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是张三丰弟子 > 第四十二章送别南平得斩情
  转日清晨,薄雾袭来,这武当山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她用白纱蒙住了自己的身躯,不再让众人欣赏自己的美貌,却不知道这更是别有一番风景。中?文

  杨子旭还在睡梦之中,就听窗外有人咳嗽了几声,他迷糊的说道:“爷爷,这么早起来干嘛?”

  窗外之人答道:“傻小子,快起吧,别让山下之人等你太久。”说着,外面就没了声息。

  杨子旭听了,忙爬来,看着外面还擦黑的天色,不禁暗自笑道:“那南平公主过着荣华富贵的日子,天天美梦旖旎的,能这么早起?”他不慌不忙的洗漱完毕,扎好头发,穿戴整齐,迈着方步,向山门走去。

  此刻,雾色渐浓。幸亏这杨子旭目力极好,加之只有这一条路通往山门,他才没能迷路。待到隐约能看到那山门的时候,果然有几个人影站在那里。

  “杨大哥,你来了?”其中一人对他招手喊道。杨子旭仔细看去,正是那南平公主和李氏兄弟,许彪几人。那李氏兄弟和许彪见杨子旭来了,识趣的闪到很远和那守山门的四个小道士聊天去了。

  杨子旭走近了,才发现这南平公主搓着双手,不时的跺跺脚,她乌黑的秀发已经被雾气打的湿漉漉的。

  杨子旭心中不忍,连忙脱下外衣,帮南平披上。“怎么不多穿些衣服,虽然已经是春天了,可是这山里早晚还是冷的很呢。”

  南平往手里哈了口气,说道:“我也是第一次来武当山嘛,哪知道都这月份了,还这么冷。”

  “南平公主,来这么早干嘛?”杨子旭问道。

  南平听了,脸上一红,说道:“睡不着,所以就早早起来了。对了,杨大哥,你以后叫我喜儿就行,不用叫我公主。”

  原来这公主闺名叫朱喜儿,杨子旭打岔道:“这怎么行,公主的闺名,草民可称呼不得,那可是灭族大罪呀。”

  南平秀目圆睁,“我说行,就行。那个,杨大哥,你把外衣给我了,你不冷吗?”

  “没事,我在这山中住了十年了,身体棒着呢,即使冬日下湖洗澡也是习惯了。”杨子旭说着,还摆了几个POSE给她看看。

  南平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红着双颊羞道:“杨大哥,此日一别,也许要到年底才能相见,你会想喜儿吗?”

  杨子旭看着她的表情,回想这几日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难道这公主应该是爱上自己了吧?我敷衍她几句?不行,不能给她留下任何希望,这感情之事,长痛不如短痛,断不能让这情窦初开的少女心存希望,必须将这爱情的种子扼杀在萌芽中。

  杨子旭想要说,自己已经有了未婚妻费亚曼,可是一想,不知这何年何月才能找到亚曼,而这十年中,也许她早就嫁与人妻了吧?即使她尚待字闺中,她能不能接受现在的自己也不好说。况且,万一这高王先找到亚曼,那我只能看着她嫁给这高王了。想到这,杨子旭心中长叹,咏念道:

  云入重山叶似火,

  雨舞凡尘露几多。

  黄粱一梦转眼空,

  三世痴语与谁说?

  南平哪知道他的心事,还以为这首诗是杨子旭感慨与自己分离之痛呢,“杨大哥,这项链我很喜欢,我出来也没带着什么东西,这把‘斩情’就送给你吧。”说着,她将腰间宝刀摘了下来,递到杨子旭手里。

  杨子旭仔细的抚摸着温热的刀鞘,那犀牛皮上镶嵌的宝石就像闪亮的星星一样散发着光芒,“公主,万万不可,这刀乃是国宝,草民可无福消受。”

  “宝刀赠英雄,红粉赠佳人。”南平说道第二句的时候,那声音已经细若蚊蝇。

  杨子旭还要推脱,此时,从山上熙熙攘攘的下来了几十名道士,原来那张真人带着邱玄清,张柏溪等七位道长等送齐公公和这高王下山来了。

  杨子旭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了高王的大红龙袍,他连忙将宝刀还给南平公主,然后躲到了山门的柱子后。

  那高王也是目力极佳,他也看到南平正在和一个背对自己的长发道士纠缠着什么,突然,那道士就跑到柱子后面去了。等到自己一行人走到山下,高王对张三丰说道:“感谢张真人救命之恩,待真人到京城之时,小王定当尽地主之谊。”

  张真人哈哈笑道:“解毒之事是小,高王学了我五招剑法,可是事大呀。”

  高王也是陪笑道:“张真人,实不相瞒,小王我已经将这十二招太极剑法全部悟透,而且小王我略做修改,并起名叫道十二剑,不知道张真人是否介意。”

  张真人大惊,这高王三日就将这十二式太极剑法全部悟透,要知道这学会和悟透二字简直是天壤之别。而且他还修改?我的玄武大帝呀,高王这小子牛逼呀。(根杨子旭学的话)哎,这高王是子旭的劲敌呀,不过也好,有比自己强的敌人才能有压力,子旭呀,你这对手恐怕资质不再你自己之下呀。

  高王看张真人吃惊的表情,连忙说道:“真人不要误会,我改动这剑法不是您的太极剑法有瑕疵,而是这十二招,小王我始终无法连贯使出,所以只能改的简练一些,才能连续舞出这十二剑。“

  张真人听了点了点头,看来这高王,没有自己指点,想要完美的舞出太极剑法也是不行,看来比那旭儿还是稍差一点呀,“高王天资聪慧,老道我生平仅见呀,哪日,高王若是厌倦了尘俗凡世,可以来我这武当山小住几天。”张真人夸奖道。

  “一定,一定。”高王客套的回道。

  “张真人,那我们就回南京复命去了。您除夕夜可不要误了日子呀。”齐公公提醒他道。

  张真人点了点头,说道:“祝高王和齐公公一路顺风,平安回宫。”

  说完,几个人和二十名侍卫就上了马匹,待到高王上马,却见那长发小道士依然是背对着自己,他也奇怪,这道士怎么似乎是怕见自己呢,但他也没有多想,就打马和众人一起离开了武当山。

  过了一会,张真人暗自说道:“怎么又回来了?”

  只见,一匹快马跑到近前,正是许彪,他翻身下马,拽出背着的一个包袱递给杨子旭,“这是南平......让我转交给你,她说杨兄弟要是不收下,就是不认南平这个兄弟了。”

  杨子旭结果包袱,打开一看,正是那‘斩情’宝刀。他心中也是六神无主,他回头看了看张真人,张真人没有看他,而是说了几句话,“有得必有失,有一得,有一失;有失未必得,那也莫怨言。”

  杨子旭静静的品着这两句话,他拿起宝刀,说道:“请许大哥转告南平,子旭认这个兄弟。”

  许彪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南平还说,‘子旭兄弟若是认这个兄弟,外面就不要乱交兄弟了呀。’”

  杨子旭闻言一愣,等到他琢磨过味来,那许彪已经骑马离开了很远很远。

  杨子旭挥舞着宝刀,对着许彪远去的背影喊道:“喂,兄弟是兄弟,媳妇是媳妇,你搞清楚没有?”可哪里还能看到许彪的身影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