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齐大仙人的修仙人生 > 第七章剑出有异象生
  大衍剑第一剑降临,齐一也不禁大喝一声来的好,真气触动法禁,大衍剑第一剑同样使出。

  剑气喷吐,剑身生灵,阴剑暗藏。双剑齐齐轻颤不已,仿若将要厮杀的野兽,跃跃欲出。

  锵!锵锵!

  峡谷中似有闪电生灭,凌霜与齐一两人仿佛心照不宣一般,刹那间由极静致极动。长剑交锋声响彻山谷。

  此时双剑仿佛化身闪电,剑锋刺穿空气,留下剑痕。剑气喷吐,一剑之下,百十斤的大石四分五裂,百年巨木,拦腰斩断。

  阳剑交锋,阴剑吞吐,含而不发。

  齐一沉着以对,以凌霜为剑磨练自身,剑法不断圆润,出剑老道,不给对手一丝机会。同时眼观六路,寻找着凌霜剑法中的漏洞,以阴剑偷袭,往往能逼得凌霜首尾难顾,一阵手忙脚乱。

  不同于前身的耿直,略有些腹黑的齐一,用起偷袭的招式来是得心应手。

  而大衍剑内涵阵法,讲究灵活多变,一招一式之间,不落窠臼,也正合适齐一的性子,所以他在大衍剑上的天赋,比前身更高。

  身为磨剑石的凌霜,此时的心情却是复杂难明。

  在齐一提出试剑时,凌霜的内心是有想法。齐一受伤几个月,一直不曾动剑,而凌霜在照顾齐一之外,却一直坚持修习剑法,本以为能够稍稍追上师弟的脚步,结果相反,仅仅第一剑之下,自己就被逼得手忙脚乱,这是以前没有的。

  而且,交手中不知是否无心,齐一几次偷袭,都是奔着凌霜的上下路‘要害而去的,这也让凌霜暗自羞恼,心底暗骂这个师弟伤了一次后,变坏了,像个小流氓。

  大衍剑第二剑!有些恼羞成怒的凌霜,银牙一咬,剑式陡然一变,第二重法禁释放,一股威势自剑身展露。

  阳剑威势赫赫,堂皇凛然,两支阴剑,森罗恐怖,杀机暗藏。

  是的,大衍剑第二剑,无形阴剑由一支化为两支。

  原本还略站上风的齐一,在第二式大衍剑下,立时危机重重。剑招运转间,如陷泥沼。

  勉强抵挡两招,齐一就自知仅凭第一剑是难抵凌霜的锋芒的,迫不得已,剑诀一转,同样使出第二式大衍剑。

  就这样,两人剑招叠出,每一次齐一一适应原本剑式,凌霜就立刻变转剑诀,而齐一也随着凌霜的节奏,不断变换剑式。

  第一重法禁第一剑,第二重法禁第二剑,第三重法禁第三剑。随着剑式变换轮转,齐一对剑道的领悟加深,剑法修为渐渐向超越前身的突破。

  大衍第三剑较量良久,齐一渐渐再次占据上风,此时凌霜真气已经耗去大半,额头有细汗渗出,气息变得紊乱,全凭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强撑着。

  相反,齐一此刻反而神采奕奕,有种越战越久,越战越兴奋的感觉。

  “大衍第四剑”齐一一时间感觉快意难舒,不自禁长啸一声,大衍剑第四剑顺势使出。

  一元生,二元灭,三元合一!

