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反派光环 > 8.阵眼
  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林子里出现了薄雾,雾气有越来越浓的趋势,还弥漫着诡谲的香气,与药粉的香气碰撞在一起,浓郁得让人头昏。

  “这什么味儿啊?”华倾颜鼻子痒痒的,想打喷嚏。

  “快屏住呼吸!”洛云衣振声道,同时拿出几粒药丸,“大家快将这个吃下去!”话音刚落——

  华倾颜深吸了一大口气,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啊啾——”

  众人:……

  “诶?我怎么……晕晕的……”尾音还未吐出,便眼珠一翻,就要往后倒去。

  洛云衣眼疾手快地将华倾颜揽住,左手轻拍着她那绝色的脸蛋:“华倾颜?”

  怀中人安静地靠在她的肩头,并无回应。

  华倾颜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境里有一群毒蛇蜈蚣在追着她。八尺长,大腿粗的巨蛇吐着鲜红的蛇信子用翁翁地声音说要吃了她,黑色蜈蚣扬着长长的触角向狰狞地向她扑来。

  华倾颜想拔剑施法,可是望月怎么拔也拔不出来,像被钉在了剑鞘里一般,她慌慌张张的往前跑着,额头上的汗不停流下,却也来不及擦。

  周围是浓稠的黑暗,怎么也跑不到尽头。突然面前白光闪现,雾气弥漫,一位身着白衫的女子柔柔地朝她笑着:“莫怕,有我。”水袖轻甩,光芒万丈。

  华倾颜猛然惊醒。目光中还有尚未褪去的恐惧,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般,她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心绪稍稍平复下来,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洛云衣的腿上。

  “还好吗?”洛云衣用袖口轻轻擦去她额头的汗珠,脸上有些许的担忧。

  “师姐……”嗓子还有些嘶哑,华倾颜重重地咳了几下,揉了揉眉心,洛云衣轻轻扶着她坐起身来。

  “我是怎么了?这雾气……”华倾颜望了望,发现雾气已经散开,香气散去。

  “这是瘴气,华姑娘不小心吸得过多,这才导致昏迷,不过华姑娘修为高,加上洛姑娘给你吃了些药丸,应该没有大碍。”刘雨烟在旁边解释道。

  “你刚刚是怎么了?突然间出了许多汗,嘴上还念叨着什么别过来……”洛云衣有些疑惑地问。

  “啊,没事没事……”华倾颜愣了一下,想起自己刚刚做的梦,觉得老脸有些挂不住,不自然地说。

  “我先前听说迷阵之中的瘴气可以迷惑心智,让人陷入恐慌之中,华姑娘许是梦见了什么吓人的东西吧。”苏长逸抱着剑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道。

  华倾颜老脸一红,瞪了苏长逸一眼,岔开话题:“说起来,这迷雾是怎么散的?”

  “不过雕虫小技罢了,找到诀窍就可轻易破之。”刘雨烟淡淡地说道,面上竟浮现出了点点愁绪。

  华倾颜也不甚在意,随意地点点头。只是洛云衣别有深意的看了刘雨烟一眼。

  华倾颜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朝几人道:“那咱们接下来该去哪儿?”

  “这阵还未破,我们须得接着找阵眼才行。”刘雨烟道。

  几人点点头,往深处走去。

  华倾颜心里兀自琢磨着,阵眼阵眼,这东西只在里见过,这阵眼到底是大是小,是圆是瘪,还无从知晓,万一像指甲盖大小,那该是像从茫茫大海里捞针一般艰难了。

  想着便将望月剑拿出来,在草丛里随意地扒拉着,把望月当木棍使。望月许是不高兴了一般,剑柄上的蓝宝石发出了幽暗的蓝光。

  “你在找何物?”洛云衣望着她问道。

  “找阵眼啊!”华倾颜理所应当地说道,左手还不忘拿起火折子照照,连头都没抬起来。

  刘雨烟听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华姑娘还真是可爱得紧,这阵眼是放在这个迷阵灵力最强的地方,用以支撑整个迷阵的法力的物件。一般是一件灵力甚是强**宝,一般是不会放在杂草中的,这样会掩盖它的灵气,不足以发挥威力了。”

  “啊、哈哈,是这样……”华倾颜干巴巴地笑着,淡定地将望月收起来,“许是刚刚被瘴气熏得脑子有些不好用了吧,哈哈……”

  说完便继续淡定地往前走着。

  洛云衣:……

  这样走着,几人来到了一片空地,罕见地没有毒蛇蜥蜴,杂草也甚是稀少,初入便觉灵力十分强大。

  洛云衣面露喜色:“这儿灵力强大,恐怕阵眼就在这里。”

  果然,刘雨烟在西北方向的一颗大树中发现了散发着幽幽绿光的宝器。

  因宝器灵力太过强大,修为不足很容易被宝器反噬,只能三人合力施法,这才将嵌进树内的宝器取出。

  只见绿光一闪,宝器掉落。

  “这……竟是泼墨岭的落玉环,据说十几年前便已丢失……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洛云衣拿着宝器沉吟。

