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之吕布再世 > 第一千零三五章 手段
  吕布围城之后,将驻营向前方推进两里,重新安营扎寨。

  “主公,昨夜似是有人出城,往东而去。”负责东城门巡夜的管亥来向吕布禀报。

  就在昨夜凌晨之后,城中守军有人趁着吕军将士倦怠,灯火黯淡之际,从城墙翻下,偷溜出去。

  至于这个消息的真假,管亥也不敢给出百分之百的确定。

  “东武阳被困,料想贼人是去徐州搬救兵去了。”

  黄忠接过话题,捋了一把胡须。

  吕布暗自点头,肯定了黄忠想法:“汉升猜测,不无道理。”

  眼下局势,洛阳、关中、汉中、并凉、幽州等地俱已稳定下来,冀州乱成一团,不过有麴义和司马懿的南北夹击,袁家三子难成气候。

  荆州的刘表也被孙策的江东军团打得仅剩下襄阳一地,仍在负隅顽抗。

  刘辩若是去请救兵,估计也就只剩下徐州的刘备。

  曹操不过万人,应该不会冒此大险。

  吕布心里头算得明明白白。

  刘备要是还敢再来,那倒是最好,也省了他去徐州剿灭的功夫。

  “护城河水还深几许?”吕布询问。

  “回禀主公,这些时日,尽管叛军再三克制节约,但河水也已去七八,不足两尺。相信最多再撑上半月功夫,他们就该彻底的将河水舀干。”

  宋宪抱拳禀报。

  “很好。”

  吕布点了点头,然后又问:“文远、公明,他们几时能到?”

  杨修脑中搜索一番,躬身答道:“应该快了,张辽将军已至公丘,从淮南而来的徐晃将军,也抵达阴平,估计最多半月,便能抵达东武阳,与主公大军汇合。”

  “很好。”

  吕布轻道一声,然后吩咐下去:“这些时日,汝等也别闲着,能用的手段都给叛军安排上,也好教他们瞧瞧咱们手段。”

  “领命!”

  众将抱拳,呼吼得铿锵十足。

  次日一早,华雄带人来到城下,只见他骑坐在一匹黑色的高大骏马背上,将手中大刀往地上一跺,然后撸起袖子,就和泼妇骂街似的朝城关上一阵破口大骂:“城楼上狗娘养的龟孙儿,你家华雄爷爷在此。倘若是个带把的玩意儿,就滚下城来,与你华雄爷爷一战!”

  “龟孙儿!”

  “龟孙儿!”

  身后的士卒跟着一阵哄笑。

  城下的羞辱谩骂声不断传来,城楼上的守军将士如何能忍,大家都是吃军粮的人,谁还不是个热血儿郎?

  “将军,敌军简直欺人太甚!”

  “就是!要不然,咱们开城门去跟他们拼了吧!大不了老子跟他们一换一,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没错,这样守着跟个缩头乌龟似的,实在太憋屈了!”

  徐广周遭的士卒个个义愤填膺,双目怒火高涨,恨不得立马就冲下城关,将那些满口粗鲁话的汉子,给一刀砍死。

  要是双方实力持平,徐广还真就带人冲了,可眼下傻子都看得出,吕布军完全碾压己方。

  徐广作为大将,自然不能仅凭脑袋一热,就去跟城下吕军斗个你死我活,他心中默念诸遍:冷静冷静再冷静,克制克制再克制。

  待到心境稳定下来之后,徐广告诫周遭守军将士:“汝等勿要中了敌军激将之法,他们如此大骂,不过就是想引诱我军开城,继而好杀进城来。你们血气方刚,本将军知道,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不怕死。”

  “咱们占据地利,只要不开城门,敌军想攻入城中,也没那么容易。至于这些辱骂声,咱们只当他是犬吠,不必理他。”

  说完,徐广探头望向城下,冲那撒泼的华雄骂道:“华雄,你尽管叫吧,城门我是不会给你开的,有本事,你就自个儿飞上吧!”

  “嘿,你这龟孙儿,真是缩头王八伏地鳖,今后别叫老子逮到你!”

  华雄恨声骂了起来,他本想激怒徐广,继而使他出城迎战,没想到这老小子这么沉得住气。

  “将军,那咱还骂吗?”旁边的士卒小心翼翼询问起来。

  “骂,怎么不骂!从今儿个起,早中晚每天都来骂他半个时辰,我就不信他们窝得住火!”

  华雄黑沉起一张脸,勒马调头,同带来的士卒吩咐:“你们接着骂,本将军先去喝口水。”

  城内,原本热闹的街道上,如今只剩下搬运物资的百姓壮丁。

  妇人们带着孩子在家,透过窗户,依稀可见她们那一双双眼珠子里,透出的可怜与害怕,仿佛成了惊弓之鸟。

  御史大夫荀张下榜文,言吕布向井中投毒,想借此毒死城里的百信与将士,实行灭城计划。

  之前百姓们的腹痛头胀,便是最好证明。

  而在这个关键时候,天子刘辩仁德,不惜以护城河水,来救济城中百姓。

  百姓们获悉之后,自然是感激无比,从而仇视吕布,加上荀言语上的煽动,使得百姓们主动积极的帮助起刘辩军运送物资守城,誓与城外吕军斗争到底。

  “你们听说了吗?城外敌军好像快要攻城了。”

  城中的一角,几名妇人正在闲叨。

  眼下男人们都去搬运物资,守城去了,她们这些结了婚的妇人,倒是整日在家闲着。

  “李三家的,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一名水桶腰的妇人好奇起来。

  “何二婶儿,你忘了我家那憨货是做什么的了?”

  李三家的叉着腰,长有一块大黑斑的脸上,表情很是得意。

  妇人们这才想起,这个女人的汉子是在敌军卧底,若是从他家男人那里传回的消息,想来是十拿九稳。

  “到时候敌军攻破了城池,咱们是不是都得死啊?”一名相貌稍好的妇人脸上写满担忧。

  “死什么死!我可不怕。”

  李三家的得意洋洋,随后从袖中掏出一物,在其它几名妇人面前显摆的比了比,“你们瞧,这是什么?”

  妇人们定睛一看,继而不屑起来:“切,我当是什么稀罕物件,一块红巾罢了。”

  “你们可莫要小瞧,听我家那憨货说,敌军攻城的时候,只要用这红巾挂在屋外大门,可保性命无忧。”李三家的说得格外笃定。

  “切,我才不信。”

  何二婶儿对此嗤之以鼻,心中却是和其它妇人一般,暗自记下。富品中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