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官亨通 > 916庙小妖风大
  注意胡君飚?听完完颜亮的话语之后,叶天雄冷笑起来了,他们这次不过是下来查查一些地方上的案件以及资料罢了,自然是不愿意过多的涉入地方上的争斗了。当然他不愿意参与,不代表对方就会放过他的。中午午餐那一幕,还是照样子被人家给爆料出来了。面对着爆料人的爆料,叶天雄倒是不慌不忙,而是迅速把自己准备的证据报道出去了。至于爆料人吗?自然是没有打算放过,准备起诉对方了。

  胡君飚怎么都没有想到还有人暗中想要搞叶天雄,本来他打算搞一下用餐的事情呢?哪晓得,对方实在是太狡猾了。人家自己埋单,你再去爆料又有什么用呢?那个举报人,可能是不知道这一个消息,故此才搞出来了这样的狗血剧来。

  “胡书记,你们蒙边实在是太好客了。就是不知道,今晚这顿饭好不好吃?”反贪总局局长,那可是跟自治区区委书记一个级别的。再者人家是反贪总局局长,属于上级领导。作为自治区委员会的书记,胡君飚自然是要为叶天雄一行接风了。这不接风宴会还没有开始,却是听到了叶天雄的不满。

  当然人家发牢骚也是很正常的,谁让这才来到他们蒙边一天不到,就被人家爆料大吃大喝的事情呢?作为地主,胡君飚自然是表示一定会严查那件事情,一定不让上级领导吃亏的。

  让来让去,主位还是由叶天雄来做了。对于这个位置,其他人倒是没有多少意见的,必定人家是上级领导吗?况且还是中纪委副书记呢?若是得罪这样的人,可谓是得不偿失的。晚宴上面,蒙边领导自然是朝叶天雄猛敬酒了,好在叶天雄的酒量在哪里摆着呢?自然是来者不拒了。

  “好酒量,这酒量当年肖军长就没有,想当初跟肖军长一起工作的时候,对方也就是二斤的酒量罢了。”

  肖军长,肯定不是肖家的第三代了,自然是指的肖家第二代。在蒙边担任过军长的,只有叶天雄的大伯肖克军了。胡君飚提起来肖克军,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说我胡君飚跟您大伯一个时代的人物,不是你这样小子可以比拟的。

  听到胡君飚这样说,叶天雄反倒是不生气,就当没有听到。胡君飚怎么都没有想到他这么重重的一拳头竟然打在棉花上面了,人家根本不理睬他,这让他顿时间无语起来了。从饭局到现在,他不是没有去刁难对方,结果都被对方巧妙的给化解了,这让他那个郁闷哦。本来提到叶天雄的大伯,可以让对方矮一辈,谁能够想到的是,对方根本没有接招。

  “叶局长,今年贵庚啊?”见到大老板脸被打了,亲近胡君飚的宣传部长斯琴高如趁机询问道。

  听到斯琴高如的问话,叶天雄放下手中的酒杯玩味的说道:“斯琴部长,难道您不知道年龄对于男人也是一个秘密吗?我说我二十八,您信不?”

  “哈哈,真是太逗了,叶局长,我发现您这个人实在是太逗了。不过您别说您二十八,就是您去大街上说您十八岁,别人都不会相信的,真是不知道叶局长,您平时都用的什么护肤品呢?”半百徐娘一般的斯琴高如,笑着打趣道。

  可能是唯一的女性,说起来话语,倒是没有那么多避讳了。再说了,一个女人能够坐上宣传部长的位置,确确实实不容易的。

  “护肤品?这个不只是您斯琴部长询问我,好多人都在询问我。我只能摇摇头的说,这个护肤品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呢?”叶天雄笑着回应道。

  “天呢?不会吧?”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斯琴高如惊呼道。

  何止是斯琴高如一个人惊讶,其他人自然是非常惊讶的。虽说男人不喜欢年轻呢?像在做的不少人当中,没事就回去美容一番的。然则美容归美容,这些必定都是人工做的,一顿时间之后还是会复原的。现在见到三十多岁的叶天雄还跟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样,他们心里面自然是非常羡慕了。再加上有斯琴高如在这边,自然是想要询问一下对方如何保养的。

  “这个是真的,当然大家没事可以去我看看我的微博,那里面有不少保养的秘法。今天呢?多谢各位的盛情了,来来,时间不早了,咱们喝完最后一个也就散了吧。”实在是不想让这些人缠着了,叶天雄当下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道。

  见到叶天雄这样说了,其他人自然是不好进行其他的节目了,当下纷纷端起来酒杯,算是散会了。送走叶天雄之后,胡君飚朝着斯琴高如等人看了一眼,这些人倒是明白对方的意思直接留下来了。

  “书记,想要借助对方的手收拾庆格尔泰等人倒是有点困难,对方实在是太精明了,根本不愿意上钩。”进入预定的包厢之后,副主任阿史那何军出言道。

  胡君飚看了对方一眼,并没有说话,那意思自然是让其他人想办法了。斯琴高如这个女人向来被成为蛇蝎毒妇的,诸人自然是看向了她。面对着诸人看向自己,斯琴高如缓缓的说道:“既然明的不行,咱们来暗的就是了。依着他们的行程还会待在这边两三天的时间,我们可以给对方找点事情做做就是了。”

  找点事情做做,在做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是能够够想到到时候对方忙的焦头烂额的样子。再说了,这里是蒙边,可不是其他地方,想要找事情,还是很容易的。

  听到斯琴高如的建议,胡君飚点点头,算是同意了。眼看着上升无望了,胡君飚自然是想要完全控制住蒙边这边,自己当个土皇帝就是了。主任是从苏南调动过来的,根本管不了事情,唯一阻碍他计划的人自然是土生土长的干部庆格尔泰了。这些年来,庆格尔泰倒是羽翼渐丰了。若不是上面有规定的话,说不定这个自治区副书记、主任一职就会被他拿下了呢?

  当然他胡君飚想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