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传 > 1699.第1699章惊变
  吴岩盘坐在玄黄炉内,目光静静盯着正在渐渐接近中的巨岛。

  那巨岛的上空,光明之力越来越少,巨岛上被死机占领的区域,也变得越来越小。

  这件化作了巨岛的宝物,显然就要快被光明之力修复完成了。

  静静感受着玄黄炉的四周,传出的丝丝缕缕的时间之力,再看着巨岛四周的变化,吴岩终于有些明白,为何会在这里再次见到时间之河了。

  这些鸿蒙圣器,全都来自于远古鸿蒙天尊,它们曾与诸位鸿蒙天尊并肩作战,对阵入侵的黑暗魔族,战斗之中,这些圣器受到了黑暗之力的侵蚀。

  黑暗之劫结束后,鸿蒙仙界崩毁,它们的使命完成,但也行将毁灭。

  盘古老祖不忍这些圣器就此毁灭,遂一边把它们收集起来,放入时间之河中,并定住了时间之河的流淌,阻止了它们毁灭的时间,一边命光明大天尊,以光明天道世界中的光明之力,净化修复这些圣器。

  时间之河,自然不可能是光明神树可以独自承受的力量。

  这光明神树,只怕跟那通灵塔一般,也都是拥有着连接时间之河的入口。这个入口,想必应该就是盘祖或者其弟子荒古大天尊和光明大天尊联手开辟的。

  荒古大天尊很有可能跟吞古老祖是同一人。而这荒古魔冢之内的那十二颗太阳,只怕也正是吞古神卫的天道丹阳所化。

  吴岩依据从古曜老道那里得来的讯息,与之前在通灵塔中的经历,两相对照,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并非无因。

  通灵塔中的时间之河,据吞古神卫宙辰的说法,乃是属于时间河流的照影,而非真正的时间之河。

  能够在通灵塔中,打下时间之河的照影,这是普通鸿蒙天尊能够办到的吗?只怕未必吧?

  说是时间之河的照影,其实那通灵塔中时间之河的力量,与眼前这时间之河的力量,其实相差的已然不算多了。

  甚至很可能已对接上了。

  这意味着,当年在通灵塔中留下时间之河照影的吞古老祖,很可能当年曾掌管过时间之河,深悉时间之河的一切,精通时间之力,这才能办到。

  有这样资格和条件的,纵观古往今来的大人物,只怕也就是那么几位了。

  吴岩此时能够若隐若现的感觉,在这时间之河内,时间是静止的。这个判断,除了通过玄黄炉对四周时间之力的变化有了些许的感应之外,还是因玄黄炉下的时间之河,并非是流动的,而是静止的。

  既然是时间之河,那就应该是流淌的才是,这样才能解释的通时间的流逝,但眼前的这条河流,却如同宽广无边的死水巨湖,根本感觉不到它的流动性。

  既然时间是静止的,那也就意味着,被安置在这里的所有宝物,只怕也是被定格了,即便有黑暗之力侵入圣器之中,也是不可能毁掉那些圣器的。

  有了这样的猜测,吴岩的心头便忍不住的陡然一跳。

  这意味着,他之前收起来的那个铜壶,只怕很可能并不是报废的圣器,而是一件跟毁灭或死亡等天道有关的宝物。

  能够把时间之河的河水带离时间之河,并把拥有时间之力的河水,凝聚转化为一颗晶石圆球,这是报废圣器能够办到的么?

  想到这里,吴岩的目光,又向远处正在渐渐接近而来的巨岛看了一眼,感觉那巨岛想要靠近过来,只怕还得很长的功夫才行。

  吴岩忍不住从大荒元鼎中,把那个铜壶又取了出来。

  这一次,吴岩把破妄神眼也睁开了。

  打开铜壶的壶盖向里面看去,那个龙眼大小的透明晶球,依旧还静静的躺在铜壶里,不过,它的上面,却好像又有了一些不同的变化。

  那晶球的内部,似乎有着一条淡淡的,几乎看不到的河流的缩影出现了,并且还在渐渐凝聚的样子。

  透过铜壶的壶口,吴岩的破妄神眼,看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力量,正在那晶球的四周涌动,似乎在与那晶球中的时间之力,产生着某种作用。

  而晶球之内,的确有着丝丝缕缕原本根本不可能看到的力量波动,在朝着晶球中央那条河流汇聚。

  那河流的缩影,无头无尾,很突兀的被外面的力量压缩的向一块汇聚了起来。

  吴岩再次倒抽了一口凉气,呆呆看着手中锈迹斑斑的铜壶。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贝啊,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能力?居然连时间之力都能掌控压缩?”

