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种狂龙在都市 > 第三百四十三章飞龙的决定!
  在场的人都有看到,松下天朗抬脚一刻的表情,看起来是那样狰狞,只有偏殿跟出来的忍者理解,那是抻到了。

  以前经常听人说蛋疼如何如何,今天的松下天朗终于深有体会,爱子变白骨的怒气,神忍被踢裆的委屈,使他这一脚用出了全力。

  就看被踹的上忍仿若枯枝败叶,身体飞出几米后,重重撞在桥栏上,张嘴喷出一道血雨,直接断了气。

  桥头的忍者心惊胆战,却没人敢说什么,虽然那是伊贺的上忍,也只能怪他倒霉,谁让他惹到当世神忍。

  神忍已是人类极限,无论出自哪个世家,威严都不容挑衅,即便没有明文规定,却早已深入人心。

  注意到松下天朗的目光,众人急忙转身就走,生怕离开的晚了,变成上忍的下场。

  皇宫门前的马路上,已经被赶来的士兵包围,警视厅的人守在外围,安抚着民众的情绪,应付着嗅到风声的记者。

  各式车子疾驰出去,在公路上对唐飞师徒进行追击,连续追出几条街道,见前方红绿灯亮起,唐飞的越野车停住,所有人都不明其意。

  没人相信唐飞在这时候遵守交通规则,不过眼看包围圈要合拢,也没人过多考虑,猛踩油门追了上去。

  轰轰!

  前面的两台车子,距离唐飞的越野车不足百米,风挡玻璃突然被手雷击中,瞬间炸响冲天而起。

  街边看热闹的行人,路上车里跑出的民众,早就注意到不住的警笛声,如今看到有炸弹出现,纷纷抱头鼠窜。

  场面一刹那混乱起来,把后面的车子全堵在那里,当爆炸的黑烟消散,越野车早已消失不见。

  “小騑,你他妈坚持坚持!前面还有神龙卫制造混乱,我们到前面换车,出了这个街区就好!”

  唐飞从后视镜消逝的火光,把纱布按在吴林騑的伤口上,凝眉道:“别睡,睁开眼睛!老子还没结婚呢,你还要做伴郎,替老子想想,你哪个师母适合做新娘!”

  吴林騑意识模糊的不行,面色已经变得惨淡,红润的嘴唇也一片苍白,闻言还是努力笑出声。

  咬着舌尖强提精神,慢慢转头看向师父,虚弱道:“哪……哪个都行,何……”

  话没说完,却再也没有了声音,眼皮耸搭着闭上,只有轻微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若是继续失血,将很快没有生命迹象。

  唐飞听到声音顿住,急忙扭头去看,抬手搭上吴林騑鼻翼,感受到还有呼吸,才重重的吁了口气。

  嘎吱!

  不顾后面的车辆,猛的转动方向盘停在路边,拿起手机拨出去,咬牙道:“景雷,黄色炸药还有多少?小騑挺不住了,老子要施针救他!”

  说完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操作台上,打开左腕的针带,已经扯掉了吴林騑的上衣。

  “飞龙神尊,黄色炸药所剩不多,还有十公斤!手雷倒是还有一些,用炸药动静太大了!”

  景雷的声音传来,知道唐飞在气头上,紧张提醒道:“刚才您在开车,军师打来电话,根据他们的侦测,东洋的自卫队已经出动了!这边马上就要戒……”

  夜闯皇宫的事件,已经可以登上明天的各国头条,当街两枚手雷爆炸,已经让东洋受不了。

  若是在街道上用黄色炸药,恐怕整个东方都会疯,把这次的事件当成恐怖的袭击,严重到闭国都可以。

  正是出于这番考虑,景雷才会开口提醒,否则即便是好心,也不敢忤逆飞龙神尊的命令!

  “对讲换频加密,马上让他们炸毁相邻的街道!其他的不用你考虑,小騑若是出事,老子荡平东京!”

  唐飞来不及屏神静气,出手如电把金针刺入穴位,霸气凛然道:“其他人暗中向我靠拢,如果被包围,就让他们见识下,弑神殿的实力!”

  景雷这次不再迟疑,听出唐飞的声音都在发颤,知道吴林騑或许命在旦夕,凝重道:“是!马上炸响!”

