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我独食 > 第128章常牌位
  两个小姑娘起哄般地笑了起来,齐齐地看向我。

  我按了两声喇叭,发动起车。

  拐过楼角,迎面开过来一辆车,兰兰指着,“我爸的车!”

  我看过去一眼,果然看到严律己坐在副驾驶座上,开车的大概是他的司机。

  我按一声喇叭,就开过去了。谌妫燕一脸疑问。

  我问兰兰,“昨天上学是你爸送的?”

  “嗯,你不知道啊,你没和我爸商量好啊?”

  我刚想说什么,手机来个短信,我忙掏出手机打开短信看,是严律己打来的,让我今天傍晚五点半准时接兰兰和绿绿,他晚上有点儿事。

  我回个短信:还吹呀?节制点儿。

  早晨上班车多,一边开车一边发短信,注意力就不能集中,从后边开过来一辆车,离我们车非常近,我手一抖,把手机都扔了,我想我刚才的短信还没发出去。

  我骂了一句那个冒失鬼,“你母亲的!真象美**方说的,不专业!”

  兰兰和绿绿不在同一所学校,兰兰在九中,绿绿在三中。九中离兰兰的家很近,但这回住进了绿绿家就远了。三中,也不近乎,和九中大吊角,一个东南一个西北。

  早晨送孩子上学的私家车真多,一辆接一辆。有个小子开个大悍马,车后座半躺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看上去真是有点滑稽。

  把这两位格格送到学校,我问谌妫燕,“这回送你,来得及不?”

  “来得及?我还早呢,九点接班。”

  “那你现在去哪儿?”

  “去我家吧,我拿点东西”

  我就按谌妫燕的指点,往她家开去。

  在路上,谌妫燕问我,“那个叫兰兰的小姑娘怎么说她爸开车来了?”

  “是啊,那是她爸。”

  “那你怎么说……”谌妫燕有点晕。

  我问她,“你看兰兰象不象我爸?”

  “……真乱。”谌妫燕接下无语了。

  我说,“这叫人类文明的进步。”

  谌妫燕一撇嘴。

  谌妫燕和罗奶家在同一个方向,走一条大道,只是在站点那儿,她家需往南拐下去一条沙石路,沿着这条沙石路再一直走,有点往正西拐,拐过一个小山包,到了一个比较荒凉的地方,有两趟红瓦房,这就到了她家。

  进了她家门,她父母象是从外边刚回来,正准备洗手做饭。

  谌妫燕跟我解释说,“市区有个早市,我爸妈去卖菜刚回来。”

  我跟着谌妫燕走进她家里屋,她冲外屋叫,“爸妈,你们进屋来,看看这是谁?”

  她父母在外屋应答着,迟迟不进来,也许在洗脸洗手,也许在整理衣服。

  我刚走进房门时,他们已经用眼光跟我打过招呼,她爸还说了一句什么,我也没听清,就胡乱地应了一下。

  谌妫燕这是想把我正式一点介绍给她的父母啊!

  我就站着等他们,谌妫燕让我坐在炕沿上,我也没坐。

  我向屋里撒眸一圈儿,看到她们家迎门的桌上,摆着一个香炉,靠墙放着一个比较粗糙的木牌。木牌上赫然写着我爸的名字:恩人干实开之位。

  我不知怎么心一酸,眼泪就涌了出来。

  谌妫燕顺着我的眼光也看到那个牌位,她也是头一次看到。

  这是昨天我和她联系以后,她知道我爸去世了,就告诉了她父母。他们临时设了这个牌位,看香炉里有不少香灰,这是从知道就开始烧,大约这一夜都没停过。

  谌妫燕也流出了眼泪,走上前去,从香袋里抽出三支香点燃,拜了三拜,把香插在香炉里。回头对我说,“干红,你也上三柱香吧。”

  我应。拿起三支香点燃,向我爸的牌位拜了三拜,也把这三柱香插在香炉里。

  我一回头,看见谌妫燕爸妈在门口处愣愣地看着我,我对他们说,“谌叔谌婶!”

  听我叫完,她妈突然大放悲声地哭了起来,同时扑向我,“孩子!”

  我在屋里和谌妫燕一起给我爸牌位烧香时,他们可能就猜到我是谁了,但还不敢确认。

  听到我说话,和我爸的声音一模一样,他们这才确认下来,不由得悲从中来,放开悲声哭了起来。

  我迎住了她妈,架住了她妈的两只胳膊。她妈一边哭着一边叨着,“真是好人不长寿,歹人活不够啊!你说你爸那么好的一个人,咋就摊上那么个事儿啊!老天长长眼啊!”

  谌妫燕赶忙从我手中把她妈接了过去,搀扶着她坐在了炕沿上。

  她爸谌叔用袖头子抹着眼泪走到我跟前,问我,“啥时候的事啊?”

  我就把事情经过跟他讲了。

  谌叔叹了口气,“唉,我说咋这么长时间没来了呢,问小燕,小燕也不知道,说打你爸手机打不通。”

  谌叔是那种朴朴实实的农民,不是太愚的那种,在市场卖菜的,多少比那些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要活泛些,眼中有灵光。

  谌婶的哭声也终于止住了。谌妫燕从口袋里一张一张地抽纸巾给她妈,自己也用。

  她堵着鼻子擤一次,然后回头对我说,“小红,你回家给我找一张你爸的照片,我妈说要设常牌位,初一、十五我们要上香。”

  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谌婶这时气势汹汹地问我,“找到那个王八犊子没有?!”

  我知道她指的是谁,就是撞我爸的肇事者,我不能说太多,只能说没找到。现在哪句话我也不敢摊开来讲,一讲都挺长挺长的。说起肇事者,不能不提到鬼,一提到鬼,话就长到哪儿去了。

  谌婶说,“这都是些恶鬼下界了!把车往人身上开哪!”

  我一愣,她知道是恶鬼开的车?

  我就问她,“婶儿,你听谁说是鬼开的车?”

  “不是鬼,谁人往人身上开车?”

  我这才听出来她这是诅咒撞人的司机,不是专指。

  我又想到她儿子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她这通骂也含有咒骂撞她儿子的肇事司机。

  这真是些恶鬼,造成了多少人的伤痛,给多少家庭带来了无法愈合的伤疤?!正在这时,就听谍妫燕在外屋叫我,“干红,你过来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