  刘雨烟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到底,还是躲不过。”

  “常夫人可是认得此人?”洛云衣道。

  刘雨烟轻轻点了点头,说:“本来不该隐瞒诸位,来时我心底便隐隐有些预感,不想竟是真的。”她的目光不知落在何处,面上浮现出淡淡的愁绪,像是在回忆些什么,“我原是泼墨岭太一真人座下的弟子,各位也知道,师父他精通易理。收徒当天,他便与我说,我虽根骨不错,只是今世有一场劫难,躲过去,便一世无忧;若是躲不过,修仙之路怕是多有叵测。说完,他便将落玉环递与我,告之此物对我会有用处。”

  “那为何又在这里出现?”华倾颜拿着落玉环仔细研究着,此物通身碧绿,看起来像是上好的和田玉打造的一般,晶莹透彻。她虽不是很懂,倒也能觉出此物的厉害来。

  “那时候我懵懵懂懂的,只是知道我这一世不会好过,倒也没多往心里去。直到……我中成期下山试炼,遇见了一名女子。”刘雨烟脸上的哀思又浓了几分,“这女子出身小派,却是精灵古怪,资质应是一点不差,还有些许可爱。”

  刘雨烟望向了华倾颜,苍凉地笑了笑:“与华姑娘的性格倒是有些相似,不过华姑娘看起来更加大气一些吧。”

  莫名被夸奖了一番的华倾颜摸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过奖过奖。”

  “我们很快就成为了好友,结伴而行,日子过得很快,我们走过了许多的地方,相处得很开心。直到……”刘雨烟的眼眶有些泛红,“那天我们去北海取灵珠,不知从哪里蹿出来一只凶兽,这凶兽道行很高,我们渐渐有些敌不过。她为了救我,被凶兽把元丹震碎,奄奄一息。我用碧玉环为她护住心魄,准备回泼墨岭找师父求助,不想师父正在闭关,泼墨岭众多师叔也都束手无策。她许是不想我难过,一天晚上给我留了字条,便偷偷走了。”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她因我而元丹碎裂,为了弥补我的罪过,我便散尽修为,变为凡人。不想,她竟是活了下来。”刘雨烟的眼中升起了一层水雾。

  华倾颜有些动容,不过仔细一想,元丹碎了,该是可以有法子重新筑好的,不过要耗费千年修为罢了,想是泼墨岭那帮子老道士自私自利,不愿帮忙罢了,也许刘雨烟也是因为这个缘故,觉得世道凄凉,便离开了师门也说不定。

  洛云衣听得心里酸涩无比,不禁上前轻轻对刘雨烟说道:“都过去了,夫人莫要伤心。”

  华倾颜想起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道:“那她为何要撸去你的孩子?”

  刘雨烟摇摇头:“可能是想见我吧。”

  苏长逸在旁边道:“我们还是先破除迷阵为好。”

  刘雨烟念起了法诀,苏长逸依着法诀在落玉环中施法,霎时白光乍现,黑暗消去,天地顿开。林子里终于照进了阳光,迷阵破除,回到了正常世界之中。

  华倾颜把火折子吹灭,揉揉眼睛,喜道:“终于得见光明!”

  可这喜悦还没持续多长时间,便听到苏长逸一声疾呼:“小心——!”

  华倾颜回头,一只头顶红色犄角猛兽满目狰狞地扑过来。

  “这什么玩意儿啊!”华倾颜瞪大了眼睛,边喊着边拔剑施法。

  “应是修仙之人饲养的灵兽,看这修为应是很高了!”苏长逸喊道,也拔剑相对。

  “这怎么办啊!能不能让它别追我了!”这猛兽似乎是觉得华倾颜的肉比较好吃,追着华倾颜不放。华倾颜甩了几个咒语过去,打在这猛兽身上像打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轻飘飘的,没用。

  这里就属她修为最高,她要是打不过的话,其余人怕是更没辙。这也不怪华倾颜,这是第一次真刀实枪地打架,以前她练剑都是花架子,不怪华倾颜着慌。

  洛云衣与苏长逸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将刘雨烟藏在树后,两人一齐飞身上去。

  三人合力自然不一般,华倾颜渐渐地进入了状态,几个回合之间倒也能招架地住。可这人的体力自是比不上野兽,加上修炼的方向不同,几个来回之间,洛云衣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这猛兽也怪有灵性,专挑软柿子捏,一个甩头朝洛云衣就扑过去。

  华倾颜暗道不好,执剑飞去,却看到苏长逸先她一步,揽住洛云衣往远处奔去,飘然落地。

  华倾颜一撇嘴,转身朝猛兽刺去,又开始厮打。

  “华倾颜,它的弱点在下盘,刺它的肚子!”洛云衣向苏长逸道了谢,不着痕迹的离开他,朝华倾颜喊道。

  华倾颜听闻略微降低了自己的高度,朝猛兽的下方刺去。苏长逸见洛云衣似乎不需要自己,便也加入战斗之中。

  两人正与猛兽痴缠,便听到空中一道声音传来:“是谁扰了本尊的清净——”内力浑厚,震人心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