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反派光环 > 8.阵眼
  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林子里出现了薄雾,雾气有越来越浓的趋势,还弥漫着诡谲的香气,与药粉的香气碰撞在一起,浓郁得让人头昏。

  “这什么味儿啊?”华倾颜鼻子痒痒的,想打喷嚏。

  “快屏住呼吸!”洛云衣振声道,同时拿出几粒药丸,“大家快将这个吃下去!”话音刚落——

  华倾颜深吸了一大口气,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啊啾——”

  众人:……

  “诶?我怎么……晕晕的……”尾音还未吐出,便眼珠一翻,就要往后倒去。

  洛云衣眼疾手快地将华倾颜揽住,左手轻拍着她那绝色的脸蛋:“华倾颜?”

  怀中人安静地靠在她的肩头,并无回应。

  华倾颜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境里有一群毒蛇蜈蚣在追着她。八尺长,大腿粗的巨蛇吐着鲜红的蛇信子用翁翁地声音说要吃了她,黑色蜈蚣扬着长长的触角向狰狞地向她扑来。

  华倾颜想拔剑施法,可是望月怎么拔也拔不出来,像被钉在了剑鞘里一般,她慌慌张张的往前跑着,额头上的汗不停流下,却也来不及擦。

  周围是浓稠的黑暗,怎么也跑不到尽头。突然面前白光闪现,雾气弥漫,一位身着白衫的女子柔柔地朝她笑着:“莫怕,有我。”水袖轻甩,光芒万丈。

  华倾颜猛然惊醒。目光中还有尚未褪去的恐惧,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般,她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心绪稍稍平复下来,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洛云衣的腿上。

  “还好吗?”洛云衣用袖口轻轻擦去她额头的汗珠,脸上有些许的担忧。

  “师姐……”嗓子还有些嘶哑,华倾颜重重地咳了几下,揉了揉眉心,洛云衣轻轻扶着她坐起身来。

  “我是怎么了?这雾气……”华倾颜望了望,发现雾气已经散开,香气散去。

  “这是瘴气,华姑娘不小心吸得过多,这才导致昏迷,不过华姑娘修为高,加上洛姑娘给你吃了些药丸,应该没有大碍。”刘雨烟在旁边解释道。

  “你刚刚是怎么了?突然间出了许多汗,嘴上还念叨着什么别过来……”洛云衣有些疑惑地问。

  “啊,没事没事……”华倾颜愣了一下,想起自己刚刚做的梦,觉得老脸有些挂不住,不自然地说。

  “我先前听说迷阵之中的瘴气可以迷惑心智,让人陷入恐慌之中,华姑娘许是梦见了什么吓人的东西吧。”苏长逸抱着剑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道。

  华倾颜老脸一红,瞪了苏长逸一眼,岔开话题:“说起来,这迷雾是怎么散的?”

  “不过雕虫小技罢了,找到诀窍就可轻易破之。”刘雨烟淡淡地说道,面上竟浮现出了点点愁绪。

  华倾颜也不甚在意,随意地点点头。只是洛云衣别有深意的看了刘雨烟一眼。

  华倾颜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朝几人道:“那咱们接下来该去哪儿?”

  “这阵还未破,我们须得接着找阵眼才行。”刘雨烟道。

  几人点点头,往深处走去。

  华倾颜心里兀自琢磨着,阵眼阵眼,这东西只在里见过,这阵眼到底是大是小,是圆是瘪,还无从知晓,万一像指甲盖大小,那该是像从茫茫大海里捞针一般艰难了。

  想着便将望月剑拿出来,在草丛里随意地扒拉着,把望月当木棍使。望月许是不高兴了一般,剑柄上的蓝宝石发出了幽暗的蓝光。

  “你在找何物?”洛云衣望着她问道。

  “找阵眼啊!”华倾颜理所应当地说道,左手还不忘拿起火折子照照,连头都没抬起来。

  刘雨烟听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华姑娘还真是可爱得紧,这阵眼是放在这个迷阵灵力最强的地方,用以支撑整个迷阵的法力的物件。一般是一件灵力甚是强**宝,一般是不会放在杂草中的,这样会掩盖它的灵气,不足以发挥威力了。”

  “啊、哈哈,是这样……”华倾颜干巴巴地笑着,淡定地将望月收起来,“许是刚刚被瘴气熏得脑子有些不好用了吧,哈哈……”

  说完便继续淡定地往前走着。

  洛云衣:……

  这样走着,几人来到了一片空地,罕见地没有毒蛇蜥蜴,杂草也甚是稀少,初入便觉灵力十分强大。

  洛云衣面露喜色:“这儿灵力强大,恐怕阵眼就在这里。”

  果然,刘雨烟在西北方向的一颗大树中发现了散发着幽幽绿光的宝器。

  因宝器灵力太过强大,修为不足很容易被宝器反噬,只能三人合力施法,这才将嵌进树内的宝器取出。

  只见绿光一闪,宝器掉落。

  “这……竟是泼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