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门圈 > 第八十一章失心井水
  袁圈一听,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道这个‘失心水’为何物,为何取名失心二字,莫非让人失了心智不成?这时,颜曦已被三人带至木屋前院。袁圈一时六神无主,只觉得自己胸前膻中穴内真气澎湃,突然醒悟,这凌空点穴虽然厉害,但终归也是点穴功夫,只要自己用内力将其冲开便好。想到这,袁圈当即运息经脉,试图将胸前受制穴位冲开。不消片刻,便觉一股暖流缓缓流经周身,接着手指已可轻轻弹动。再遥看木屋那边,只见那老妇庄子将颜曦放下,然后转身到了一口井边,俯身舀了瓢水,便朝颜曦走去。

  袁圈大骇,心道莫非这井里便是所谓的‘‘失心水’’?颜曦妹子喝下去会如何?会失去心智?还是会嫁给那个光着膀的傻大汉?袁圈心急如焚,这时,不知不觉身上麻穴已解了开,不禁大喜,当即朝那木屋奔去。可惜为时已晚,只见颜曦在那庄子的逼迫下呛了一口水,随即双眼一合,晕了过去。此时袁圈也已赶到,伸手将颜曦扶住,当即为她解穴,连声唤道:“曦儿,你醒醒,曦儿......”

  孔子见袁圈自行解开了穴道,也颇惊讶,道:“好小子,有两下子!”

  袁圈喝道:“你们给她喝了什么,她怎么会这样。”

  孔子道:“你不用担心,她很快就会醒的。”说罢,颜曦果然柳眉微蹙,缓缓转醒,袁圈大喜,道:“曦儿,你终于醒啦!”袁圈言之急切,好似颜曦昏睡了很久一般。

  颜曦美目流转,环顾了下四周,恍如隔世,对袁圈道:“你是谁,这又是哪儿?”

  袁圈一凛,道:“曦儿,我是你袁大哥呀,怎么,你不记得啦?”

  “袁大哥?我叫......曦儿?”颜曦反问道,一脸的茫然。

  袁圈误以为她已记起,忙道:“对对,我叫袁圈,你是颜曦!”

  这时,庄子突然上前,一把将颜曦拉了去,道:“别听他瞎说,他是坏人,你也不叫颜曦。”

  袁圈当即火冒三丈,喝道:“老家伙,你说什么?”

  庄子道:“你看你看,凶巴巴的,不是恶人又会是啥!”说着更是将颜曦拉至近身,颜曦似乎也有所畏惧,急忙退后了数步。

  “你!”袁圈见这妇人颠倒黑白,怒不可遏,正欲出手夺回颜曦,不料那孔子又是凌空一指,将袁圈给定了住,不得动弹。

  孔子知道袁圈颇具身手,于是先下手为强,伸手一指将他点住,接着飞身而上,又补了几指,顺道将袁圈的哑穴也点了住。然后笑嘻嘻得跑至颜曦身旁,道:“姑娘,你呢不叫那啥颜曦,你是老夫的儿媳妇,名叫......”孔子一时半会竟也想不出一个好听的名儿来,沉思了片刻,竟从腰间掏出一本湛清色的书本来。然后开始翻阅,嘴里嘟囔着:“该取什么名字好呢?”片刻,突然打定主意,道:“有了,就叫这个,女蜗!”

  袁圈一听,顿时豁然开朗,原来这三人选名皆是从书上得来的,怪不得不是孔子就是庄子,不知那傻大汉又叫什么,难不成叫“老子”?这时,庄子连连点头称好,显然对这名字比较中意,道:“姑娘,你的名字呢叫作‘女蜗’,这里便是你的家。???”说着,指了指木屋。

  “女蜗?”颜曦半信半疑,转身看了看背后的木屋。这木屋高不过一丈,除了中间的正房外,两边各有一个耳室。屋门前的纸窗上挂满了各色作物,以及一些腊肉。

  庄子望着颜曦,道:“对对,你就叫‘女蜗’,是我们的儿媳妇!”

  “儿媳妇?”颜曦一脸的惊讶,不禁回头看了看袁圈,道:“不会吧......!”

