是利用得好,将来那些脏的污的事情就不用纪家自己出手了。经商嘛,有个诚信的招牌还是很管用的,脏手的事情还是让别人经手才好。

  所以纪澄手里掐着郝仁的七寸,又将他放了,不仅如此还出了大笔的钱给郝仁做铺垫,现如今郝仁的坑蒙拐骗早就不是当初的骗个十两、百两的档次了。如今京城那三教九流的人就没有郝仁不熟悉的,路子也是四通八达。

  纪澄等闲是不找郝仁的,郝仁那种人也不是被人驾驭的性子,双方算是结盟吧。

  “三姑娘。”郝仁一进来就朝纪澄作了个揖,“早就打听到三姑娘进京了,只是一直没机会来拜见,昨儿听姑娘让人传话,我一宿都没睡,总算是又见到三姑娘的天颜了。”

  这种混话将纪澄身边的榆钱儿逗得噗嗤直笑。纪澄心里对郝仁则是无奈,这人嘴里就跟抹了蜜似的,嘴皮子翻得极快,不过他的话一句都当不得真。

  “先生,别来无恙。”纪澄笑了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