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城杀手录 > 小米与朱平(一)
  小米是个三流的剑客,也是个杀手。

  说他是个剑客,因为他跟着师父学了十年的剑法。

  不过自从做了杀手,他就开始用短刀,出手更快,杀人更方便。

  当年离开时,师父送给他的那把剑,他因为没钱吃饭而当掉。

  后来他到处流浪,当掉宝剑得来的钱很快就花光了,沦落成了乞丐。

  在乞丐窝里,有人告诉他,去平城吧,那里有你活下去的机会。小米半信半疑,但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只好去试试。

  离开那群乞丐。小米又流浪了一个月,终于走到了平城,此时他整整两天没有吃过东西,好不容易找到一处破庙容身,已经饿得奄奄一息。

  他有些后悔,早知道就继续混在乞丐窝,至少一天能混口吃的。

  流浪的日子里,小米过得浑浑噩噩,以前那些快乐,那些痛苦,那些人、那些事,离他越来越远。

  可是当他快要饿死的时候,那些远去的记忆全部飞了回来,一幕幕钻进他的脑海,刺进他的心脏。

  小米开始挣扎:“为什么我会在一个破庙里饿死,原本不是这样的,我的师父是一代大侠,哈哈,叶子,师姐……你们在哪?”

  突然,他感觉到有个人走进了破庙,那人在他身边站了很久,然后扔下一个东西,那是个白白的馒头,问道:“会杀人吗?”

  小米眼冒金星,但仍然看清了眼前的馒头,他一把抓过去,边往嘴里塞,边拼命点头。

  然后,那人又扔给他一把匕首,说道:“明天晚上,十里外的杨家镇,有个人会在子时出现在镇外,他是个胖子,穿着一身绸缎,把他干掉!”

  小米接过匕首,只说了一句话:“馒头还有吗?”

  就这样,小米成了一个杀手,留在了平城。

  第三天,他得手后,那人又找到了他,丢给他一串铜钱,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他数了数,一共有二十枚。

  之后,那个人每一次在破庙出现,就有一个人死在小米的刀下。

  那人一共来了十次,给小米铜钱正好凑到了一贯。

  小米杀的那些人,最远的一个也不过离平城二十里地,平城方圆百里恐怕是天底下除了阎王殿,冤魂最多的地方了,可他们为什么不远离这里,他在破庙琢磨了好多天都想不明白。

  第十一次,那人来了。

  “杀谁?”小米冷冷地问道。

  那人道:“你跟我去个地方!”

  小米道:“去哪,杀谁?”

  “去一个能给你一两银子的地方。”

  “银子!”小米的眼睛亮了,这些天他窝在破庙里,不是出去杀人,就是买些馒头回来,数着那人给的铜钱。白花花的银子,他有好多年没见过了。

  “去吗?”

  “去!”小米心想,大不了就是一条命,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

  那人带他进了城里数一数二的酒楼,东来正店。

  一进门,小米感觉眼睛有些发涩,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进过酒楼了,环顾左右,正店一楼非常宽敞,足足摆了二十多张桌子,但是客人并不多,他注意到最右边有好几条一尺高的长凳,宽度正好可以躺下一个人,领他进门那人正走向那里,他快步跟上。

  一个抽着烟袋穿短褂的男人坐了起来,看了看他们,说道:“赵武,你说的新人就是他?”

  赵武道:“是。”

  “有那么好?”

  “十个人,全部都是一刀毙命!”

