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器狂潮 > 三零九章攻城开始
  小豆子看着眼前被方华擒住不能动弹的瓦利波,持剑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在想象中他可以杀死金国任何一个人一万次,但是真要让他实际操作起来,他才现这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杀死一个人和杀死一只动物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有些人可以豪不眨眼的杀死大批的动物,可是真当让他杀人的时候,他还真下不去手。

  可是有些人可以毫不犹豫的把屠刀落在同类的头上,但是他又可以做到珍惜任何别的种类的生命,有些人说这是伪善,其实这只是一种人性的形态而已。

  小豆子不知道自己是哪种人,但是现在让他用剑将眼前的瓦利波毫不犹豫的杀死,他心理这一关还真就不是那么好过的。

  不过一想到死在金军屠刀下的奶奶,小豆子的心又硬了起来,一闭眼手里的利剑狠狠的刺向了前方。

  他感到一股阻力出现在他的利剑之前咬了咬牙,小豆子手上又加了一把力,他的耳边传来了瓦利波杀猪似的嚎叫。

  小豆子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利剑给扔了,赶忙睁开眼睛一看,他手中的利剑直愣愣的插在瓦利波的大腿根之上。

  方华见到此种情景哈哈一笑说到:

  “小家伙,你还真有意思,你这一剑差点把瓦利波的子孙根给断了!”

  小豆子小脸一红,经过方华这么一调侃,他心里的紧张情绪一下子就消逝的无影无踪,抽出还在瓦利波大腿根部的宝剑,又一剑刺入了瓦利波的胸膛。

  眼看着瓦利波痛苦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小豆子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将手中的宝剑一扔,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痛哭出声。

  方华眼疾手快的将自己的宝剑捞在了手中,看着痛哭流涕的小豆子,方华能做的只能是拍一拍他的肩膀做出了无声的安慰。

  放下了小豆子的事,方华开始了第二次的冲锋,刚刚将瓦利波的卫队击垮后,他们的度稍微慢了点。

  不过他们眼前的障碍已经全部清除,方华甚至都可以看到金军大营那边的动静,金军的大营现在一片沉寂,看样子里面的人都已经出。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的临颍城传来了一声震天的爆炸声,接着就是一顿地动山摇,方华心里暗道一声:坏了!

  将手中瓦利波的尸体和小豆子交给身后的骑兵,方华一打马带着剩下的人朝着临颍城就飞奔而去。

  而此时围攻岳云和太史慈的金兵队伍还不知道他们主将已经先他们一步魂归地府,他们依然跟眼前的宋军忘我的厮杀着。

  张辽这边的金军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主将死于一个孩子之手,他们的军心立刻动摇,再加上张辽率队动的猛烈攻势,这些金军已经出现了退缩之意。

  当率领他们的副将被张辽一刀劈为两段之时,这些金兵彻底崩溃,再也不管什么大金的事业,撒开丫子朝着远离宋军的任何方向逃走。

  张辽早就现方华他们去支援临颍城,他知道临颍城有了方华的支援肯定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现在他需要做的是支援岳云和太史慈。

  带着队伍熟练的拐了一个弯,朝着包围岳云队伍所在的包围圈方向冲去,他们现在可以从背后给那些包围他们战友的金兵狠狠一击。

  这里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临颍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今天早上金兀术带着手下剩余的四万多人将临颍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宪和刘锜两人站在城墙上面色肃然,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自然能够感受到大战将至的凝重气氛。

  不过张宪的心里明显比刘锜要轻松不少,因为他相信方华可以帮助他们击退金兀术,而刘锜对于这一点可是没有半分把握。

  甚至刘锜都还在怀疑方华的用心,是不是要用这样的表现来博取他们的信任,在他们完全信任他后,再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时候给他们致命一击。

  秦桧的阴损刘锜是再了解不过,而且现在已经可以明确秦桧就是金国打入大宋的最大一个奸细,这样的人使用什么阴损的招数都不足为奇。

  不过现在刘锜还真心希望方华能够创造一个奇迹,他们临颍城内的守军已经不多,包括张宪带来的那些岳家的士兵,现在还能站立起来的不到一万人。

  而且这一万人还不都是是完好无损的,这些人大多数身上都有些轻重不一的伤,要不是坚守的信念让他们还能站立,现在刘锜他们最多能有两千人。

  面对着如狼似虎的金军,刘锜第一次从心里产生了一种无力感,他深知这是由两国不同的理念造成的差距,这也是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自然差距。

  以游牧民族为主体建立起来的金国,一直崇尚的就是自然法则,他们对于占据了中原富庶地区的宋朝打心里就有一种仇恨。

  他们时刻不忘亡宋,就是为了能为他们的子孙后代拼出一块富庶的地区。

  可是宋朝的士兵大多数都是农家的孩子,让他们干干农活没问题,可是让他们和金国人拼命在基础上就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而且兵源也是大宋的一个大问题,金国人只要是成年男子上马就能抡刀射箭,可是大宋的成年男子他们最熟悉的工具就是锄头。

  想着想着刘锜竟然有些出神,不过很快金军的进攻号角就将他唤醒,刘锜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好像要将那些想法从他的脑中全部摇出!

  “怎么了大帅?是不是不舒服?”

  “没事景仁,金军今天应该是最后一次攻击临颍,他们势必会动更猛烈的攻势,城墙上的一切就拜托你了,我去城里给你组织后勤。”

  “放心吧大帅,只要我张宪站在城墙上,金国人休想踏上城墙一步!”

  “那就好!我先走了,景仁你一切小心!”

  目送刘锜离开后,张宪立刻组织起城墙上的宋兵,让他们立刻准备箭支、滚木、雷石、金汁还有热油!

  这些天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东西,临颍才能被张宪他们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不过让张宪奇怪的是为什么今天金军的攻击总是显得很心不在焉,难道说金国士兵已经产生了厌战情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