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键盘皇 > 第八百九十七章士别三日
  “那大概是五年前吧,从那时候起,杜人活就有事没事开始往我这里跑,起初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有次我故意约定杜人活封住修为比拼酒量,他醉了,说了不少醉话,从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常常往我这里跑是那个女人的意思。”

  沈飞柏奇道:“如果那女人真的是那样的人,以她的修为,完全可以抓住你的亲人要挟你啊!”

  “呵呵,如果在外面,当然有可能,但在我这府上,她是不可能的,就算她派遣高手前来,也不可能做到,老朽虽然不敢说厉害,但一般大圣想要在我手下抓走人,那就是玩笑了。”简自居眼中自然而然的现出傲然之色。

  “而她自己更不可能,之前我说了,我要杀她轻而易举!再者,我的亲人就只有小郎这一个儿子…说起来,我也不知道是该感谢姬先生呢还是…觉得担忧呢。”

  “什么意思?”暮雪话音一冷,沉声问道。

  简自居忙道:“先生勿怪,其实小儿这些年没有被抓住,反倒要感谢他这个病,也就是…先生说的火毒,他从十年前开始,脾气就变得莫名其妙,易发怒,一旦发怒,整个人都会有点失心疯,你也知道和下城这个地方,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人无声无息的干掉,小儿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自愿呆在家里养花逗鸟,弹琴画画陶冶情操,稳定心性。”

  唐梓瑞笑道:“你是说,如今他的病好了,就会出去,如此一来,恐怕会正中那女人的下怀?”

  简自居叹道:“是啊,我这儿子,资质平平,修炼也不用功,如今区区地圣初期的修为,出去只有被抓的份。”

  “可是…杜人活三天两头跑你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逼你交出毒功的破解之法?可他也犯不着这样做啊!”

  “因为他知道他也奈何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他,所以他只能烦我,而我又是出了名的急性子,被他烦的狠了,肯定会失去理智的。”

  “啊?”众人愕然,“这也太扯了吧?想要从你手中得到毒功的破解之法,完全可以用其他更加简单便捷的办法啊,比如说贿赂你,比方说和你交换,再不济,利用城主之便,随便给你加个罪名然后让你不得不离开家,再然后抓住你儿子啊!”

  “他不敢!”简自居傲然一笑,“杜人活被那女人蛊惑,早就不再是当年的杜人活了,和下城早就对他失望透顶,他虽是城主,但真正的权利,还不及我这个副城主,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无赖的办法。”

  姬云等人哭笑不得,这可真是有史以来,甚至是无数位面最温柔的一种要挟方式了。

  当然他们相信,简自居肯定还有更加强大的底蕴,否则想要抓走他儿子,太简单了,甚至就算是简自居离开家,简小郎也不会有事,比如昨天,简小郎自己上街,却依旧安然无恙的回家了,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姬云怀疑简小郎身边肯定有大量高手守护。

  “敢问…那个女人……是不是叫…莫菲?”云倾城忽然问道。

  “呵呵,看来你们知道的不少,她的名字的确叫莫菲!”

  “这…”所有人不禁一怔,纷纷看向姬云。

  “你怎么不去杀了她?”姬云笑问。

  简自居叹道:“我一时心血来潮,苦心孤诣教导了一个徒弟,怎么可能没一点私心呢?我是不舍啊…再者那女人也跟我儿一样,从来都是深居简出,极少外出,我也没机会,若真要杀她,就得杀进城主府,可那样一来,事情可就闹大了。”

  姬云点点头,他早就猜到那个女人就是莫菲了。

  “而且,最大的麻烦,是她的体质!”简自居正色道,“她是先天毒体,如果我不能一击击杀她,一旦她强烈反噬的话,这和下城一大半的人都会被她所害,先天毒体的强大可不是说的,一个人毁灭一个城池都有可能!走吧,回去了!”

  众人一路回到副城主府,简自居安排众人住下来之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原来她吃了一颗圣心丹,怪不得资质提升了。”云倾城叹道,“这也许是她的造化吧!”

  “其实最主要的是她跟着和下城的大军参加了很多次大战,而和下城从未有过败绩,每一次胜利,她的修为就能提升一个层次,多次下来,那自然是嗖嗖嗖的往上窜了。”

  姬云颔首道:“无论如何,她必须死,如果一个大圣的威胁很大的话,那么一个先天毒体的大圣,那就是灾难,她的成长超出了我的想象,现在…如果能从简自居手上搞到毒功的破解之法,那就方便多了。”

  云倾城心中一凛,传音问道:“难道你也没有把握一击击杀她?”

  姬云刚才的话不难看出,想要击杀莫菲,必须要从毒功这一点入手,这也就证明姬云没有把握,否则根本不需要什么毒功化解之法。

  姬云摇摇头:“很难说,毕竟我没有真正和她接触过,所以在此之前,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得到毒功的化解之法。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就不知道简自居会不会答应。”

  “他肯定赞同你的主意,但却绝对不会答应你的条件!因为他会认为你是对方派来的奸细!”赖文波摇摇头道。

  姬云诧异道:“你猜到了我的主意?”

  赖文波笑道:“师父,我好歹也是混过江湖的人,什么顶包改头换面的事情见的多了。”

  姬云哈哈笑道:“看来还真被你猜中了,我去找简自居谈谈吧!”

  姬云一走,其他人立刻看向赖文波,询问道:“师父的主意是什么?”

  赖文波摇摇头:“还是等师父的消息吧,有些东西说出来就不灵了!”

  “你刚才提到了改头换面…而改头换面对于师父来说轻松写意,除非…难道…”

  他猛地看向赖文波,喜道:“这个办法不错啊,可你说的也是,他也许反而会认定师父就是奸细呢?”

