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封神 > 第一百四十四章对峙
  灵婴境强者出手,风云变色。

  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自的手中疯狂的涌出,天地在刹那间,似乎都失了颜色。

  但是这力量,尽管无比恐怖,却偏偏没有溢出来分毫,凝成一束,向着萧御攻来。

  修为到了灵婴境,破坏力太过恐怖,邹文峰若是不加收敛,全力一击之下,可使山岳断绝,山峰崩塌,在场的脱胎境以下修士,无人能够幸免。

  他当然不会也不敢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面对着这恐怖的一击,萧御却是神色依旧冷静,古井不波,置若罔闻。

  甚至,他还向着邹文峰展演一笑,笑容里尽是嘲弄。

  他知晓,这样的事情,问刑殿中的武者,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果不其然,那位主持决斗的问刑殿中武者见状,面色一沉,厉声喝道:“邹师弟,你是要违反门规吗?”

  随即,他双掌一扬,便欲要起身拦截。

  但是有一个人比他更快!

  “公平决斗,愿赌服输,邹师兄,你修炼数十年,难不成连这样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还是说,你欺我麒鱼峰无人?”

  李义歌长笑起身,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斗擂台那金光大盛的光罩之外,口中轻喝。

  与此同时,他的右掌,已是轻飘飘的拍出。

  这一掌,看似软弱无力,柔若无骨,如同春风拂面,轻轻柔柔,但是气势翻滚、以滔滔之势攻来的邹文峰,却是脸色骤然大变,慌忙止住身形,口中惊呼:“化骨绵掌?你竟然真的将这阴柔狠辣掌法修炼有成了!”

  他忌惮不已,停下身子,脸色阴沉如水。

  “困顿多年,最近终于小有突破,若是有幸与邹师兄过招,那也是师弟三生有幸。”李义歌面露微笑,淡淡说道。

  而此时,那问刑殿的武者,也已飞至半空,面色冷酷,望着邹文峰,淡漠说道:“邹师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请你注意行为,否则,我不介意请出问刑殿长老来,亲自带你进问刑殿受审!”

  邹文峰脸色变得无比难堪,闻听问刑殿的长老,脸色却是变了又变,终究是没敢多言,只是冷哼一声,似是辩解似是开脱的说道:“我那徒儿已输,我能够将他带走了吧?”

  问刑殿的主持者点了点头,淡淡的开口宣布:“此战,麒鱼峰萧御获胜。”

  声音不大,却稳稳地传入到了在场的每一名武者的耳中。

  萧御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李义歌,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李义歌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防止自己被突然袭击,一直戒备着,才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应变出手,并且一出手,便是麒鱼峰至高掌法之一的化骨绵掌,将邹文峰吓住。

  他对自己的这番维护,不但是不是掺杂有其他的目的,这份情谊,他都默默地记在心里。

  恩怨纷纷!

  随后,邹文峰踏入比武台内,伸手抓起宗狂,将其携在肋下,恨恨的瞪了一眼,接着腾空而起,转瞬不见踪迹。

  灵婴境的武者,元神何其强大,只是这一瞪,换做普通先天境武者,或许便会心神颤栗,当场出丑,只可惜,萧御的神魂精魄之强,几乎已经不输于他。

  他依旧笑吟吟,若无其事的负手而立,尽显强者风范。

  这一番变化,兔起鹘落,围观的近万普通弟子,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战斗结束,大量的外门弟子,尽皆到了返回的时间,可是,所有的外门弟子,都还意犹未尽,恋恋不舍,不愿离去。

  如此惊才绝艳的战斗,他们修炼多年,难得见上一次,即便将来无法进入内门,下山回到家族,那也是一件了不得的谈资。

  而其他的内门弟子,则是想的更多。所有人望向萧御的目光,都无比的复杂。

  他们都知晓,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麒鱼峰的风头,怕是无人能够盖过了。

  因为,萧御绝对不是一个安分守己,默默潜修的人!

  有人感叹,有人嫉妒,有人兴奋,有人不爽,甚至有人满怀恨意,只因他抢去了风头,人心复杂,难以言表。

  而宗门中的二代强者,一个个望向萧御的目光,炙热无比。

  这等少年至尊,为何就被陈虎那厮给抢了去,若是在自己门下,眼下谁不高看自己一眼,未来说不定这小子会成为另一个傲无常,另一个古晋,那说出去,在整个南域之内,谁不给几分面子?

  只可惜……

  有人忍不住捶胸顿足,懊悔不已,只恨自己当初没有接下去唐、蒙两国挑选弟子的差使,而有人已经神思转动,想着下次再收徒之时,定然要将这个差使收入囊中,再不会当成一件麻烦事,向外推脱了,还有的人则是忍不住泛起各种各样的心思,想着如何能撬墙角,探查下这少年至尊的喜好,将其挖过来……

  白秋寒的脸色,此时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眼中充斥着无尽的恐惧,看到师父邹文峰带着宗狂离去,他二话不说,转身便走,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山腰处。

  他身旁的诸多师兄弟见状,小心翼翼的望了萧御一眼,亦是不敢再逗留,一个个灰溜溜的离去了。

  相比起浮屠山一脉的愁云惨淡,灰头土脸,麒鱼峰一脉的诸多修士,一个个都兴奋不已,望着斗擂台之上傲然站立的萧御,只觉得自身的地位,也仿佛提升了不少,多年来积压的恶气,都随着呼吸吐了出来。

  麒鱼峰三代弟子之中,除了萧御,与莫默,再无出色之徒,每次比试,均是被其他宗门所嘲笑。如今,终是扬眉吐气,一个个喜笑颜开。

  莫默、苏昊等萧御的兄弟,更是兴奋不已,感同身受。

  “多谢师叔维护。”萧御来到降落下来的李义歌身旁,躬身行了一礼,轻笑着说道。

  李义歌摇了摇头,高深莫测的望着萧御,神情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意味:“应该的,你师父不在,这就是我的责任。唔,……即便是我不出手,你也不会有事的吧……”

  萧御坦然说道:“死是死不了,不过受伤肯定是再所难免。”

  李义歌叹息一声,摇了摇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才先天境,就有自信面对灵婴境巅峰,半步化神境的全力一击,我即便是到了玄丹境的巅峰,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哎,我还曾自以为是天才,与你相比,简直就是最蠢的蠢材啊!”

  萧御识趣的没有接话,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只装作没有听到。

  “回去麒鱼峰吗?我带着你。”李义歌目光灼灼,忽的又道。

  萧御很干脆的摇了摇头,神色平静无比:“李师叔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还有事情要做。”

  语气平淡却无比坚定,脸色平静却隐含狂傲!

  李义歌也亲眼看到了他与宗狂诸人的冲突,自是明白他要去哪里,神色不由变得无比复杂,似是欣慰,似是忧虑,许久,才缓缓地说道:“千万不要闹出人命!”

  他知晓,自己肯定无法阻止他。

  能够阻止他的,或许只有自己的师兄陈虎。

  萧御微笑点头:“我省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