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首阳宗师 > 第二十二章蜀山赵青苍
  蜀山剑壁与首阳山的剑经玉壁被称为剑道双壁,全天下的剑客无一不想得见这两块瑰宝,蜀山剑壁倒还好说,历代掌门多是性格大气之人,遇到一些可堪造就的剑道大材,只要同意在蜀山留个名字,成为外门弟子,就有机会见到蜀山剑壁。

  而首阳山的剑经玉壁,从剑祖留字以来,从未有一个外人见过这块玉壁。数十年之前,江南剑道魁首崔师道来首阳山拜山,想谒见玉壁,被嵩阳祖师直接拒绝。崔师道成名超过三个甲子,又出身江南崔氏,哪怕皇帝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薛嵩阳客气话都没有半句便直接拒绝,崔师道哪里受得了这种闲气,当场愤然拔剑。

  于是江南崔氏少了个标榜剑道的大宗师,天下人再也没有打过剑经玉壁的主意。

  李清是这个世界上唯二见过剑经玉壁的人,而嵩阳祖师还想让他去蜀山剑壁看上一看。

  ————————

  一道秋水般的剑光在巴州上方缓缓划过,剑光上一名黑衣道姑正负手踩在剑光之上,剑光飞的并不快,因为下方有个一身青衣的负剑年轻人,正咬牙切齿的在巴州这片大地上行走着。

  巴州地处玄霄王朝最南方,整个巴州被绿色覆盖,到处山峦起伏,号称十万大山。山野之间各种精灵野怪不一而足,种种精灵与人族和谐共处,都在这十万大山之中生存。玄霄王廷虽然名义上是这里的主人,但由于巴州地处山野,别说骑兵就连步兵也很难进驻巴州,所以这片地方大多还是有当地大族把持,当然,还有那座高耸入云的蜀山。

  下首阳山之前,沈青茯就把木剑青鬼还给了李清,并将含光剑索要了回来,原因是蜀山弟子看到含光剑在一个外人手里,把李清活活打死。而嵩阳祖师也将赤玉古剑收了回去,正当李清不解的时候,嵩阳祖师一脸郑重将一柄同样寸许长的铜剑用绳子串了起来挂在了李清胸口。

  李清心中大为感动,他认得出来,这是老师几乎从未离身的放声古剑。

  沈青茯气的差点甩手而去,怒道:“薛简,你既然如此怕我杀了他,还要我带他上蜀山!”

  薛嵩阳赶忙解释道:“倒不是怕师妹如何,只是劣徒随身携带着无定古剑,为兄虽然遮掩了气息,但毕竟瞒不过明眼人,就算蜀山不贪心这柄神器,总是会有外人窥视。而且……”

  说到这里薛嵩阳瞥了一眼怒气冲冲的沈青茯,笑道:“而且如果师妹说动了吕青阳出手,我这赤玉剑初学乍炼,可挡不住他手中荡魔神剑的剑气。”

  沈青茯怒哼一声,转身便下了首阳山。

  到了巴州地界之后,沈青茯就不愿意带着李清踏剑飞行,而是将他丢下了含光剑,让他一个人在巴州行走。从巴州北部走到蜀山少说也要千里之遥,而且中间不知道有多少座大山阻隔,一路上李清被折腾的苦不堪言。

  李清在巴州大地足足走了一个月,一路上见到巴州子民,李清发现一件很有趣事,此地但凡衣衫不是如何破旧的百姓,大多佩剑,也不管剑器优劣,铁剑也好,铜剑也罢,都要随身带上一柄。要知道玄霄王朝规定取中秀才才可以佩剑,虽然在巴州这个规矩并不如何严格,但如果较起真来,这些人大都可以抓进监牢。放眼巴州,就是街上幼童每每也都身带木剑,可见尚武之风浓烈。

  更为奇特的事,巴州南部有些不是如何繁华的城镇,一些山精野怪堂而皇之的走在大街上与当地居民买卖交易,李清亲眼看见一头身高丈许的大黑熊,爪子上拿了几株药草,很是熟练的找了家药铺,换了些银两,找了家酒楼大吃了一顿后扬长而去!

  甚至有些精怪换取银两之后,去赌坊大赌一番,输了之后便骂骂咧咧的走了。

  李清有些好奇,想跟着它们进山看一看究竟。然后脑袋就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李清惊怒回头,只见沈青茯按下剑光,正好整以暇的站在他身后。

  “恶……青茯师叔,为何出手伤人!”

  李清强忍住怒火,总算没有将恶婆娘三个字说出口。

  “你想做什么?跟那些山野精灵一起进山去?那些能口吐人言的精怪,每一个都相当于炼成真气的高手,你敢跟过去,不出三日,就会成为它们的粪便!”

  “我看它们来镇子上也蛮守规矩的,不像是恶人。”

  沈青茯冷笑道:“此地距离我蜀山不过百里,他们要是敢造次,那些后辈正愁没有地方练手,分分钟就把这些精灵行侠仗义了!”

  李清惊道:“师叔,咱们这就到蜀山了?”

