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星彩 > 第159章 物亦是
  冰灵陪伴方璇已经将近十年,当年她和沈彻的纠缠一直都看在冰灵的眼里,那时候连冰灵都忍不住责怪方璇的“不识好歹”,可如今见着这位阿澄姑娘,却又替方璇生出一股侥幸来。

  方璇的马车一路驶入京师东郊的一处山庄里,山庄山嵌水抱,湖清似镜,内有奇竹数千,花木称是。湖内起水晶宫,皆由琉璃装饰,日光回彩,宛若龙宫。

  方璇刚下马车,就有小丫头上前道:“姑娘,二公子派人来说,他待会儿就到。”

  方璇点了点头,回屋换了身衣裳。她的衣裳极为素净,浑身上下也不佩戴任何首饰,也只有她这样的颜色才能如此自信,却嫌脂粉污颜色。

  沈彻走进院子里时,方璇就站在屋前的台阶上看着他。

  眼前这个男人已经长成了她想象中的模样,甚至超过了她的想象。岁月将他的五官雕刻得越发坚毅深刻,他阔步走来,大概是因为肩头承担起了担子,每一步都踏地有声,脚步声响在方璇的耳朵里,敲在她的心上,让她意识到沈彻再不是当初初出茅庐让她一眼就能看到他眼里情意的年轻男子了。

  “怎么才住几天就要走了?”沈彻在方璇的面前站定。

  方璇笑了笑,对着沈彻做了个请进的动作,“你是知道我的,这几年夜惯了,总是闲不住,正好去江南拜访几个故人,然后想去南疆走一走。”

  沈彻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挽留的话,只道:“南疆瘴气厉害,我让元通给你配点药丸带上。”

  方璇顿了顿,提起风炉上的铜铫子开始煮茶,嘴里应道:“好啊。”

  温杯之后,方璇给沈彻斟了一杯茶,自己也品了一小口,功夫大有退步,想当初沈彻学煮茶还是只因她喜欢饮茶呢,而如今她在西域那么多年,早习惯了牛乳奶茶,不再嗜好清茶,沈彻却反而沉迷不可自拔。

  物是人非,岁月催人。

  方璇凝望着沈彻,眼神像手一般轻轻地在他的脸上摩挲,轻声问:“你当时怎么会出现得那么及时啊?”

  当时方璇落于姑墨大王子之手,她与他已经周旋良久,那大王子的耐心终于一点一点被耗尽,那天晚上,方璇以为自己的清白再也保不住的时候,无助而绝望地被压在床上,却突然看见沈彻破窗而入,她几乎都以为那是幻觉,他明明就在万里之外。

  方璇想起自己当时衣衫不整地扑入沈彻怀里的情形,脸上不由浮出一丝淡淡地红晕。

  “是有人故意引你入姑墨。”沈彻道。

  方璇想起那晚的惊心动魄来,许多久别重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喆利就杀到了,显然是有人以她为饵,设计想杀沈彻,“他们的目的在你?”

  沈彻点了点头。

  方璇后怕地往后靠了靠,“那你找到设计陷害你的人了吗?”

  方璇不由有些难受,想起沈彻重伤高烧呓语的样子,想起他刚刚清醒就挣扎着赶路的样子,想必就是为了这件事。“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还会有人用我来设计你。”

  “是我连累了你。”沈彻道,“抱歉。”

  方璇摇了摇头,她何须沈彻对她说抱歉。曾经她也以为她是铁石心肠,就那样弃沈彻于脑后,去追逐她自己的天地,只是午夜梦回,她也会想,如果当时她不走,就留在沈彻的身边,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一定会有很甜蜜的回忆吧。

  不过方璇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那时候的沈彻太过年轻,他的感情来得太过炙热,也就更容易变凉。那时候的沈彻少年得意,什么都有,什么都能给她,可唯独给不了的却是安全感。这对女人来说却是最致命的。

  所以方璇选择了远离,她曾经为自己的理智感到极端自豪,可就在姑墨,在沈彻出现在她面前,救她于危难的时候,方璇第一次在他面前崩溃不能自抑。在最绝望的时候她心里是幻想着沈彻能出现在她面前的,可她也明知那是不可能的,却没想到他真的出现了。

  带着她所期盼的,所幻想的万丈光芒。

  叙旧之后,再无他言。方璇不开口,沈彻也就那么坐着,彼此沉默,却又说不清的牵绊在空中萦绕。

  明明曾经熟悉得不得了的男女,经年之后再见,居然需要费尽脑汁地想话题来说。

  “要不要看看我这些年的收获?”方璇出声道。

  沈彻点了点头,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方璇的收获很多,有曲谱还有乐器,全是些奇奇怪怪的,让人想都想不出的乐器。方璇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在向沈彻展示自己的宝贝,“你根本想不出居然会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