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七十三章 惊世骇俗
  大殿上寂静无声,仿佛连这么多人的呼吸声也一块停止了下来。CO

  如果说,刚刚越千秋说的北燕皇帝遇刺,在传开之后已经让人震惊了一把,那如今皇帝宣布的这几个消息,就足以把很多人的下巴都给震掉了。

  很多人都已经熟悉了金陵城里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往北燕秋狩司的身上推,反正回头胡乱宰掉两个谍者就行了。可现在,皇帝竟然说,那个一度潜入大吴多年,在北燕亦是威名赫赫的副使楼英长,在金陵的众多布置几乎都毁于一旦,而且自己也死了?谁这么厉害?

  直到这时候,皇帝方才看了一眼越老太爷身边规规矩矩站着的越千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分。

  “北燕势大,侵扰边境,掳杀边民,更有秋狩司楼英长潜入我大吴,暗中指使谍者,暗杀、收买、散谣、中伤……种种手段扰乱我朝局,一直是我大吴心腹大患。此次楼英长明里劫法场,暗中却潜入嘉王府别院图谋不轨,只可惜终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被抓住了行踪。”

  此时此刻,就连越千秋也不禁暗自腹诽。皇上,您是不是被我和小胖子这说故事时不断的卖关子给带坏了,在朝堂上竟然也来这么一出,您知不知道下头人等得多着急啊!

  然而下一刻,他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只因提前都知道的优越感就全都没了,因为皇帝突然站起身来,掷地有声地说出了几句让他简直大惊失色的话。

  “楼英长收买宵小,在金陵城中到处打地洞,甚至直接打到了嘉王府别院的地下,趁着四郎去见崇明的时候暴起发难,想要断送我大吴两位血嗣。若非周霁月眼疾手快护了他们两个,千秋又兔起鹘落一举斩杀楼英长,只怕今日朕也不可能这样气定神闲站在此处!”

  皇上您胡说什么,楼英长不是我杀的!我要有那本事就直接上天了!

  越千秋简直想大声嚷嚷表明自己怎敢和陈五两严诩抢功——而且就连那两位,也只是逼得楼英长走投无路,于是最终自尽了之而已!再说了,他还想让武英馆的小伙伴们继续传谣,让事情继续发酵下去,以为皇帝会继续捂着楼英长之死,顺带清理一下朝中某些蛀虫的。

  可谁知道皇帝老儿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还不得不死绷着一张脸,没敢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因为他已经体悟到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皇帝金口玉言说这是他的功劳,他敢不认?

  果然,在皇帝这话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越老太爷微微欠了欠身,满脸谦逊地说:“皇上也太夸奖这些小儿辈了。尤其是千秋,他往日闯祸那么多,若非皇上包容,哪有今天。那天他出手本来就是应当做的。倒是霁月身为女子却如此勇往直前,应该好好褒奖。”

  见爷爷顺着皇帝的话给自己定下了基调,哪怕越千秋很不想贪天之功,可还是不得不乖乖低下头,讷讷说道:“皇上,昨日在那般惊险的情形之下,臣一人之力微不足道,既有周宗主奋不顾身牵制楼英长,也有严将军和陈公公竭力赶到,再说,也多亏了英王殿下和嘉王世子确保后路无忧……”

  小胖子从前那是脸皮极厚的人,可此时听到越千秋在那违心地想给他脸上也贴点金,他却觉得从脸上到各处全都火烧火燎,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而更让他火冒三丈的是,一旁那病恹恹的李崇明竟然比他反应快。

  “九公子不用替我说好话,都是我治府无方,下头竟然出了勾结秋狩司的败类,甚至连被人把地洞打到了床底下都不得而知。若不是九公子反应快毁掉了那张床,又在我绝望之际和四叔一块救了我性命,我只怕这时候就含冤九泉了……”

  虽说李崇明也替自己说了好话,但小胖子这会儿根本就不屑于占这点便宜。他想都不想就打断了李崇明的话,一张脸板得都快僵了。

  “父皇,儿臣读书还马马虎虎,武艺却不怎么样,那时候千秋抡着桌面出去挡箭了,儿臣就是提着两条桌腿防身,又分了两条桌腿给崇明而已,哪能确保什么后路,顶多就是提醒了崇明注意提防后边有人从地洞里钻出来!总而言之,勇猛杀敌的那是周宗主和千秋,我和崇明叔侄俩没什么功劳!”

