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城杀手录 > 小米与朱平(三)
  那天晚上,他们在河边坐了很久,朱平缓缓说着曾经的故事:

  “我要先说一个人,她是我家镇上高员外的二女儿,她的闺名我不知道,大家都叫她二小姐。

  第一次遇见二小姐时,我才十岁,她和我同龄,那时候刚刚被我师傅收养,在他的猪肉铺子里打下手。

  你也知道我的面相,镇上的孩子都很讨厌我,只要师傅不在他们就用石头砸我,朝我吐口水,我想还手,可是他们人太多,我也追不上,只好坐在门口哭。

  她就是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递给我一块姜糖,对我说不要哭了,吃糖吧,很甜的。

  我接过糖块都没敢抬头看她,只看见她白色的绣鞋,水绿色的裙边。那颗糖真的很甜,到现在我也能记得。

  高员外的宅院跟我师父的铺子只隔了一条街,从那天起,我就时刻注意二小姐的身影,只要她一出现,我就立刻躲进铺子,隔着门板的缝隙偷偷瞧她,只要看一眼,我就能高兴好几天。

  一晃好几年,她及笄了,不再轻易出门,每次出来也总是戴着惟帽,我心里很失落,但是一点点非分之想都没有。

  她就像是九天上的仙女,而我呢,是地上最卑贱的尘土,就算不小心沾到她的绣鞋上,也觉得那是配不上的。

  后来她出嫁了,夫君是县里的举人,年轻有为,镇上的人都说他们很般配,我也为她高兴。

  高府送亲那天,我一个去了城外的猪圈,干了很久的活,全身上下被汗水浸透,我也顾不得擦,因为我不想知道那是汗水还是眼泪。

  再后来,我经常找机会帮师傅去县里送货、采买东西,每次都会偷偷在她家的院墙外坐一会儿,经常能听到她弹琴,她开心琴声便轻快,她苦闷琴声也幽怨,我就坐在那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陪着她笑,陪着她哭,陪着她看夕阳西下。

  她的夫君进京赶考,高中进士,整个县城人人都夸赞二小姐有福气,说她马上就要去京城做官家太太了。

  京城,对我来说那么遥远,这一次,我这颗尘土,注定只能看着她远远离去。

  可是过了将近半年,也没见京城来人接她。

  城里有很多流言蜚语,说二小姐毕竟是乡下妇人,进士老爷恐怕早就忘了她。

  我恨不得把这些嚼舌根的人舌头都切了,二小姐怎么会是乡下妇人,她是仙女,什么狗屁老爷,就是皇帝的女儿也比不上她!

  从那时起,二小姐就不再弹琴了,我很期盼她能开心起来。

  终于有一天,我又听到了她的琴声,我趴在一个土堆上,听了很久才离开。

  那个时候,我怎么都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第二天,我在镇上出摊时,听人说,有盗匪入室行窃,杀了二小姐…;…;

  我…;…;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镇子到了县里,站在她家宅院外,那里围满了人,他们不停地说着屋内的惨景,我捂着耳朵,但是那些声音不停钻进来,我躲不掉,怎么办!怎么办!

  那时候我觉得二小姐不在了,我也该死,明明我就在外面,为什么没有保护她,为什么离开得那么早!

  我每天磨着刀,在她墓地旁的一个山头上给自己挖好了坟坑,只等着一刀结果了自己,就地埋起来,永远在山上给二小姐守墓。

  也是上天注定了,我挖好的坟坑被雨水掩埋,我只好等着天气转晴再去挖。

  回去之后,我又想着师父年纪大了,就想给他买些酒和肉,最后一次孝敬他。

  就在熟食摊上,一个货商说,高员外的进士女婿被京城大官的闺女看上了,死活要嫁,可是碍于家中有原配夫人,所以事情一直拖着…;…;

  原来是这样,当初听到二小姐被害,我的脑子空空荡荡,一片空白,此时回想起来,什么样的盗匪会只挑着二小姐家这一家下手,又正好进了二小姐的卧房,既然是行窃为何下了杀手。

  我想那必定是京城那对狗男女买通了盗匪,杀害了二小姐,他们便没了阻碍。

  当时我的心像是被火点燃了一样,如果不发泄出来会把自己烧死,我跑回铺子,把本来给自己上路准备的杀猪刀拿了出来,立刻就准备去京城干掉那对狗男女,哪怕是同归于尽。

  这时候,师父拦住了我,甚至跪了下来。

  我对师父绝望地吼道:你明不明白,她被人害死了,我必须去!

  师父说,一言不发,只是跪着。

  我实在受不了,就狠狠捅了自己一刀,血一下子流了出来…;…;

  我知道师父不想让我死,可那时,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不能报仇,活下去有什么用。

  我每天都想杀人,不杀仇人,就杀自己。

  偏偏还有人撞上门,镇上那个长舌妇,从前就爱编排二小姐,就在我家铺子前,眉飞色舞说着,二小姐死时衣冠不整。

  我怒到极点,反而心里却平静了,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她。

  当天晚上,我就把她和她们全家都变成真正的死人。

  做完一切,我回到铺子,师父指着一身都是血的我,颤抖着说不出话,他以前是那么高大的汉子,那一刻苍老得佝偻了身子,

  这一次,他不再拦我,只说了一句,去平城吧。

  然后我就来了这里,成了杀手。”

  听完这个故事,小米心中沉闷,一言不发拖着仍沉浸在回忆里的朱平,敲开了东来正店的门,丢下一两银子,搬来整整五大坛酒,和朱平喝到天亮。

  那个晚上,小米没有告诉朱平,那个故事也勾起了他的回忆,关于他为什么会到平城,为什么会杀人,为什么会从一个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变成乞丐。

  朱平也没有告诉小米,他的故事并没有讲完,就在二小姐被害的那天晚上,他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看见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那张脸他永远都忘不了。

  从那以后,小米和朱平成了好朋友。

  时间过得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从天到月好像要数很久,可一年却短暂的像是眨眼的功夫。

  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五年…;…;

  小米说:“朱平,我们去京城,帮你报仇。”

  朱平闭着眼睛,一刀刀刺向水中,捕捉着那小小的鱼儿。

  “不行,现在我仍然不够强呢!”在挥刀的间隙,朱平问道。

  “加上我就够了,只要小心点,再说能不能全身而退你也不在意不是吗?”