  听到电话被挂,唐飞才闭眼吁了口气,运转内劲于掌心,催动着真气注入金针,看到吴林騑的血止住,眼皮也微微抖动,才快速包扎伤口。

  轰轰!

  一切处置完毕,收起金针的刹那,附近街口爆炸声不断,传来的声浪惊天动地。

  马路边停放的所有车辆,警报声不绝于耳,所有车灯都在闪烁,似乎在见证着神尊的怒气。

  听到远处不住的枪声,唐飞冷笑着踩下油门,越野车在路上飙到极限,左冲右突的扬长而去。

  看到操作台上的手机亮起,瞧了眼是景雷的电话,接通道:“我这边处理好了,不出意外用不了十分钟,整个东京都会被戒严,你们马上转移!”

  “神尊,刚才下面的兄弟汇报,除了我们和追击的对抗,还有另一伙人也在参与!”

  景雷没有主动回应,疑惑道:“而且都是东方面孔,手里的武器低劣,枪法更是不行,却充满了血性!怀疑是福清帮众。”

  唐飞闻言淡然而笑,没想到还有外人参与进来,眉锋一挑道:“是谁过后再说,先让兄弟们撤退,你们马上分散出国!有受伤的兄弟,通知军师处理!”

  景雷闻言惊讶的不行,没想到唐飞会这样命令,心中有些不妙预感,紧张道:“飞龙神尊,那您……”

  唐飞根本不给他机会说完,扭头看了看清醒过来的徒弟,对上他虚弱的目光,冷笑道:“老子不走了!既然有神忍敢威胁老子,我就干掉他子子孙孙!”

  话音落,发现吴林騑好笑眨眼,直接挂了电话,听着四周爆炸的声音,眼中充斥坚定的目光。

  吴林騑注意到师父的神色,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虽然身体还很虚弱,却不忘提醒道:“师父,你不能那么做,无尘师公提醒过你,对自己施针解封后患无……”

  还没说完,便皱眉咳了两声,对抬手的唐飞摇摇头,虚弱道:“后患无穷,前路难测。”

  “你无尘师公是悲天悯人,担心老子造下太多的杀孽!别忘了他曾说过,老子为什么没有白起的命格!”

  唐飞知道徒弟为自己担心,欣慰的摇头吁了口气,眉锋一挑道:“因为他再牛逼,也只是个将才!老子是什么才,你无尘师公都算不出,不会有事儿的!”

  说完见徒弟还要开口,戏谑道:“别说话了,刚才只是简单的金针过穴,还要给你找地儿输点血,否则小秋会怪老子!”

  话音落,师徒二人对视一笑,唐飞知道吴林騑会理解,吴林騑也不再劝说,费力的抬眼看向远方,目光无尽张狂。

  只是两人不知道,远在弑神殿的军师,接到景雷的电话通知,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再也淡定不了。

  ……

  古老神秘的偌大房间内,面对上百个屏幕的墙壁,军师戴着狰狞的面具,放下电话不住的走来走去。

  所有手下都在忙碌,唯有站在他面前的人,懒洋洋的站在那里,皱眉上下打量着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说军师,你能不能别走了!飞龙神尊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如果来得及,我马上带人打过去!”

  异常精壮的男子上前一步,摆手把军师拦住,皱眉道:“再怎么牛逼,也不过是小岛上的弹丸之地,北非的小国哪个不怕老子?惹我神尊杀就是了!”

  军师闻言看他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唏嘘道:“这边的小国,穷得短裤都穿不上了,哪能和那里相比?我担心的不是戒严的事,而是东洋的护国神忍!”

  说完眨眼想了又想,转头道:“北极狼,一人压一国这次用不到你,不过你要往神秘林跑一趟!”

  “卧槽!”北极狼闻言猛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军师,不解道:“袭击皇宫都没出来,难道真有护国神忍?”

  话音落,看到军师不声不语,只是默默的看着他,悻悻摆手道:“好吧,当我没说!为了飞龙神尊,老子去就是了!”

  只是北极狼不知道,东洋的护国神忍不在皇宫,一直保持深居简出,就在他走出房间的一刻,护国神忍入世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