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塞外江南 > 第5132章 突发奇想
  等去了上次所到的那个据点,他并没有看到负责人牛浩,从留守在据点中的子弟哪里知道,牛浩几天一直在忙着酒店开业的事情,只不过因为杨承志没有过来,酒店还没有正式开张。

  想想当初答应牛浩的事情,杨承志不禁苦笑一声,“厨师都安排好了”。

  “盟主,都安排好了”。

  “对了盟主,为了避免让帝盟那边怀疑,牛浩和帝盟那边打过招呼,说从乌牛山中要请一位烧烤大师过来传授一段时间烧烤技术,他们已经同意了”。

  “他们那边没有怀疑吧”。

  “没有,牛家楼是牛浩的祖居,他们祖辈曾经就开设酒楼,这点就是帝盟中的不少老人都知道,而且这一次牛浩为了让您过来花费了不少”。

  “盟主,您等一下,等你牛浩回来,到时候他就能够带您去牛家楼了”。

  杨承志目光闪烁了几下,“我就不等了,明天让他去南城外找我就行”。

  重新易容,杨承志离开据点,他也没地方去,看看时间还早,他就在五牛城中游荡。

  五牛城和当初的白城一样,到处都有帝盟的巡逻者,他们到处在查询行人的令牌,没有令牌的全部抓走,就是有令牌的人,如果他们一行人超过三个,他们也会严格盘查。

  杨承志有着令牌,在加上是一个人,他很容易就通过了盘查。

  原本想在五牛城中走走看看,可因为盘查太严,杨承志只能作罢,他直接离开了五牛城。

  等出了五牛城,杨承志不禁摇头,他看到城外聚集着很多的散修,因为他们没有令牌,所以帝盟方面不允许他们进入到五牛城。

  他们也想和帝盟方面沟通,可帝盟方面根本不去理会他们,而不远处还有这数十个受创的散修,显然他们都是被帝盟击伤的散修。

  杨承志也不去参与这些事情,他到了边缘位置想知道散修们的想法,而散修们的一声声议论也传入到他的耳中。

  从散修们的议论中杨承志知道,这些人中大多数手里有令牌,可他们说中的令牌是只能限定于特定区域,而如果要从南城门进去的话,他们要穿过他们令牌所不能到达的区域。

  他们手中的令牌只能从北城门进入,如果这样的话,他们还要绕路,他们不愿意,所以才和守护城门的帝盟子弟僵持在南城门。

  “帝盟这样做太霸道了,咱们在五牛城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这想要回家还的绕路,想要购买全城活动的令牌,他们又不肯,他们这是要逼死咱们”。

  “我听说了,靠近黑魔山的主城,有很多主城都将咱们一样的散修和小势力赶出主城”。

  “为什么”。

  “听说炎黄铁旅的人就隐匿在散修中,他们将散修赶出主城就是为了好管理主城”。

  “这都怪怨炎黄铁旅,有本事和帝盟真刀真枪的去干,干什么非要牵连咱们这些最底层的散修”。

  “咱们这里根本那有炎黄铁旅,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他们是担心炎黄铁旅也到幽云州,难道你们没有发现,现在咱们所在的区域帝盟高手更多,听说这段时间很多新来的散修都被帝盟暗中抓走审问”。

  “这炎黄铁旅还真是没事找事,早年没有炎黄铁旅咱们过的多太平,现在倒好自己的家都不能回”。

  各种议论声不断,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在说炎黄铁旅,他们认为他们不能随意回五牛城都是因为炎黄铁旅的关系。

  听到这些议论,杨承志不禁哑然,他还真的没想到在幽云州人们对炎黄铁旅会有这样的偏见。

  “其实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很多,炎黄铁旅并不是你们想想中的那个样子,咱们在幽云州待了这么多年,咱们整日为生计奔波,可到头来咱们得到了什么,还是两手空空,这些年咱们得到的东西也不少,可咱们得到的东西都去了哪里”。

  这个声音让现场一下安静了不少,“你说的我们也知道,咱们都是最底层的修炼者,咱们生来就是受欺压的命,这谁也不能怪怨,将来不论是帝盟还是炎黄铁旅掌控了南苑大陆,咱们还会是这样的生活,可现在咱们有家却不能回”。

  “你们知道靠近黑魔山的那些主城中的散修都去了哪里”。

  这话再出,杨承志目光看向说话之人,说话之人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衣衫褴褛看上去就好似一个叫花子一样,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表明,他的修为还在规则境,这样的修为在南苑大陆极为普通。

