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41章漫漫乡愁路(本卷终、大章)
  就算安蓉不说,吴涛也打算去顾老家坐坐。

  身为建国以后成长起来的教授,那都是有着真才实学的老专家。

  和这样的老人家聊天交流,本身就是一种令人愉快的经历。

  学府小区,作为金陵大学教师福利小区,安蓉和这里很多长辈都熟悉。

  一时间,提着礼物的吴涛,顿时成为长辈们感兴趣的对象。

  “蓉蓉,这是谁啊?”

  “姚婶,这是我同学。”

  “真的只是同学?”姚婶有点八卦,“小伙子人不错,我怎么觉着你俩在搞对象呢!”

  “没有啦,姚婶,你家楠楠跑掉了……”

  眼看着姚婶追孩子去了,安蓉连忙拉着吴涛落荒而逃。

  直到逃到家门口,安蓉这才大松一口气,可爱地吐着香舌,额头上渗着层层细汗。

  门开,露出殷文芳慈祥的面孔。

  此时,吴涛正在帮着安蓉擦汗,这一幕顿时落在对方眼里。

  弄得殷文芳也不由一愣,随即绽放出笑容来,“小涛来啦?蓉蓉你可算是回来了。老顾,快看谁来了……”

  顾学礼穿着羊绒线衫,外罩着一件皮马甲,带着眼镜,捧着报纸凑过来道:“哟,小涛来了,快进来坐。”

  吴涛将礼物放在桌上道:“外公,来得匆忙,没准备什么礼物。这点茶叶,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味口?”

  “……外婆,这点高丽参含片,听说还不错,您试试?好的话,我再给您买。”

  殷文芳接过礼物,脸上美滋滋地,连声说好。

  顾学礼顾不上看茶叶,冲吴涛招招手道:“小涛,我问你,小飞那怎么回事,半年不到,连奥迪都开上了,这出入的规格,比我老头子还高?这里头有没有问题,你坦白跟我说。”

  安蓉却是不耐地道:“外公,这事我都跟你解释过了。”

  “你说的不算,小时候你被他收买的还少吗?”顾学礼一挥手,“这事,我还是要听小涛亲口跟我讲。”

  吴涛施施然而坐道:“外公,你就放心吧。元康公司发展势头很好,顾总作为股东,别说是开个奥迪,就算是开个法拉利,那也不足为奇。”

  殷文芳端着果盘过来,埋怨道:“早就跟你说了,小飞他走正道了,你偏不信,对他还是老印象、老观点。”

  顾学礼哼哼道:“前阵子,他还跟我大谈什么手机孵化计划之类的,我一听就不靠谱!他现在搞的饮水机有多大技术含量?手机通讯那又是什么技术含量?这两样天壤之别,岂能相提并论?”

  这话说得吴涛一脸尴尬。

  这俩话题,归根到底出自于他,顾飞不过是意外背锅躺枪了。

  “外公,其实手机孵化计划,是我提的想法。”

  顾学礼一听,不由重视起来,“哦,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国家在这方面的基础研究刚刚启动,关键技术取得突破还需要时间。”

  “……再说了,咱国家不比发达国家,gs数字通信想要彻底普及开来,最快也要到本世纪末。现在你们涉足这领域,为时过早。所以说这事,它大不靠谱。”

  有一说一,虽说老教授这观点有些顽固,吴涛倒也不以为意。

  殷文芳提着菜篮子,招呼道:“你们聊着,我去买菜了。小涛和蓉蓉,中午留在这吃饭,听着没?”

  目送走了殷文芳,吴涛这才重新坐下来道:“外公,你说的情况我都了解。但您想想,如果等你们研究出成果,再进行产业化,一来二去的,是不是比国外差距越拉越大?”

