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星彩 > 第144章 长行别
  这让纪澄忐忑得不得了,想当初她和何诚说亲那会儿,沈彻也是一句话不说,她还以为他是默许了,结果他早就知道王四娘会耍花招,只是袖手旁观地等着她跳坑而已。

  “那个,下午你都看到了?”纪澄神情上的忐忑远比心里还要来得明显。

  沈彻挑了挑眉,给纪澄斟了一杯茶,“所以你觉得我为了这件事应该喝酒浇愁?”

  怎么可能?!纪澄道:“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沈彻垂下眼皮看向茶杯,似乎纪澄还不如一个泥土烧制的茶杯来得吸引人,“你想让我说什么?”

  纪澄也看着沈彻手里那青釉仿钧窑茶杯道:“我并没有……”

  沈彻摇了摇头,“不用解释,我相信你。以你的聪明才智怎么会不知道,你和我大哥毫无可能。你不会浪费心思在他身上的。”

  若当事人不是自己,纪澄真想给沈彻竖起大拇指,她的确是知道的,所以已经尽量避着沈御了,若非不忍伤了弘哥儿一个小孩儿的心,她不会去常衡院的,反常的那个人是沈御才是,只可惜有些人来得太晚了。

  尽管沈彻的话有些嘲讽的意思,但只要这里头没有误解就好,目前纪澄只想保持现状,还不到和沈彻撕破脸的时候。

  沈芫成亲的日子终于邻近,连沈径也提前一天从东山书院回了沈府。纪澄没跟着老太太应酬客人,这样大好的日子,老太太不能不照顾纪兰这个三儿媳妇的颜面,所以纪兰放出来以后就一直在帮老太太照顾远道而来的客人,纪澄自然要跟着纪兰。

  纪兰也没难为纪澄,只不过每回向客人介绍纪澄时,只是干瘪瘪一句这是我娘家外甥女儿,其外就再无话语。稍微有点儿常识的女眷心里都明白,纪兰这是明摆着不喜纪澄的意思,连自己的亲姑姑都不喜欢,那纪澄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况且她生得也太美了一点儿,总叫人不放心。

  纪澄遇到那些好奇、探究的目光时总是淡淡地回以微笑,不卑不亢地应酬几句,并不将纪兰的这些手段放在心上,反正对在京师说亲这件事,纪澄目前已经基本算是放弃了。

  到沈芫成亲头一天晚上,沈萃终于算是放了出来,老太太也发话让纪澄回去陪沈萃,毕竟是表姐妹,于是纪澄又搬回了纪兰的小跨院,索性她行李不多,当初搬去老太太那里时,也知道不是长久之事,所以大件儿的东西还都留在跨院里的。

  沈萃一回屋,就和纪兰两母女抱头大哭,哭了一盏茶功夫两人这才收住开始说话。

  纪兰上上下下地打量沈萃,见她不仅没瘦反而脸蛋还圆润了一些就知道她的日子过得还好,只是不准出门而已。

  “娘,可真是憋死我了,待在屋子里哪儿也不许去,天天都是学规矩,绣嫁妆。”沈萃抱怨道。

  纪兰道:“让你学规矩是为了你好,这回我见你比以前都越发进益了,我以前是心疼你舍不得逼你,这会儿在老太太手里可算是拘着你这猴儿了。”

  沈萃道:“娘,最近你看到过齐大哥吗?”

  纪兰一听齐正的名字就没什么好气,如果不是他,她们母女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到如今三老爷都还不肯进纪兰的房,纪兰使了多少手段,卖了多少好,都没能留沈英在屋里歇一晚。

  这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可若是没有床,可怎么和?

  但下个月沈萃就要嫁齐正了,纪兰也不能骂自己的女婿,只可恨沈萃一放出来第一个关心的就是齐正,可见真真是女生外向,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了。

  “我没见到他,他那样对你,还有脸到咱们家来么?”纪兰没好气地道。

  “齐大哥也没对我怎样啊?”沈萃禁足的日子多难熬,全靠回忆她和齐正的甜蜜支撑,如今满脑子就只记住了齐正的好,她马上就要嫁给他了,不念着夫婿的好难道还念坏的?“娘,那下个月我的亲事准备得怎样了,可不能比二姐姐差。”

  这是当然的,越是心里有鬼,表面上就越是要光鲜,原本纪兰手上也没有多少现银了,这会儿全花在沈萃身上了。

  女儿家出嫁最关心的就是嫁妆,沈萃也不例外。晚上偎在纪兰的身边就闹着要看自己的嫁妆单子。

  嫁妆自然是不少的,大件的东西比如床、衣橱、美人榻之类都是从沈萃小的时候就开始置办的,遇到合适的木头就买下让木工开始雕刻凿花,一件东西坐下来就是三、五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