  “废话,除了蜀山,谁能镇的住这些妖精。今晚上你找家客栈休息一晚,明天我带你上山见蜀山掌门,薛简给你的书信,你没弄丢吧?”

  李清摸了摸藏在衣带中的书信,笑道:“在的,在的。”

  “师叔,蜀山掌门是什么样的人啊,凶吗?”

  沈青茯没好气的说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明日见了不就知道了?”

  “这么凶干什么……恶婆娘,我还不是怕蜀山的人都和你一样,想做一下心理准备。”

  当然,这句话李清没敢说出来,否则能不能活到明天都是一个问题。

  次日清晨,沈青茯一手拎着李清,踩着剑光便飞到了蜀山山门。蜀山共一十四峰,山峦叠嶂,大多高不可攀,其中一十四峰都在两千丈左右的高度,其余低矮的山峰更是数不胜数,而且蜀山门派兴盛,整个巴州,无不想拜入蜀山,成为蜀山门人,如今蜀山至少有弟子三千人,走在蜀山,没多远便能见到一个身着黑白道袍的蜀山弟子,远不似首阳山孤凉。

  蜀山山门之前,有一柄巨大的石剑从云端刺进大地,李清目测了一番,恐怕这柄剑至少有百丈高下。李清被沈青茯放下剑光之后,便好奇的打量着这柄巨大的石剑,伸手一摸。

  “嘶!”

  好烫!

  在石剑发烫的时候,李清胸口的放声古剑也开始发烫,并且李清很清楚的感应到他紫府中的无定古剑也猛然跳动了一下!

  沈青茯面无表情的从李清背后走出来,一把拎起他的领子,带着他向蜀山正殿走去。

  “你再摸昆吾几下,它不被你惊醒,山上的长老也要被你惊醒!到时候除非薛简亲自来救你,否则你准备被昆吾一剑劈成两半吧。”

  李清被沈青茯的话吓了一跳,问道:“师叔,你是说我刚才摸的那柄石剑,就是蜀山七剑之首的昆吾仙剑吗?”

  沈青茯嗯了一声。

  “不会吧,弟子刚才也看到有人触碰那柄石剑,偏偏就我一个人摸就不行?”

  沈青茯脸上终于带了点表情,讥笑道:“凭你荧光般的修为,哪里配惊动昆吾仙剑!如果不是你身上带着首阳十剑中的两剑,你摸一万次昆吾仙剑也不会理会你。”

  李清被说的脸色一红,不再说话。而一路上都是穿黑白道袍的蜀山弟子,唯独李清一人穿着青袍,让众人看着他都有些异样。好在沈青茯走在前面,这些人见到沈青茯,年级大的喊太师叔,太师伯,有些甚至喊曾师叔,玄师叔。

  李清暗暗偷笑,像身前的沈青茯说道:“嘿嘿,青茯师叔,要按照蜀山的辈分,这些都算是我的晚辈吧?”

  沈青茯毫不犹豫转身一脚,便把李清踢飞数十丈。

  一名蜀山弟子看到被太师叔踢翻在地的李清,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把李清扶了起来,带着浓重的巴蜀口音问道:“兄台没事吧?”

  李清用力揉了揉胸口,艰难道:“在下无碍,多谢这位师兄。”

  前面沈青茯冷冷的声音传来:“没死的话快跟过来。”

  李清跟这名蜀山弟子同时打了个寒颤,这名蜀山弟子问道:“兄台是怎么得罪了青茯师叔祖的?”

  “唉,一言难尽,这位师兄不畏恶……青茯真人的威严,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尽,敢问师兄高姓大名。”

  “兄台客气,在下蜀山陆亦欢,请问兄台?”

  “我叫李清,好了,回头再说,我先去应付那边,事了之后请你喝酒!”

  告别了陆亦欢,李清赶紧一路小跑沈青茯那边跑去,等追到沈青茯,已经到了一处大殿,大殿高十丈,里面空间更是广大,显得气派无比。

  李清连连咋舌,心中暗道:“蜀山真是财大气粗,这里比我首阳山不知道气派多少,我们剑谷就只有木屋……”

  大殿里有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身着镶嵌金丝的玄黑道袍,看样子已经等候沈青茯和李清多时了。

  沈青茯将李清往前一引,满不在乎的说道:“掌门,这个小子就是我之前传书给你时提到的薛简的徒弟,薛简想让他参加苍莽斗剑。”

  沈青茯顿了顿说:“并且希望他能看一看我蜀山的剑壁。”

  老道士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清,向着沈青茯苦笑道:“师姐,参加苍莽斗剑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是看剑壁的事情恐怕青阳师兄不会答应。”

  李清也偷偷打量了一下老道士。

  掌门。

  那这老头就是赵青苍咯?

  李清奸笑的看了看年轻如同二三十岁的沈青茯,又看了一下已经白发苍苍的赵青苍,心中顿时充满了恶意。

  听说这赵青苍今年才四百多岁?

  嘿嘿,老师,能让剑修长寿的唯有我首阳山的剑经!

  你还说你跟这恶婆娘没关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