  如此谦逊的英王,朝中文武无不觉得异常纳罕。尤其是那些和他接触不多,只道听途说过这位当今皇帝独子恶名的人,更是有一种闻名不如见面的感觉。然而,那些往日还相对比较熟悉英王李易铭的人,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这从前两个没事就针锋相对的死对头,今天却彼此谦让,彼此吹捧?果然,从前那副犹如水火不容的假象只是骗人的而已!

  而皇帝却是不知不觉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微微点头,随即斜睨了一眼越千秋道:“千秋,少年人谦虚一些虽说不坏,但过分谦逊就不叫虚怀若谷,而是虚伪了。朕说你有功,四郎和崇明也都说你有功,那你就是有功!更何况,此前你从北燕建功平安归来,朕还未赏过。”

  如今似裴旭这样和越家苦大仇深的已经倒台,其余党羽又或者别的反对者,有的因为之前被流言蜚语吓得或真或假告病封门,有的在昨夜的清洗行动中被连根拔起,也有的觑着苗头不对噤若寒蝉……

  总而言之,此时此刻没有人质疑楼英长是否真的死了,是否真的是被越千秋杀了这种问题。除非皇帝打算信口开河,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否则,楼英长就是真的死了!

  面对下头无人反驳的局面,皇帝就笑吟吟地说:“朕昨夜已经和政事堂三位宰相商议过,今日封你为兰陵县开国公,食邑一千五百户,实封八百户。”

  刚刚寂静的朝堂瞬间炸开了锅。大吴的爵位没有前朝那么值钱,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止于己身,不世袭,也就是说子孙根本享受不到这爵位的好处,而且大多数人封爵都只是虚封,就算其中有实封,这八百户每个月也就两万文收入,折合二十贯钱,大概还不够叫个戏班子。

  然而,这个侯爵的价值不是按照俸禄来算的,因为,它价值从二品!而且,皇帝跳过了侯、伯、子、男四档,直接就给了越千秋一个开国县公,这已经很大手笔了!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谁还说越千秋不是皇帝的嫡亲外孙,那才是眼瞎心也瞎了!

  不等有人提出反对,皇帝就一锤定音地说:“你前次去北燕,建下的便等同于军功,此次斩杀楼英长,同样等同于顶尖的军功,不下于为我大吴夺下北燕一座重镇!所以,朕不觉得赏格太重,只觉得还轻了。”

  越千秋已经完全懵了。对于一桩不是自己的功劳,还得硬着头皮认下来,这已经考验了他做人的底线,现如今还要再因此而接受一个显然是挺高的爵位,他哪来这么厚脸皮?更何况,他记得皇帝昨天问他要什么赏赐的时候,他直接把皮球踢给了小胖子。

  小胖子也已经豪爽地答应,拿出他库内的那些神兵利器,皇帝怎么突然变卦了?

  难不成皇帝是用这样的赏赐想把他在程芊芊那儿答应的事给堵回去?那可不行,虽说程芊芊自由与否无关紧要,可他到底答应了她,再说,谁知道她有没有留着底牌?他是想利用武英馆那单纯却又复杂的环境,想要软硬兼施把那丫头的所有秘密都榨出来的!

  然而,正满心纠结的他却感觉到背后一只手猛地推了上来,心不在焉的他一时猝不及防踉跄上前了一步。知道推他的绝对是越老太爷,不会有别人,他唯有暗自无奈苦笑。

  胳膊拧不过大腿,孙子也拗不过爷爷!他怎么就忘了,之前皇帝已经说过,这不是他一个人乾纲独断的决定,而是和政事堂三位宰相商量过的!

  想到这里,越千秋只能苦着脸说道:“皇上恩赏太重了,楼英长真的不是……”

  然而,越千秋最后一点推辞的努力,还是被皇帝给打了回去:“你师父和陈五两亲自作证,说是你和霁月浴血拼命杀的楼英长,这么大的功劳,你想都推给你那青梅竹马?”