  朱平没有说话,专心对付着那些鱼儿,好像根本不在意要不要去报仇。

  但是小米知道,他的仇恨有多执着。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小米扔出一个石子,正好撞在朱平的刀上,他生气道:“杀了他们不是你最大的愿望吗?”

  “大烟袋死后,我学到一个词,叫世事无常,谁能想到他那么精明的人能死在我们前面。”

  “你我都清楚,现在是我们精力最旺盛,出刀最有力的时候,再过几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朱平还是没有说话,因为小米根本不知道他心里在顾忌什么。

  小米终于忍不住冲了过去,一把揪住朱平的衣领:“你他娘的能不能像个男人,想想你的二小姐,你不是要报仇吗?难道你现在怕死了?”

  一听到二小姐三个字,朱平也怒了:“你什么都不知道!”短刀脱手而出,擦着小米的左耳,钉进他身后的树干,小米侧身闪开,两人僵持起来,最后,朱平叹了口气,走过去取下刀子,说道“好,去京城,明天就去,到京城把一切都了结了!”

  小米马上换了笑脸,拍拍朱平的肩膀,他就知道这人只要一听到“二小姐”就没法平静,左右目的达到了。

  “走吧,我们去喝酒,今天喝个够,明天就得给自己做生意咯!”

  朱平在他身后苦笑。

  第二天他们跟东来正店的钟六爷辞行后就离开了,大烟袋死后,钟六爷接管了他手底下的杀手,小米跟朱平对他没什么亲热劲,相互之间只有生意。

  他们要去哪,去做什么,钟六爷一清二楚,只是什么也没说,毕竟有人要送死,阎王爷也拦不住。

  只是没想到小米和朱平仅仅过了十天就回了平城,身边还带着个小女孩。

  “我说老朱,咱们这趟是不是太窝囊了,我刀都磨好了,却让皇帝老儿抢了先,真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小米大咧咧靠坐在躺椅上,一边扇风,一边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

  “还有你,仇人死了,你也算是达成心愿,可是却把仇人的女儿赎了回来,整整一千两啊!”

  “那钱我会还给你的。”

  小米气得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指着他道:“我说的是钱的事儿吗,我问你,折进去大半的身家去养仇人的女儿,你就不怕将来她恩将仇报!”

  朱平起身关上了房门,悄声道:“丫头睡了,你小声点,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已经决定了?”

  “为什么啊?”

  “那天我们去城隍庙,她坐在台子上,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手脚都套着铁链…;…;”

  “是啊,可怜,那你怎么不想想他爹娘造的孽,想想你的二小姐,她不可怜吗?”

  “我说过,你不要提她的名字,我没有忘记二小姐,可是…;…;上天就是爱开玩笑,她的眼睛…;…;和十岁时的二小姐一模一样,我不忍心看着那双眼睛的主人那么遭罪啊!”

  “朱平!你搞清楚,她不是二小姐!”

  “我知道!”

  “你还知道!”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今生,能再看见那双眼睛,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朱平,你真是个笨蛋,傻瓜!”

  后来,小米没有再劝朱平,因为养着小女孩,朱平不再做杀手,他去找了钟六爷,两人单独谈了许久。此后,朱平就在平城开了间猪肉铺,干起了老本行。

  小米还是老样子,只是每次做完生意总要到朱平家找他蹭饭蹭酒。

  “你呀!就是个大笨蛋,傻瓜,傻子!杀人是多好的生意,一趟回来几百两,你得卖多少猪肉?”小米喝的醉醺醺,每次都拿嘲笑朱平当下酒菜。

  “还有啊,你不是说还有仇人吗,就是那个盗匪,为什么连他也放过了?”

  朱平打了个酒嗝,摆手道:“我连仇人的孩子都收养了,还报什么仇。”

  小米嘻嘻笑道:“所以说你是个傻瓜,要是我,照样干掉他呗,不然九死一生这么多回,不是白瞎了?”

  朱平也笑了说道:“你才是…;…;傻瓜…;…;天大的傻…;…;瓜…;…;笨蛋呢!”

  “我哪里傻?”

  “我…;…;一直…;…;想…;…;杀你…;…;你都没…;…;没发现…;…;”

  “嘿嘿,想骗我,我告诉你,别说我不信,就是信了,无所谓啊!”小米站起来,抱着酒坛子在转圈,“小米,就是我,现在有什么呢,两样东西,一是钱,二是朋友!”

  “钱是王八蛋,没了就没了,可是朋友现在就你了,你跟我的命一样重要。”

  “所以你想要我的命,我也不会舍不得,你说我会怕你杀我吗?”

  朱平醉的趴在了桌子上,喃喃说着:“当然不会杀你,你可是我的债主,我得还钱还一辈子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