  吴岩实在有些无语了。

  他原本还以为是毁灭天道或者死亡天道,但这两种天道的力量,最多只能毁灭和剥夺生机,根本无法掌控和压缩时间。

  很明显,这个铜壶内蕴藏的天道之力,已经超过了吴岩的认知。

  翻来覆去把手中铜壶又看了数遍,甚至尝试着多种的沟通祭炼之法,铜壶丝毫没有反应,仿佛就只是一个普通的锈迹斑斑的破旧铜壶,根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吴岩苦笑着甩了甩头,目光不由又转到了下面的时间之河。

  看看手中的铜壶,又看看下方的时间之河,一个古怪而好奇的念头,忽然冒了出来,吴岩忍不住好奇,提着壶把,探手把铜壶的壶口,对准了时间之河,开始尝试着看看能不能从时间之河中取水。

  随着铜壶的壶口被河水淹没了一线,吴岩果然见到,那时间之河的河水,竟真的开始往铜壶之中倒灌而入。

  这种情形,与之前完全不同。

  之前是铜壶的壶口和壶嘴,已有大半被时间之河的河水淹没,小半浮在水面上,其内部本身已快灌满了时间之河的河水。

  此际,却是铜壶被人提着,主动探入时间之河内取水,河水倒灌的极为汹涌!

  而下一刻,一个令吴岩目瞪口呆的现象,随之在时间之河内上演!

  就见,玄黄炉忽然脱离了时间之河的水面,漂浮在了距离河面尺许高的虚空中,吴岩身体在玄黄炉内,手却抓着那铜壶,以至于玄黄炉随之一翻,使得吴岩头下脚上的倒置悬浮在了时间之河上。

  吴岩还没来得及惊呼,便发现,原本平静若死水的时间之河,竟开始疯狂的涌动起来,并朝着同一个方向,奔涌而去。

  这个方向不是别处,正是吴岩手中所提的那个铜壶!

  更为惊人的是,吴岩惊奇的发现,原本沉在铜壶内部的那颗透明晶球,此刻赫然已从铜壶的壶嘴中飞出,凝定在了壶嘴寸许高的地方。

  壶嘴和晶球之间,有极为奇异的气息在涌动。

  那情景就好似晶球正在通过铜壶的壶嘴,不断吸收着什么力量,而正是因它这吸收之力所致,才使得四周的时间之河的河水,汹涌的朝着铜壶之内倒灌而回!

  吴岩根本没料到,自己只是因一时好奇,竟引出了如此恐怖的动静。

  更为恐怖的,还在后面。

  就见,原本正在朝着他这边而来的那座巨岛,此时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方圆尺许大小的石镜,正漂浮在时间之河中,并随着水流,朝着吴岩手中的铜壶,疯狂的冲去。

  而在那石镜之后,又有一枚尺许大小的令牌,其上站着一名蚂蚁般大小的东西,也在随着时间之河的疯狂涌动,朝着吴岩手中的铜壶疯狂冲来。

  吴岩此时却是张开了破妄神眼,几乎一眼便认出了那令牌,赫然就是之前马面鬼手中拿着的那枚葬天幽冥令。

  不用猜也能知道,那令牌之上的蚂蚁,就是马面鬼了。

  果然,吴岩隐约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几乎难以察觉的惊恐尖叫大呼,从那令牌上传出,正是马面鬼的声音。

  “怎么回事?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时间之河的河水,忽然变得如此狂暴涌动!”

  “啊,我家主人的宝物,为什么也不受控制的跟着时间之河的流动,向下游冲去?”

  “天啊,天啊,我的寿元为何消耗的如此快?我的身体,为何虚弱的如此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主人可是说,进来取宝,绝对没有任何危险,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一连串细微的惊叫,从马面鬼的口中发出,从那语无伦次的言辞中,可以听出,它此时已被吓坏了。

  而且,随着这时间之河的流动,似乎原本静止的时间,也开始飞速的流逝起来。

  能够令马面鬼那样的大帝级别的修者,直接察觉到寿元的快速流逝,而且被惊的恐惧起来,可以想象,此际的时间之河,流动的速度只怕是极为恐怖的。

  而那马面怪,好似根本就看不到吴岩的存在,一直不停的大声尖叫。

  尖叫的声音,越来越近,却是葬天幽冥令,渐渐靠近了铜壶所致。

  此际,那面石镜已然随着时间之河的流水,涌进了铜壶之内,而葬天幽冥令,距离铜壶的壶口,也已不足尺许远了,眼看着便要被铜壶收走。

  只是,那葬天幽冥令,突然发出一声嗡鸣震颤,企图想要从时间之河中脱身而起,冲向空中,摆脱时间之河的控制。

  其上的马面鬼,此际也看到了那铜壶的壶口,只是他的目力,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只看到了壶口和壶口上的一个提着壶把的恐怖手掌。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那是时间之主的手掌么?他难道要收回这条时间之河么?啊,前辈,饶命啊!晚辈只是时间之河中的一只蝼蚁而已,还请前辈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