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星彩 > 第40章 蜂缠藤
  不过收藏花笺是极雅致的事情,但花笺又不如古物一般有价值,纪家的人都是生意上的朋友,若论金银珠宝之流一定能给纪澄找来,但是花笺么,就有些难为人了。

  而苏筠在听沈荨说纪澄也喜欢收藏花笺时,也来了兴趣,说她在南边时也爱花笺,还拿了她自己收藏的花笺集子出来,里面不乏南方名家制的。

  纪澄心里不得不佩服这些世家闺秀,什么雅致就玩儿什么,都有涉猎,而她自己虽然这三年来努力追赶、提升,学画、学字,习诗、做词,但她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也没有从小耳濡目染的环境。

  一时间纪澄还真是为花笺犯了难,换别的人就该恨自己多嘴了,但是纪澄不,她知道一切的抱怨都没有意义,要紧的还是去解决难题。

  纪澄想了想,觉得这事儿恐怕只能拜托给余夫人了。余夫人爱画,也可能收藏有花笺。恰巧余夫人此刻也随林大人来了乐游原,真乃纪澄之幸。

  “你怎么想着要收藏花笺了?”余夫人看着纪澄道,她是担心纪澄贪多嚼不烂,再则,在余贞圆看来,花笺不过小小玩物,边角余料的嬉戏,同真正的作画还是不能比的。

  纪澄便将自己不想废掉纸张的心思说了出来。

  余夫人笑道:“你难道还少了钱花?”

  说起银子真是人人都爱的,可是人人又力求表现得不贪财。三和居士的画价值千金,但是余夫人为着面子也绝不会将画作拿去出卖,好似她是为了钱才画似的。她的画作通常只赠友人。

  而林大人致仕之后,虽然薄有田产,但也不过一富家翁而已。余夫人交游广阔,又喜欢游历山水,衣食住行无一不精丽,这些都是要花钱的。

  纪澄能列入余夫人的门墙,各位看官其实只觉得她是走了狗屎运了,实则她也是交了不菲的束脩的。如此既解决了余夫人手紧的问题,又不会显得余夫人贪财。

  也因此余夫人才调笑纪澄,她那么大一笔的束脩都能给出,又何愁几张画纸。

  纪澄不好意思地笑道:“能省则省嘛。再说,习画的时候制成花笺搁着,也能一路看着自己的进步。而且我觉得方寸之地也有大作为,很想看看那些名家名笺的格局。”

  余贞圆点点头,“我的确收藏了一些花笺,也有书信来往时友人的习作。借给你看看倒无妨,不过你切记不要拘泥在了这方寸之地才好。”

  纪澄忙不迭地点头。

  余夫人那儿空白的花笺可以借给纪澄赏析,但那些书信她只拣了十分特别雅致又没什么有关紧要的信给纪澄看,但这些就不能带走了。

  纪澄对这些信札看得十分仔细,比如里面一张“藤萝蜜蜂”笺的布局和色彩她就极喜欢,“先生,这张笺至笔法浑厚又不失巧丽,而且别出心裁当是大家之作吧?”

  因为信纸有几页,余夫人掐头去尾地给纪澄看的,所以她看不出这信和信笺是出自何人。

  “眼力不错,这是白石老人自写自书的花笺。”余夫人道。

  白石老人也是不得了的绘画名家,只是如今人已经去世,其作也成绝响了。纪澄没想到白石老人生前和余夫人居然会有书信往来。

  “先生,我可不可以临摹这张花笺?”纪澄问道。

  余夫人自然是不藏私的。纪澄用了两日才临摹完这张小小的笺纸,余贞圆看到后不禁道:“你这临摹的真可以以假乱真了。”

  纪澄笑道:“我就是临摹着玩儿的,先生的信纸阿澄自然不能要,只好临摹一下,以后自己也可以揣摩。”

  余贞圆点了点头,“临摹的确可以练习画技,但也容易让人懈怠,处处都模仿,以后就会失去自己的风格,而落得下乘的。”

  “弟子一定谨记。”纪澄颔首道。

  余贞圆也不再多说,她和纪澄其实都心知肚明,纪澄是有那么点儿画画的天赋,但是她的心并没有全情投入,所以指望她有什么大造化,那是不可能了。

  纪澄是只求将来能不给余贞圆丢脸就行了。

  纪澄走的时候,余夫人将她收藏的不少花笺都送给了纪澄,这些小玩意她早就不在意了,既然纪澄需要,她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

  沈荨和苏筠看了纪澄的“收藏”后,可再不看小觑她,别看她一介商人之女,可内在涵养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