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夜别墅(GL) > 第21章星辉(三)
  “那一年,有什么事吗?”颜霏不解的看着华曦,她甚少关心娱乐圈的事情,只有几样闹得特别大的才略有耳闻。不过你要是问她某件事情是哪一年的,这她就又要迷糊了。

  华曦静静的看着她,薄唇轻启,吐出了三个字,那是令整个娱乐圈人心惶惶的三个字。

  “艳照门。”

  “艳照门?哦哦那个我知道啊!”颜霏一拍大腿道:“那个时候闹得很大的!原来那是去年的事啊,艾玛我都以为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说着她突然蹙起了眉头,对华曦说出了疑惑,“不对啊。”

  “什么不对?”

  “那件事情里面并没有渝辞什么事啊?好像针对的都是一群当时很红的女演员!”颜霏正疑惑间,手背被覆上了一个温热的触感。

  “哎哎哎你拉我去哪?”颜霏惊得大叫。

  “影音室。”华曦头也不回的拉起颜霏就走。

  “你带我去影音室干嘛?诶诶诶你轻点,我疼……”

  影音室空无一人,渝辞早已离去。华曦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开关面前,打开了巨大的投影。

  “哇,这里还可以看电影啊,这么大的屏幕看起来一定很爽吧,下次我们一起在这里看电影好不好嘿嘿,你这里有没有新上映的电影呀?你要不要收我的影票费啊?”颜霏喋喋不休问个不停,一边问一边感叹别墅设施的完备。突然在看到面前的影像时噤了声音。

  影像中的渝辞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她哆哆嗦嗦的坐在酒店房间里那张kingsize的床上,两只手不安的搓着,面上带着一种隐忍却又迷茫的表情。

  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色彩和颜霏现在看到的渝辞眼中的色彩很不一样,那个时候的渝辞迷茫,惆怅,挣扎,不安,像是一个陷入迷境中的小鹿,不知道哪里才是它的出路。而现在的渝辞,虽然悲伤却很有韧性,虽然痛苦却很坚定,她很明确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那株梦想之草她或许还无力紧握。

  影音室中的音响效果十分好,颜霏可以清晰的听到从浴室里面传出来的水声。其实看到这一幕颜霏就大概明白什么了,她紧紧握住一侧的拳头,为渝辞感到痛心。她虽然不太了解娱乐圈,但是这些已经成为默认的事情,她多少还是明白一些。那些娇艳盛放的鲜花底下,大多都会有无比脏污的养料供给它们营养。

  毕竟不是每朵花都像鞮红那样,一出生便含着金勺,有家族的荣耀庇佑。

  影像中的水声一直在持续,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画面中的渝辞动了,颜霏呼吸一紧,不敢放过一丝细节。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专注……大约是第一次看这么劲爆的东西……有些小激动吧……当然颜霏自己是不会承认的。

  “剧本呢?不是说,还要说戏的吗?”渝辞说话了。

  说戏?颜霏一愣,万万没想到那个时候的渝辞居然如此单纯,居然真的会相信“来我房间说戏”这种话的深层含义仅仅只是说戏?

  其实渝辞当然明白这句话不过是个托词。她出道也算是有些年头了,演的都是一些小角色,没有一个角色可以真正让她释放自我,让她释放出所有的光芒。她坚守过,她挣扎过,她谋划过,然而一切努力在强大的规则面前如同蜉蝣撼车,苦苦支撑了多年的膝盖终于向前弯了一弯了。

  有什么难的呢?闭一闭眼,一切便随风而过;

  有什么难得呢?如梦韶华,除此还有何意义;

  有什么难的呢?今夜过后,她将是影坛新星;

  有什么难的呢?一场屈辱,换的她一世荣光。

  或许是因为浴室的水声响了太久,或许是当刽子手的刀迟迟不落,让她原本坚定的心开始动摇起来。她局促了,她害怕了,她踌躇了,她不安了!她始终放不下自己的骄傲,借着找剧本的由头,试图继续催眠自己。这时,她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台屏保中的电脑。

  她想看看剧本,她想让那个十分具有挑战意义的角色来刺激她的*,麻痹她的骄傲。她移动鼠标,开始寻找电子格式的剧本。

  颜霏看着那个鼠标在屏幕上胡乱寻找,原先极度不平的心瞬间静了下来。她看出了渝辞心中的慌乱,是的渝辞在害怕,她越来越怕,越来越惶恐,越来越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随着一个文件夹的打开,一切都凝固了起来。

