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寇 > 第二百零九章偷心贼
  第二百零九章偷心贼

  就在此时,空间忽然轻轻一波动,一个身量高挑健美,长发飘逸,眼如星海般深邃的青年出现在几人面前。

  小猪猪一看,自己的情敌来了,就有点不大得劲。本来是敌对的关系,现在自己却莫名其妙地成了屠哲的亲友团成员,这个事情说起来就多少有点滑稽。所以猪猪就没有开口,只是眼睛飘呀飘的,没有一个焦点。

  屠哲咋来得这么及时呢?

  原来杀猪的一直就用神识笼罩着整个郁单越大陆,特别是四大家族的动静更是严密地监视着。

  以杀猪的目前的神识强大程度,也许没有郁单越大陆最先进的雷达或者赫伯天文望远镜看得那么远,但是只要在他的神识范围之内,从影像来说那是纤毫毕露,没他看不见的东西;从声音来说,只要他愿意听,就算是你在六亿公里外放个屁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任何车家搞出来的防御和屏蔽措施对他都没有任何用处。

  所以杀猪的把斗哥他们和车王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听着听着杀猪的就坐不住了。

  麻痹的啥玩意儿?

  这郁单越不简单啊,还有这样逆天的武器?

  不行,哥儿们在没有绝对地成长起来之前,得有几件大杀器是不?别看这件东西也许几百年都用不上,那真要到了用得上的时候,或许就是救命的稻草了。

  杀猪的这个心思一起,贪心就有点按捺不住,安顿小苏妹纸和狗狗继续在高天上的覆障大阵里待着别动,自己一个纵地金光瞬间就到了车王的飞行器里。

  要说这亲友团里,猪猪算是老相识了,但是猪猪现在不是眼神飘着呢嘛,屠哲的脸皮也厚,直接就给斗哥行了个礼,说多谢斗哥挂念关怀,不胜感念之至云云。起码从外形和态度上,就赢得了斗哥的好感。

  但是同样的一手用到燕燕身上就似乎不大管用。虽然也是姐姐长短的叫的亲热真挚,但是还是被燕燕围着前前后后转了几圈,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一边转还一边评价,身体单薄了点是吧?脸色太白了点是吧?头发太长有点娘了是吧?这文采武功的还看不出来,这就把俺家七妹纸滴小心脏给偷走了?

  屠哲听得一头黑线,但是笑模样还得装着,不然燕燕这脾气,一会指不定就喊打喊杀起来了,这个可真是招惹不起。

  于是杀猪的很谦虚很羞涩很腼腆很甜腻腻地叫着燕姐姐您说的可对着捏,小苏和偶吧,好有一比,整一朵天花插在猪粪上了呵呵。

  这句话一出来,可把猪猪给得罪了,直着脖子就嚷嚷上了,说啥捏说啥捏?谁谁谁猪粪?你才猪粪,你全家猪粪哼哼哼!

  一句话把所有人逗得前仰后合,笑得肚子都疼了,尤其是燕燕,捂着肚子一屁股就委在地上,一边揉着一边上不来气还一边说哎呦偶地妈呀,这可笑死偶鸟,这天上人间的,有这白的猪粪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唯有车王郁闷得笑不出来,笑什么呀?就你们这笑点这么低,还天人?麻痹的屠哲这小子现在突然出现,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算了豁出去了,要死要活给个痛快吧!

  小猪就觉得吧,屠哲这小子简直就是故意找茬气他呢。

  这啥叫个天花插在猪粪上?这不是明摆着说俺配不上小苏妹纸呢吗?

  邪恶!卑鄙!无耻!这就是说你呢小白脸。

  不过小猪的这股怨念,还真是冤枉了杀猪的。

  他也就是觉得和斗哥不熟悉,觉得燕燕脾气也那个啥点,就想制造个笑点,大家一乐,再聊起来不就河蟹多了?但是他就疏忽了那边还站着一头猪妖呢。

  这就成了当着秃子说亮,指着和尚骂秃驴了。等他省过这个味儿来,看到猪猪眼里不加掩饰的悲愤和敌视,就觉得自己这个疏忽充分表现出了一个人得瑟时,总是有意无意做出一些低智商的事情,也再次证明了,不管任何时候,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不然你真的不知道啥时候就把人或者猪给得罪了。

  于是,杀猪的对猪猪拱手,面带惭色真挚地道:“兄弟,真不是故意的,原谅哈,要不您抽偶俩嘴巴子?”

  猪猪点点头说:“偶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滴,你是......刻意滴......”

  啧!这就没办法说个清楚,越描只会越黑。

  屠哲苦笑着摇头,只好闭上嘴巴,看着车王,就准备言归正传,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正事上来。

  但是,有的人觉得所谓的正事未必就只有和车王谈判这一件事,他姑奶奶的,笑归笑,乐归乐,但是你还没咋地就劈腿这事老娘会放过你?

  要不有人说,女人就搞不清什么事重要,什么事不重要呢。其实说句公道话,那只是你不了解女人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男人以为他们大事为先,处处显示自己个对于这个世界的重要性。所以当女人纠缠于一些他们认为不是很重要,不必浪费太多时间,起码稍稍可以靠后再说的事情时,男人往往觉得这个女人不知轻重甚至不可理喻。

  其实我说这男人应该叫做锤子。

  这些男人恰恰从来不去想,女人为什么要纠缠这些他们认为小小不然的事情。

  那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仔细地分析和了解过女人。

  男人觉得重要的事情,未必就是女人觉得重要的事情。男人以事业为生命,女人以爱情为生命。男人失去了事业还可以重头再来,女人失去了爱情那就会痛不欲生。

  一句话,男人失去了事业只是失去了外在的一些东西,而女人失去了爱情则等于破碎了心灵。

  所以你说,女人不应该计较有关男人劈腿的事情吗?哪怕你现在要和老驴讨论的是关于三界第一大杀器的重大问题?

  所以燕燕姑娘觉得既然见到了偷走老七小心灵的家伙,这个劈腿——嗯,起码貌似劈腿——的事情就不能不和他掰扯掰扯。

  于是燕燕收起了大笑,换了一副审视和冷酷的颜色,依旧叉着腰(不管是凡人还是天人,这些女人难道全体认为叉腰是女人表达自己很彪悍的经典动作?)冷笑一声:

  “偶说偷心贼,据说你和某个三界第一美女有点不清不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