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1979 > 1060、失心疯
  直到齐华走后,方全整个人还处在懵逼的状态中,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处于糊里糊涂的状态中,半晌才反应过来道,“姐夫,姐夫,你的意思是给我贷款,然后让我做生意?”

  “这里有别人?”李和反问。

  “不是,姐夫,我就觉得这幸福来的有点太突然。”方全嘿嘿笑道,“你说我能不能做的好?”

  “刚刚还牛逼吹破天,这会怎么就蔫吧没信心了?”李和还是蛮喜欢方全的性子,耿直的性格中带着一点**的属性,用东北话来说就是‘梗’。

  但是,人却一点儿都不傻,他的机灵劲,冷不丁的还不容易发现,因为太容易被那副憨厚相所迷惑。

  方全道,“信心我倒是有,只是什么事都有万一,就怕辜负你期望。”

  “少跟我玩心眼,我还不知道你?”李和摆摆手,“真要不乐意,就一边玩去,肯定有人排着队来抢着做。”

  “愿意做,愿意做。”方全也知道李和说的是玩笑话,就笑着道,“姐夫,那我贷100万成不成?”

  “具体怎么做,找你齐哥商量去,就有一点,做生意给我规规矩矩,不能偷奸耍滑,要不然可做不了长久的生意。”李和认真的嘱咐道,“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这个道理不需要我再掰开了给你讲吧?”

  方全点点头,“不用,我没读过什么书,有些道理也说不明白,可是都懂,姐夫,你放心,我不是那么短视的人。”

  “那就好。”李和允诺道,“只要好好做,建立好自己的行销渠道,做到一定的规模,我也有脸面帮你要个大代理商的资格,现在先拿个分销权凑合做,能做到什么地步,全看你自己了。”

  地产和装修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与建筑相关的水泥、五金、建材行业也进入了大大发展的时期,此时做板材可谓是赶上了大势,何况印尼板材在中国是畅销品,如果在有价格优势的情况下,方全都做不出市场,那么李和只能是说无能为力了。

  方全发狠道,“要是做不出成绩,你剁了我脑袋当球踢!”

  好像不这么说不足以表决心。

  李和快速的白了他一眼道,“我倒是想呢,就怕你大舅妈不同意,行了,就说这么多,剩下的你看着办,稳扎稳打,不用操之过急。”

  在这里,有付彪和于德华等众多人的照应,倒是不愁方全能有什么麻烦。

  “嗯。”方全的激动的紧握双拳,差点跳起来。

  “还有,你不小了,该成家就成家,先成家后立业这话不是空说。”李和开解道,“不要说什么事业为重,都是哄鬼的,不管是家里的,还是外面自己有谈的,抓点紧。”

  “这我肯定比你着急,姐夫,要是有个能知冷知热的,傻子才乐意做光棍呢,晚上回家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衣服堆的老高都发霉,这日子可不好过。”方全实话实说,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脱单的渴望。

  他既没有找倾国倾城的野望,也没有找有趣灵魂的崇高理想,只是想找个五官周整,能过日子的女人,仅此而已。

  李和在参加了向阳集团总部的落成仪式之后,见到了同来庆贺的吴波。

  “怎么?有什么心事?“见他久久不说话,李和先开了口。

  “赵青变了。”良久之后,吴波才说这么一句话。

  “再怎么做,也是为了你们这个小家,别人可以说,你却是不能说。”李和尽管对赵青不喜,可是只能是表示理解,“孩子那么大了,你回来是应当应分,没到挑剔。”

  “哎,我对不住你。”吴波低着头,叹口气,感觉无颜面对李和,是李和把他从泥潭里拉出来,而如今,刚刚没敞亮多长时间,他就要做起来忘恩负义的事情,这让他很不好受。

  一面是自己深爱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一面是自己的兄弟,他左右为难。

  李和朝服务员招招手,要来两瓶啤酒,他一人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杯子道,“自己家兄弟,不说二话。”

  “哎,谢谢。”不善饮酒的吴波,却把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你这脾气,真是没变,我当初拉你来我这,可不是指望你待一辈子的。”李和慢慢悠悠的道,“你能留到现在,从心里来说,我是已经够感激你了。如今,各自成家,有孩子,当然是要以家庭为重,不要再说那些有的没的。”

  “好,那我听你的,按程序来,我过几天就向方向提交离职申请。”吴波接着咬咬牙道,“公司的股权我不再保留,自愿放弃。”

  李和笑着道,“傻了吧,亲兄弟也得明算账,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在公司十来年,这些都是你应得的,哪怕你离职了,你依然还是印务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不必有什么不好意思。”

  他晓得吴波的弱点,哪怕在商场厮杀这么多年,可是依然摆脱不了书生气和薄脸皮。

  “这....”吴波脑袋沉的更低了,好像有点羞于见人。

  李和又给他倒一杯酒,接着道,“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跟方向交代好就行,至于接班的问题,我想方向心里应该有数,如果不出意外,杨富贵那丫头应该会接你的位置。”

  “铁定是这丫头了。”提起杨富贵,吴波不得不对这小丫头表示服气,一个小学都没上完的人,居然能凭着自己的狠劲,硬生生的啃完从初中到大学的课程,连他们这些从学生生涯苦熬过来的人都表示钦佩。

  李和问,“既然打算来这边,有什么计划没有?粤东这边的印刷市场大有可为,想单做,我拿钱入股,算我一份。”

  吴波摇摇头,“我不会再做印务和印务相关。”

  哪怕李和同方向出于感情因素,不会和他签订离职后同业竞争的条款,但是不代表他不懂这个规矩,如果他继续再做印务,这就意味着他将要借助之前在极地印务获得的客户资源和人脉在华南市场和极地集团做竞争对手,他不能这么做,也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

  “那你准备做什么?”虽然吴波这样是纯属多想,但是李和没阻止,估计是劝不了的。

  吴波道,“其实这些年,粤东的电子硬件发展的很快,我想借着这股势头做磁性感知和识别元件。”

  “你直接说做磁头得了,只是应用领域比较窄吧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