  “……我提出的手机孵化计划呢,是想产学研一体化,利用产品化、市场化来推动产业的研究,加速这一进程。”

  “产学研一体化?”顾学礼喃喃道,“倒是有点意思,你继续说。”

  吴涛喝了口水道:“我觉得,关键技术没有攻克不要紧,咱们可以利用国内的庞大市场,吸引外商,加强合作,这样咱们既可以占领市场先机,又容易打破他们的技术垄断。”

  顾学礼心里一动,国外的技术封锁,他比谁都清楚。这闭门造车的滋味,实在太痛苦了。

  绝大多数的突破,都要依赖从海归回来的人才攻关。

  这种人力消化的模式,周期太长,风险也更大。

  毕竟很多人出去,就不回来了。这方面根本不可控。

  “可咱国内的这情况,对手机的需求缺口大吗?”顾学礼仍然犹豫道。

  说到这里,吴涛自信一笑,“外公,其实bp机的保有量,可以从某种程度上,反应国内对移动通信的需求。”

  顾学礼眼前一亮,那可不?现如今,全国bp机用户数千万台,就算这其中有十分之一的用户转化成手机用户,那是相当可观了。

  况且自打92年以来,下海的、炒股的、做倒爷的、炒房的,已经培养出来一大批潜力客户了。

  他们有消费能力,要不是大哥大模拟机有太多的不便,恐怕早就配备上了。

  任何时候,都不要怀疑国内这个大市场的消费能力。

  想当年,彩电刚流行的时候,大几千的价格,绝对是高消费,不照样卖的呼呼的。

  而吴涛之所以笃定无疑,是因为在他的印象里,第一部国产手机,是有着国字头背景的科健手机,9年刚上市,便获得了300万出货量的骄人业绩。

  而现在已经是96年,就算是一切顺利,自己的手机产品也要到97年才能上市。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至于市场的需求问题,吴涛一点都不担心。

  顾学礼起身踱了两个来回,“小涛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咱们国家在电信通讯领域,可不能再落后于发达国家了。按照你的想法,咱们该怎么做?”

  “一呢,当然是国家加快gs网络的建设;二来,咱们从产品角度,将手机分割成模块化产品,就像搭积木一样,能国产的一律国产,不能国产的,直接和外商合作引进模块成品,尽快形成产品,推向市场……”

  离开学府小区的时候,吴涛顿觉眼前一片曙光。

  积压了半年之久的手机孵化计划,总算有了点眉目。

  顾老这边答应帮他留意,那就意味着这事有谱了。

  飞机穿透云层,降落地面。

  “各位旅客,飞机马上抵达金陵机场了。请大家系好安全带,请你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已妥善安放……”

  两位油光锃亮的中年人,心也随之提溜起来。

  漂泊在外多年的游子之心,这一刻终于回到了故土的怀抱。

  施志文和施志武俩兄弟,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看着父辈们激动得不能自已的样子,后座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施光耀,操着一副宝岛腔调:“爸,大伯,你们不要太激动啦,小心心脏病发作啦……”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施志武呵斥着自己的儿子。

  坐在旁边的三十多岁的少妇,怀里抱着个大胖儿子,约莫六七岁的样子,长得圆圆滚滚的,穿着吊带格子裤,一副憨憨傻傻的模样。

  “小叔,你别怪光耀啦,他口没遮拦惯了,别往心里去啦。”

  施志武掏出汗巾,擦擦额头的细汗,叹道:“千美,光耀他要是能有你们姐妹俩一半懂事就好喽。一会见到老家的人,你帮我看着点他,别让他胡言乱语,伤了你奶奶的心!”

  不待施千美答应,在她左手边的妹妹施千雪,便摘下耳机抢先道:“放心啦,小叔。大姐她带着孩子顾不过来,我帮你看着光耀,保证不让他无礼犯浑……”

  施光耀成为众矢之的,仍旧没有觉悟道:“大陆一穷二白的,真不知道你们抽的哪门子筋,非要回来看看?”

  “你闭嘴!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话。千雪你看好他,如有违反,这个月生活费,扣光!”

  施志武是动了真怒。

  连憨憨傻傻的小胖子,都噤若寒蝉。

  飞机滑行停稳后,机舱门打开。

  施志文吞了一颗速效救心丸,这才颤颤巍巍地带头下机。

  与此同时,吴涛一行人早就等在了大校场的门口。

  时下金陵的国际机场刚刚投建,从宝岛来的飞机暂时降落在军民合用的大校场机场。

  宋光辉从里面跑出来道:“老板,听说从宝岛回来的飞机已经平稳降落了。”