  其他人大奇:“你们两个在说什么?二师兄,你也猜到了?快说说看!”

  ……

  到了晚上的时候,姬云回来了,一看他的神情,赖文波和杨鹿鸣对视一眼,满眼诧异。

  师父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成功了?

  果然,就见姬云双手虚压,笑道:“都给我好好修炼,我去一趟城主府!”

  “那大概是五年前吧,从那时候起,杜人活就有事没事开始往我这里跑,起初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有次我故意约定杜人活封住修为比拼酒量,他醉了,说了不少醉话,从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常常往我这里跑是那个女人的意思。”

  沈飞柏奇道:“如果那女人真的是那样的人,以她的修为,完全可以抓住你的亲人要挟你啊!”

  “呵呵,如果在外面,当然有可能,但在我这府上,她是不可能的,就算她派遣高手前来,也不可能做到,老朽虽然不敢说厉害,但一般大圣想要在我手下抓走人,那就是玩笑了。”简自居眼中自然而然的现出傲然之色。

  “而她自己更不可能,之前我说了,我要杀她轻而易举!再者,我的亲人就只有小郎这一个儿子…说起来,我也不知道是该感谢姬先生呢还是…觉得担忧呢。”

  “什么意思?”暮雪话音一冷,沉声问道。

  简自居忙道:“先生勿怪,其实小儿这些年没有被抓住,反倒要感谢他这个病,也就是…先生说的火毒,他从十年前开始,脾气就变得莫名其妙,易发怒,一旦发怒,整个人都会有点失心疯,你也知道和下城这个地方,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人无声无息的干掉,小儿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自愿呆在家里养花逗鸟,弹琴画画陶冶情操,稳定心性。”

  唐梓瑞笑道:“你是说,如今他的病好了,就会出去,如此一来,恐怕会正中那女人的下怀?”

  简自居叹道:“是啊,我这儿子,资质平平,修炼也不用功,如今区区地圣初期的修为,出去只有被抓的份。”

  “可是…杜人活三天两头跑你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逼你交出毒功的破解之法?可他也犯不着这样做啊!”

  “因为他知道他也奈何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他,所以他只能烦我,而我又是出了名的急性子,被他烦的狠了,肯定会失去理智的。”

  “啊?”众人愕然,“这也太扯了吧?想要从你手中得到毒功的破解之法,完全可以用其他更加简单便捷的办法啊,比如说贿赂你,比方说和你交换,再不济,利用城主之便,随便给你加个罪名然后让你不得不离开家,再然后抓住你儿子啊!”

  “他不敢!”简自居傲然一笑,“杜人活被那女人蛊惑,早就不再是当年的杜人活了,和下城早就对他失望透顶,他虽是城主,但真正的权利,还不及我这个副城主,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无赖的办法。”

  姬云等人哭笑不得,这可真是有史以来,甚至是无数位面最温柔的一种要挟方式了。

  当然他们相信,简自居肯定还有更加强大的底蕴,否则想要抓走他儿子,太简单了,甚至就算是简自居离开家,简小郎也不会有事,比如昨天,简小郎自己上街,却依旧安然无恙的回家了,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姬云怀疑简小郎身边肯定有大量高手守护。

  “敢问…那个女人……是不是叫…莫菲?”云倾城忽然问道。

  “呵呵,看来你们知道的不少,她的名字的确叫莫菲!”

  “这…”所有人不禁一怔,纷纷看向姬云。

  “你怎么不去杀了她?”姬云笑问。

  简自居叹道:“我一时心血来潮,苦心孤诣教导了一个徒弟,怎么可能没一点私心呢?我是不舍啊…再者那女人也跟我儿一样,从来都是深居简出,极少外出,我也没机会,若真要杀她,就得杀进城主府,可那样一来,事情可就闹大了。”

  姬云点点头,他早就猜到那个女人就是莫菲了。

  “而且,最大的麻烦,是她的体质!”简自居正色道,“她是先天毒体,如果我不能一击击杀她,一旦她强烈反噬的话,这和下城一大半的人都会被她所害,先天毒体的强大可不是说的,一个人毁灭一个城池都有可能!走吧,回去了!”

  众人一路回到副城主府,简自居安排众人住下来之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原来她吃了一颗圣心丹,怪不得资质提升了。”云倾城叹道,“这也许是她的造化吧!”

  “其实最主要的是她跟着和下城的大军参加了很多次大战,而和下城从未有过败绩,每一次胜利,她的修为就能提升一个层次,多次下来,那自然是嗖嗖嗖的往上窜了。”

  姬云颔首道:“无论如何,她必须死,如果一个大圣的威胁很大的话,那么一个先天毒体的大圣,那就是灾难,她的成长超出了我的想象,现在…如果能从简自居手上搞到毒功的破解之法,那就方便多了。”

  云倾城心中一凛,传音问道:“难道你也没有把握一击击杀她?”

  姬云刚才的话不难看出,想要击杀莫菲,必须要从毒功这一点入手,这也就证明姬云没有把握,否则根本不需要什么毒功化解之法。

  姬云摇摇头:“很难说,毕竟我没有真正和她接触过,所以在此之前,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得到毒功的化解之法。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就不知道简自居会不会答应。”

  “他肯定赞同你的主意,但却绝对不会答应你的条件!因为他会认为你是对方派来的奸细!”赖文波摇摇头道。

  姬云诧异道:“你猜到了我的主意?”

  赖文波笑道:“师父,我好歹也是混过江湖的人,什么顶包改头换面的事情见的多了。”

  姬云哈哈笑道:“看来还真被你猜中了,我去找简自居谈谈吧!”

  姬云一走,其他人立刻看向赖文波,询问道:“师父的主意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