  袁圈一听,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突然想起师父白赊曾说过的话,若要颜曦光凭外表看上自己,只怕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庄子不禁仰天大笑,道:“我的乖媳妇誒,我的儿子在这儿!”说罢,伸手指了指那光膀汉子,接着道:“你看,是不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才。”

  颜曦一瞧那汉子,顿时整张脸都僵住了,那种嫌弃已经难以言表,索性转了身去,道:“不要,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不要做他的妻子。”

  袁圈一听,心境顿时明朗了许多,心道好在他们的儿子不堪入目,颜曦妹子看他不上,若是换成楚世恒那般模样,只怕真要给骗了去了。不过眼下再怎么解释都是徒劳,先冲开麻穴,夺回颜曦再说,即便她以后真的对过去一无所知,也没关系,感情这东西可以再慢慢培养。想到这,袁圈急忙运行心脉,试图撞开麻穴。

  那光膀汉子此刻也感受到颜曦对自己的不屑,颇为受挫,跑上前道:“姑娘姑娘,你别看我其貌不扬,其实本事可大哩,我单手可举千斤鼎,跑起路来快如风,边上山林里的大虫都跑不过我呢。”

  颜曦哼了一声,转了身去,袁圈暗喜,心道你相貌扬得很,简直让人过目不忘。这时,那庄子也上前道:“是啊姑娘,我儿子可能干了,你看这些腊肉,都是我儿子平日里打猎得来的。”说着,她指了指纸窗上挂着的腊肉。

  颜曦又是哼了一声,一脸冷漠,顾自转身入了木屋。袁圈不禁心道:虽然颜曦妹子已记不得之前的事,但是她的性格却丝毫未变,正如以前初识时那般高傲,冷艳,喜欢摔门而去。

  那光膀汉子一脸的委屈,欲哭无泪,母亲庄子安慰道:“儿子呀,你也别难过,这姑娘家初时都这样,害臊呢,别急,过些时日她就从了。”说罢,转身跟着入了屋。

  那汉子听罢,宽了心,转身看了看袁圈,道:“你怎么还不走?”

  袁圈刚一直在用真气去冲撞麻穴,此刻终于将哑穴冲了开,笑道:“嘿嘿,你们点了我的穴,叫我怎么走。”

  那汉子想想也对,伸手朝袁圈巨阙穴一点,随即解开了穴,道:“好了,你快走吧!”

  袁圈见此人果然心思单纯,三言两语便骗得他来解穴,道:“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那光膀汉子道:“我叫孙子!”

  “孙子?你叫孙子?”袁圈听罢,不禁捧腹大笑,随即明白这名字也取自古人,著有《孙子兵法》的战**事家------兵圣孙武。

  孔子一脸的不悦,这名字自然是他给起的,眼看袁圈用嘲笑来挑战自己威严,当即喝道:“臭小子,你笑什么,我儿子怎么就不能叫孙子?”

  袁圈怕了他的凌空点穴,笑道:“老爷子您误会了,我是在感叹您这名字起的好,既有了儿子又有了孙子,实在是高明至极。”

  父子俩听不出袁圈言语里的戏愚,顿时乐呵呵的,袁圈又道:“前辈,刚你们给我妻子喝的可是那‘失心水’?”

  孔子道:“嗯,正是!不过从这刻起她已不是你的妻子了。”

  袁圈不作理会,又道:“喝下此水难道会就此失忆,忘了之前的所有事?”

  孙子道:“是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水只能管三天,三天后她便恢复记忆了。”

  袁圈听罢,不禁喜出望外,原来三日后颜曦便会恢复,若真如此,自己就此等他个三日也无妨。这时,孔子一脸责备得瞪了下孙子,又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三日后我们再让她喝上一口‘失心水’,直到她愿意留下来做我儿媳妇为止,嘿嘿。”

  袁圈听着,不禁转身看了看院中石几旁的那口井,只见井口无缘,呈不规则状,方圆三尺大小,稍高出地表。走进一看,只见井水清澈见底,深约半丈有余,井底下长了各色水草,除此之外,并无特别之处。袁圈暗自盘算,若按三日喝一口水,也不知要喝到猴年马月才能喝光,若底下有泉眼,只怕颜曦这辈子都记不起自己了。想到这,袁圈决心要毁了这口井才是,这时,忽见前方有两人正急奔来,正是金布焕和罗风二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