  见皇帝竟然连自己杜撰的李太白那青梅竹马都搬出来了,越千秋顿时哑然,最终只能小声说道:“君有赐,臣不敢辞,臣拜谢皇上厚赐,今后定当肝脑涂地,精忠报国。”

  每一个人都能看出越千秋刚刚的猝不及防,都能看出他此时说这番话的勉强。因此,不少打量的目光就朝越老太爷飞了过去,可结果却令他们失望了。因为那个脸皮比牛皮还厚的老爷子根本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此时他们除却看出他的老怀大慰,一点都没看出别的。

  而萧敬先则是自始至终都盯着越千秋,因此将人那一系列情绪变化尽收眼底。他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直到皇帝又嘉奖勉励了越千秋几句,最终示意其回归原处,他见这位天子的目光又朝自己落了下来,这才不慌不忙出了列,将那个刚刚借越千秋之口流传的消息再次复述了一遍。

  “皇上,臣得到之前在北燕留下的内线急报,北燕皇帝遇刺……”

  和越千秋刚刚谈及此事时的语焉不详相比,此刻萧敬先的叙述自然要详尽许多,大致的起因、经过、发展、结果,他都一一道来。只不过,他的叙述平稳而客观,并没有加入那些宛若亲见的演绎,即便如此,仍然有很多人只觉得心惊肉跳,大为震撼。

  北燕那位皇帝一贯用各种铁血手段镇压异己,这一次竟然会自己遭难?

  然而,更加让每一个人都目瞪口呆的进展还在后面……

  因为萧敬先在说完了自己所知道的北燕那场宫变之后,就对皇帝深深一揖道:“皇上,燕吴两国虽说南北对峙多年,但北燕皇帝毕竟曾是臣的姐夫,如今被乱臣贼子行刺,危在旦夕。臣请皇上看在两国毗邻,素来使节相交的份上,吊民伐罪,以惩不臣。”

  这也可以?

  越千秋已经觉得今天自己的底限一次次被突破,这会儿简直想用尺子丈量一下,萧敬先的脸皮有多厚。你丢下部属离开北燕的时候,在某座城头和北燕皇帝划清界限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人是你的姐夫?那会儿说得那般大义凛然,现如今竟然要求大吴出兵吊民伐罪?

  接下来你是不是说要直接当带路党?

  越千秋正这么想,下一刻,萧敬先说出的话,就进一步刷新了他的底线。

  “北燕皇帝虽说被无数人骂过刚愎残暴,但实则却是谋定而后动的性子。臣作为他的妹夫,他从前最信赖的人之一,此前却叛国南投,北燕之人只以为臣是失心疯了,又或者是我行我素以至于失宠,这才不顾一切南下投吴,而吴国上下,也许亦是认为臣孤身南来,手无寸兵,厚颜无耻。臣一直没有自辩,如今却可以说出实情了。”

  扫视了一眼满殿瞠目结舌的大臣们,萧敬先这才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卷轴,恭恭敬敬捧在手中,朗声说道:“臣手中有一道北燕皇帝托付的圣旨。北燕皇帝正是因为国内有人不臣,这才让臣远投大吴。若一朝有变,则立时返回接手南疆十城兵权,率兵勤王。

  只不过,那场宫变来得突然,臣恐怕北疆某些将领并不会听臣的,所以,请皇上令大吴北疆诸将助臣一臂之力,铲除北燕逆贼。”

  嗯,北燕的南疆,也就是大吴的北疆,地理位置倒也没错,可这事情简直太离谱了!

  越千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卷轴,心里疯狂吐槽。

  之前和萧敬先一同跑出来的时候,他被逼无奈和萧敬先一同男扮女装,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带着的那些行李中根本就没有萧敬先手中那种东西。再说了,北燕皇帝在城下和萧敬先的对峙,或者说对话里,那是彗星撞火星,根本就不存在托付密诏之类的可能性。

  萧敬先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然而,越千秋的腹诽没能让萧敬先眨一下眼睛。这位北燕晋王眼看着陈五两下来从自己的手中接过卷轴,他就直起身来,无视四周围所有或惊诧或愤怒或耻笑的目光,泰然自若地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袖子。当发现一旁的小胖子也死死盯着他时,他才侧头对人笑了笑。

  小胖子真不知道自己该回一个什么表情,整张脸都是僵的,好不容易才扯动了一下嘴角。很快,他就发现对面同样满脸纠结的越千秋,这下顿时觉得平衡了。就连越千秋都没料到眼下的状况,他担心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总得里里外外商量好些天的。

  可是,他很快就明白了一件事——大多数时候,朝中做决定那是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但也有一种特例……那就是某些时候,朝中的决定会来得雷厉风行到让人惊骇欲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