  长剑脱离齐一掌控,临空御虚。随之齐一手指轻点,就见三支阴剑灵性大盛,绕着阳剑呈一圆圈,如鱼一般争相追逐,首尾相接缓缓融合。

  这一切似缓实快,只是随着阴剑融合,齐一的脸色渐渐涨红,浑身气血鼓涨。

  齐一的修为本就与凌霜处于伯仲之间,强行施展大衍剑第四剑,使的他的真气急剧消耗,眨眼见底。

  听到齐一使出大衍剑第四剑,凌霜神情骤然一变。

  对于自家师弟,凌霜自然了解,齐一虽然年纪较小,但剑道天赋却极高。自己还在大衍剑第三剑徘徊,齐一已经初步晋入大衍剑第四剑的境界。

  大衍山一战,齐一单人独剑,正是凭借初步掌握的大衍剑第四剑,硬抗两位练气七层高手长达一柱香时间,最后如果不是齐一受修为所限,胜败未为可知。

  只是看着看着,凌霜脸色大变,她发现齐一此刻所用剑诀,相较那日大衍山所施展的第四剑更高深,而这剑诀根本不是齐一目前的修为所可以施展出来的。

  凌霜一时间不由着急的大喊“师弟,快住手,你的修为还驾驭不了这种剑诀,它会吸干你的真气的。”

  可惜,此刻的齐一已经听不见凌霜的呼喊了。

  “阴极生阳,煌煌大日,大衍神剑,出来”。齐一双目通红,目兹欲裂,强忍着一口逆血,仰天咆哮。

  修为不足,又强行施展高深剑诀,这一刻的齐一已经被剑势所控制,心神迷乱,那日大衍山一战的失败,屈辱,悔恨,也趁机涌上心头,使他双目通红,不顾一切的使出他目前还无法掌握的剑诀。

  极阴之剑在齐一的拼尽所有真气催动下,缓缓靠近阳剑,阳剑随着阴剑的临近,整个剑身仿佛化为一轮骄阳,有无形烈焰熊熊燃烧。

  受此二剑影响,天地间有异象生,山风激荡,不知不觉间,天空的烈日光芒大盛。只是这异象出现的很短暂,随着齐一脸色一白,不顾一切掐断剑诀,将长剑掷出,天空的一切异象骤然消失。

  轰隆!

  山谷犹如末日降临,伴随着一阵天塌地陷的剧烈震动,尘土飞扬,碎石四射。

  少倾,尘埃落定,山谷一侧,林立的巨石消失,一处宽三丈左右深达丈许的大坑突兀出现,大坑周围的巨石高木也被一扫而空。

  齐一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幸好凌霜反应过来,飞扑上前扶住了他,否则恐怕得跌个头破血流的。

  此刻的齐一虚弱至极,一身真气丝毫不剩,经脉肿胀欲裂,全身剧痛不已,软绵绵的倚靠在凌霜怀里。

  这还是在最后关头,齐一强自挣脱剑势的影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经此一事,齐一的精神再次经过一番淬炼,更加凝实,对他以后的修行更加有益。

  只是却苦了凌霜为他担惊受怕的,此刻看齐一没有大碍才将悬起的心稍微放下,不过眼角的泪花却再也收不住,滴滴滑落美人玉颊。

  软香温玉在怀,齐一心热不已,嗅着美人体香,丝毫也不为自己刚刚的莽撞后悔。可惜,最难消受是美人恩,此番惹得师姐担惊落泪,真是罪过万分,齐一自然少不得细声安慰一番。

  在齐一使出浑身解数安慰下,凌霜情绪渐渐平稳,只是如玉一般的脸颊上却有红晕悄然渐生,随着时间的过去,那丝红晕不断蔓延,攀上凌霜的双耳。

  齐一躺下时正好靠在凌霜怀抱里,这厮的脑袋还顺势枕在美人玉峰之间,说话间,齐一还不时挪动下脑袋,寻找着更舒服的位置。

  凌霜初时情绪激动不曾感觉出来,这情绪一稳定下来立马就发现了身体的异样,顿时羞涩的满面通红,凌霜长这么大还从未与男子这么亲近过,面前男子又是与自己有婚约在身,凌霜一时间娇羞不已只恨不得立时把人推开,可是看着齐一那苍白的面孔,又心生不忍,那双手一时间僵在了那里,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