  “好吧,我相信你的眼光”,然后他对着小米笑了笑,露出一口黑牙:“以后你就跟着我,他们都叫我大烟袋。”

  赵武朝大烟袋点点头,便转身离开。

  “等一下”,小米叫住了他。

  赵武没有回头,只说了句:“想要银子,就跟着他。”

  自此小米就在大烟袋手底下干活,他是东来正店的常客,每天的未时到酉时,会准时出现在一楼角落的长凳上,如果有人买了好酒端过来请大烟袋喝,那就说明生意上门了。

  有时小米也会到东来正店找大烟袋蹭些酒水喝,见过他和客人谈生意,客人说出红货,也是想干掉的那人的姓名、年龄,是男是女,经常出现的地方,大烟袋马上就会报出价格,或者告诉他,这生意他做不了,得去找身价更高的杀手管事。

  在这个过程中,小米必须闭嘴,一句话都不能说。

  生意谈成了,接下来就该杀手出场了,如果红货离平城很远,就得去车马行或者码头租些马匹、船舶,曾经有个杀手接了百里外的生意,傻乎乎地两条腿走过去,走了小半个月,到地方一身破破烂烂、脏不拉几,被当地乞丐窝当成抢地盘的,直接一顿闷棍打死了,成了全平城天大的笑话,他丢了命不说,还害得管事也混不下去。

  小米可不是笨蛋,他不仅人机灵,杀人也干脆利落,大烟袋收钱收得眉开眼笑。

  每笔生意大烟袋分给小米一两银子,多的时候有三四两,不过身上得挂几道彩,有一次还差点被飞刀插进脑袋,还好他的刀够狠够快。

  即便是刀尖上添血小米也不在乎,曾经他不缺银子,可是当了那么久乞丐,骨子里变成了一个穷人,没什么比银子和美酒更动人的了。

  这天,小米在城外钓了小半天的鱼,弄来两条烤熟了送来给大烟袋尝鲜,顺便蹭点酒喝。

  几杯酒下肚,他浑身都舒畅极了。

  只要杀人,就有好日子,小米说:“这他妈的就是天堂!”

  大烟袋冷冷说道:“你小子就是井底的癞蛤蟆。”

  他指着楼上道:“三楼上去过吗?”

  小米摇头:“没有!你不是说不想死就别上去吗。”

  以前小米从来没见过东来正店那么奇怪的店,当然也没见过平城这么奇怪的城,他和大烟袋在一楼做着杀人的生意,掌柜和伙计视而不见,其他客人热热闹闹喝着酒,谈笑风生。

  酒店的二楼,摆着十来张桌子,四个雅间,有钱人喜欢上去点几样酒楼招牌菜,再烫上一壶好酒。也有人专门来点王厨子做的菜,一道菜就是几百两,说穿了,王厨子也和大烟袋一样是接生意的管事,只是他手上杀手的身价要贵得多。

  而三楼一般人可进不得,门口有人把守,小米见过守卫,一等一的高手,三招内就能收拾了他。

  不过他也好奇,问道:“什么样的人能上三楼?”

  大烟袋慢悠悠地说道:“要么是你有钱,至少五千两,要么在我们这行当,你有五千两银子的身价。”

  这么一说小米就明白了,原来三楼只是买卖更大而已,只是为何要神神秘秘,大烟袋不想说,他也不敢问。

  大烟袋道:“你这样的,再过二十年顶多也就是几百两银子,所以我说你就是井底的癞蛤蟆,真正的大场面你想都想不到。”

  小米有些泄气,不过他知道自己的斤两,银子多了虽然好,也要有命花。

  小米想起赵武,又想起杨家镇外那个胖子,杀了他,得了二十文钱,虽然他知道赵武拿了大头,可最多也不过三四百文,这人的命那么贱?

  “还有更贱的呢,一文钱的命都是有的。”大烟袋吃完烤鱼,往烟锅里塞上烟丝,然后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什么人的命只有一文钱?”小米很疑惑。

  大烟袋笑道:“等你遇见,你就知道了,这世上的人,每一条命都有他的价钱,乞丐有价,皇帝也有价。”

  “在平城,只要你付得起钱,谁的命都能买走。”

  “包括我们的吗?”

  大烟袋放下了烟杆,死死盯着他,把小米盯得浑身发毛,然后他吐出大团大团的眼圈,烟雾把两人都包围了起来,小米呛得直咳嗽,他哈哈大笑:“瞧把你吓得,放心吧,平城有平城的规矩,我们不做自己人的生意。”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