  “老张头,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如果这话被那些人听到的话,你就有麻烦了”。

  “他们距离这么远怎么会听到,老张头,说说那些散修都去了哪里,各大主城散修无数,如果他们都进入到黑魔山的话,现在黑魔山早就应该乱套了”。

  “去了黑魔山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到处受他们的欺凌,弄不好的话还会有杀生之祸”,一道声音响起。

  老张头摇摇头,从腰间摸出一个已经泛红的酒葫芦,轻抿了一口。

  “他们最初的确进入到黑魔山,不过现在黑魔山中只有一部分”。

  所有人的目光一缩,“其余的人都去了哪里,难道炎黄铁旅也将他们驱赶”。

  “没有,炎黄铁旅将进入到黑魔山的散修分流,听闻炎黄铁旅在很多地方都建立了城镇,散修们都进入到这些城镇,而且他们的生活可不是你们所说的,炎黄铁旅并不欺压散修,就说在黑魔山那边,他们不允许出现打劫,凡事有人敢打劫,他们很多时候都会被炎黄铁旅击杀,炎黄铁旅在黑魔山有店铺、佣兵工会,他们出售的丹药、矿物、宝物这些都很便宜,只要进入到黑魔山的散修,他们都不愿意回到原来的主城”。

  “老张,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听到的,我可是记得你一直在五牛城”,一个老者看向老张头,话语中带着无限的惊骇。

  “老李头,你应该知道我经常在哪里活动,虽说我的修为不高,可对于乌牛山的任何地方都熟识,有不少佣兵做任务找上了我,这些我都是从他们哪里知道的,你们也应该发现,现在五牛城中的佣兵减少了不少,他们都去了黑魔山那边”。

  “还真是,以前佣兵任务根本接不到,可现在却很容易,不过这都是传闻罢了,谁也没有亲身经历过”。一个老者低声道。

  老张头摇摇头,“幽云州根本没有出现炎黄铁旅,可现在帝盟却用令牌限制咱们,而且大多数的修炼资源都在涨价,你们觉得咱们还能够撑多久”。

  一声声叹息响起,“咱们都是这种命,能够过多久就过多久,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进乌牛山了”。

  “没有丹药,没有生活用品,在乌牛山怎么生活”。

  “还真是,乌牛山外围没有太大的危险,可没有丹药、咱们根本没办法修炼……”

  听到这些,杨承志的心头一动,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帝盟现在对各大主城封锁,而且修炼资源在一直上涨,如果在各大主城外围开设一个流动的药店,一方面炎黄铁旅鞥能够聚拢一些人气,还可以让不明真相的散修知道炎黄铁旅并不是他们所听到的那样子,这对于炎黄铁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杨承志也知道这样做的话,外出的子弟危险性极大,这样的事情一般的子弟根本办不到。

  心里有了这个想法,杨承志目光闪烁了几下,“我听说乌牛山的五牛滩那边有一个流动的药摊,那边出售的丹药、宝物听闻都是有佣兵从黑魔山那边贩卖过来的,价格不高”。

  听杨承志这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杨承志,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疑惑。

  老张头皱了皱眉头,“朋友,你很是面生,我对五牛滩熟悉的不能在熟悉,我怎么没有听过这件事情”。

  “也就是这半个多月的事情,那个人也不是天天出现,他是不定时出现,而且出现的地方也不一定都是五牛滩,我这不是过去想碰碰运气”。

  “你说的是真的”。

  “我是从白城过来的,为的就是碰碰运气”。杨承志淡淡一笑。

  “五牛滩在西门,你怎么到了南门”。

  “不认识路,走错了”。

  说完这话,杨承志沿着管道走下去,既然他有了这个想法,他必须的试一试,如果能偶将这里是散修对炎黄铁旅的偏见扭转,他就是冒险也愿意。

  看到杨承志离开,那些人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询问,显然他们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杨承志。

  “走吧,去试一试,反正从南门进不去,绕东门和绕西门一样”。

  有了第一个人就有第二个人,很快原本聚拢在南门的散修一下减少了至少一半。

  不知道情况的那些散修看到这一情况,他们也没问发生了什么,他们都跟着队伍赶往西门,而守护南门的帝盟子弟更是意外,那些人在这里和他们纠缠了几天的时间,这现在突然都去了西门的方向,这让他们想不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