  “好,我们进去看看!”吴涛一招手,带着宋壮往里走。

  这次表大伯带着一家老小十口人过来,行李一定不少。

  半个钟头后,吴涛盯着出站口,已经看得眼花缭乱了。

  原以为表大伯一家拖家带口,一定很好辨认。没想到从出机口涌出来的,全是拖家带口的强大阵容。

  看来这次经停航班的开通,圆了不少海峡两岸的探亲梦。

  正自焦急间,宋壮这个老侦查员的眼光,发挥了作用。

  “老板,你看那一群人,是不是你表大伯他们?”宋壮看过照片,所以认了出来。

  吴涛定睛一看,表大伯那胖墩墩的身子,走起路来地动山摇的。

  在他旁边的表二伯,相对齐整多了,身材更高,人也型壮,举目四顾间,目光锐利,仍然不减当年的将领风采。

  没错,就是他们。

  认出他们的瞬间,吴涛已经带着俩人走上前去。

  当吴涛拨开众人,出现在对方面前时,施志文的身形犹如定住了一般,愣在当场。

  施千美当即紧张兮兮地扶着他道:“爸,爸,你没事吧?”

  一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妇人也忍不住跟着紧张:“志文,你要不要紧?”

  施志文睁开女儿和妻子的搀扶,紧走几步,迎了上来。

  “吴涛,你是吴涛吧?”

  “表大伯,我是。”

  施千美露出笑脸,“表弟比照片上帅多喽,爸,小叔,你们说是不是啦?”

  “帅有什么用,还是个穷小子啦……”

  话未说完,施光耀便哎哟一声,抱着脚原地跳着圈,引起小胖子的一阵憨笑。

  “表大伯,表大婶,表二伯,表二婶,欢迎你们回家!”

  施志武走上前来,一拍吴涛的肩膀道:“怪不得大舅总在信里夸你,现在一见面,才知道大舅夸得还不够!光耀,你们表兄弟,日后要多亲近亲近!”

  施光耀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地哦了一声。

  “表大伯,表二伯,咱们别在这里说了。”

  “行啊,咱们先离开这里,到外面打车。放心,钱我们来付好了。”表大伯一把搀住他道。

  吴涛笑了笑,对两位表姐和表婶道:“把行李交给他们吧。”

  “这孩子就是贴心,还知道雇人帮我们提行李。这一路奔波的,我都累死了啦……”

  出了机场,门口停着好多拉客的面的车。

  那灰不溜秋的样子,一看就让人感觉有点混乱。

  “难道就坐这种车,还要我们自己掏钱?”施光耀忍不住皱眉咕哝道,目光一扫,“嘿,那辆帕杰罗不错,雄壮威武,帅帅的啦~”

  小胖子憨憨地道:“别说帕杰罗了,能坐上帕萨特也行的啦~”

  话未说完,脑海上挨了母亲一记暴栗,“哎哟……,妈妈,你为什么打我?”

  另一边,施光耀早有准备,躲过了施千雪的一记飞腿,拽着吊带裤的带子,抖个不停。

  “表大伯,表二伯,咱们就坐那辆帕杰罗和帕萨特。”

  施志文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道:“小涛,那车是接咱们的?不用租那么贵的车啦,这太破费了。一会要花多少钱,我们来掏好不好?”

  吴涛无奈笑了,“表大伯,表二伯,那两辆车是我的车,平时经常要往金陵跑,所以买来代步用。”

  施志文兄弟俩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大舅根本没说过啊。

  施光耀更是一脸懵逼,“那两辆车是你的?我没听错吧?帕杰罗我想买很久了,你这个穷小子,居然比我先得到?”

  施千美一脸温婉地道:“表弟,你手上这块表,恐怕也得好几万吧?”

  “嘿嘿,随便戴戴。”吴涛随口道。

  施千雪惊讶得,嘴巴张成了字形,转头不屑地瞥了施光耀一眼,那意思不言自明。

  看走眼了吧?人家比你有钱!

  众人上车之后,吴涛转头对俩位伯伯道:“今天我先在金陵给你们接风,顺便参观参观中山陵,你们稍作休整,明日一早,我们就开回北江,怎么样?”

  施志文看着窗外熟悉的、不熟悉的一切,唏嘘感慨道:“这里是民国旧都,国父葬在这里,理应前去拜祭一番……”

  “是啊,表大伯,你们回来一趟不容易,接下来的事,包在我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