  渝辞找到了,但她找到的并不是剧本,而是整整一百来张照片。

  屏幕里的渝辞,屏幕外的颜霏都因为那组照片而僵硬。渝辞是因为一份前所未有的屈辱之情,而颜霏则是因为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之感。不错,这组照片,正是去年在网上疯传后遭到封禁的艳照。颜霏曾赶在未被封禁之前瞟到过一眼,虽然她死也不会承认当初确实不单单是瞟了一眼,但确实那组照片给她留下了深刻的映像,也是那组照片让整个圈子的阴影面积扩大了数倍。

  渝辞心如擂鼓,大惊失色。她抓紧了鼠标,细眉深蹙,终于势如山倒的意志和傲骨终于镇压了那一场可笑的,对她身体的叛变,再无犹豫,抓起衣架上褪下的衣物夺门便跑。

  这一切如同一个险象迭生层层危机的电影,看的颜霏又惊又喜一惊一乍,到此时却是终于放心下来。

  女神果然还是女神啊。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继续让颜霏屏住了呼吸,只不过这一会没有人再陪她一起紧张。

  屏幕里,渝辞推开酒店的房门夺门而逃后,并没有及时将其锁上。这时有一个可疑的身影小心翼翼的探了进来。那个人带着兜帽颜霏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能看见他的胸前挂着一个小型的相机,颜霏猜测这十有*是一个极度没有操守的狗仔,他应是一路尾随渝辞而来,原以为能拍到什么值得“深撅”的东西,等渝辞以后红火了拿出来夺眼球,结果却扑了个空。

  扑了个空?未必吧。

  虽然隔着屏幕,颜霏也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人的正露出了一个阴测测的笑容。

  这里似乎有更有意思的东西呢。

  屏幕到这里就定格了,颜霏举手提议,“能不能关了,我看着这个画面晚上会做噩梦。”言落,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啊啊,开开灯,华曦……”颜霏突然有些心慌,她颤抖着伸出手去,“华曦…”

  “我在这里。”华曦淡淡的声音从右边传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华曦的声音,感受到她在身边的气息,颜霏的心蓦地平静了下来,像是被裹上了一层浓浓的安全感。

  房间的灯仍然没有亮起,颜霏却没有刚才那么慌了。

  “所以就是那个黑帽兜的人策划出了艳照门的事情嘛?”颜霏问。

  “是的。”华曦的声音响在了耳边,“就是第二天,渝辞被原公司雪藏,合约期满了之后,她签了另一家公司,然而那家公司并没有将她重用,她仍然在三四线徘徊。”

  “啊?”颜霏愣愣的问,“为什么呀?为什么出了那种事情,却要雪藏渝辞啊?太不公平了。”

  “人的世界,哪有什么公平可言?”视觉适应期过去,颜霏的视觉开始清晰了一些,暗暗的影音室中,华曦的眼睛闪烁着微弱的光芒,看在眼里,却如一星烛光,“那个原本富有盛名的导演因此被封杀,错综复杂的关系致使了渝辞的悲剧。”

  “不过恕我直言,就算是渝辞没有遭遇此事,她也不一定能够被原公司器重。”华曦突然说道。

  “啊?”颜霏继续说出了她的经典台词,“为什么啊?”

  华曦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笑的样子,黑暗中看不真切,只是语气听起来没有方才那么冰凉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渝辞此夜陪了那个导演,也不一定就能够从此登坛拜后。”

  “啊?为什么啊?”

  “因为渝辞是一个成功的演员,但却不是一个成功的艺人。”

  “啊?为什么啊?”

  “因为她只知道钻研演戏,不懂得制造话题。”

  “啊?为什么啊?”

  “因为她生性耿直,一身傲骨铮铮,不愿意接受任何弄虚作假,不愿意去说她不愿意说的话,做她不愿意做的事。”

  “啊?为什么啊?”

  “因为这世上,从来没有侥幸。”

  “啊?为……”颜霏顿了顿,“哦。”

  “你懂了?”

  “我懂了。”

  “你懂什么了?”

  “我要努力接客,努力帮他们回到自己的世界,努力打扫房子,努力练习画画。”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企求侥幸……只有我努力做事才能获得我的安全。”

  “你的安全?”华曦愣了。

  颜霏重重的点了点头,用一种视死如归的语气说道:“我知道夭璃一直想吃我。”

  “……”

  “咦,华曦你要去哪?”颜霏慌了。不要走啊啊!夭璃没准就从那个角落旮旯里窜出来了!!

  “我要出去静静。”我怕夭璃还没动手,我先忍不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