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刑侦搭档 > 第二章 新年第一案(二)
  辛钢家的三间瓦房盖在村里的道边上,坐北朝南,院门朝南开着。前面是一个小院,后面是一个菜园,冬季的菜园看不到绿色,只剩一片枯黄。西面房山紧挨着村里的街道,临街院墙高两米左右。东面是邻居家的院子,辛钢家的房子和东面邻居家的房子连在一起,东面的院墙两家共用。

  关队长并没有急着进屋,而是在院前屋后转了转。“小张,把临街的院墙还有房后布上警戒线,”关队长下达了第一个指令,“你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守着,不要让无关人员再接触这两个地方。”

  随着一声洪亮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警察取出蓝白相间的警戒带,很快就布好了警戒线。然后,他就抬头.挺胸.收腹,双手背后,两脚分开,腰板儿笔直地在警戒带外跨立,俨然一尊门神。村主任看了啧啧称羡,关队长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不用这么紧张,你给我长点眼色,守住了地方,看好人了就行。我们是刑警队,不是仪仗队!”那棒小伙子的身体顿时松弛下来,红了脸笑了。

  安顿好了现场外围,关队长对那个戴眼镜的年轻警察说:“卫宁,咱们俩先进去,其他人在外面等等。”卫宁点点头说:“可以。”说着,就提着他那个银白色的金属箱子,头一个走进了院子,关队长紧随其后。村主任不知所措,进也不是,等也不是,正无所适从,关队长回过头来,“辛主任,你也等一下。”

  这关队长真怪啊,把些个棒小伙子给撂在外面,却让一个白面书生进去查现场,跟个大闺女似的,他那样的能行?看样子连个娘们都打不过,还能抓坏人?村主任在门口干等着,心理直犯嘀咕。

  卫宁跨进了辛钢家的院门,先看了看过道的地面,然后打开手提箱,取出两副雪白的手套。他递给关队长一副,自己边戴手套边说:“来过的人太多,地面足迹已经无法勘验了。”关队长点了点头,接过手套,很快戴好。

  两人来到院子里,放眼望去,靠西墙的一扇窗户格外引人注目。那扇窗的玻璃全给震碎了,仿佛一张张龇牙咧齿的大嘴;碎玻璃落在了窗台上,宛如被打掉的牙。卫宁从手提箱里取出数码相机,瞄准那扇窗户,“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关队长那双锐利的眼光,犹如强光手电筒的光柱,在那扇千疮百孔的窗户上四下扫视着。很快,他的目光聚焦在了窗户的西南角上,就像一个狙击手锁定了目标。那里没有玻璃,在安玻璃的那一格窗框上,一块白色塑料薄膜向下耷拉着,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大洞,像一只独眼在窥视着院子里的一切。关队长用手指了指那里,卫宁立即心领神会,举起相机瞄准那里,“咔嚓,咔嚓......”,又拍了起来。

  关队长没再细看,从敞开着的房门径直走进了屋里。和大多数农家一样,一进屋是个灶间,西面是一座锅台,架着一口大铁锅,锅盖斜靠在南墙上,锅里摆放着几盘吃剩下的鸡.鱼.排骨等食物。屋子北面是一张方桌和几个凳子,方桌上摆着几碗饺子。方桌后面是一扇完好无损的窗户,窗户大敞着,可以看到房后的菜园,萧瑟的北风带着寒意不断袭来,使得这间屋子显得有些阴冷。

  通往西间的房门也没关,关队长站在门口,用他那鹰一般锐利的眼睛,向里面四下扫视着,好像用眼睛就能把凶手抓住似的。屋子里面一片狼藉,宛如地震后的废墟。靠南窗是一盘土炕,南窗玻璃已经支离破碎,窗台上全是玻璃碴儿。土炕靠西面的地方被炸了一个大洞,炕面上的石板已经塌了下去,露出了炕洞里面墨黑的锅底灰。土黄色的炕席,白色的褥子,还有粉色碎花的棉被,全都被炸烂了,被褥里面絮的白色棉花都被炸飞了,纷纷扬扬地散落各处,宛如一团团.一簇簇还没有融化的雪花。紧挨着大窟窿的被褥上,黏着一大滩还没有完全凝固的血迹,触目惊心,仿佛能闻到一股腥气。关队长看着那滩血迹,又抬头看看窗户,窗户西南角的那片塑料薄膜,映入他的眼帘。关队长看看挂着那片塑料薄膜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