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反派光环 > 26.大火
  “走水啦!走水啦!”外面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喧哗一片,来来往往的人端着水盆水桶跑来跑去,时不时撞到对面来人的身上去,本就不多的水洒了一身一脸,。每个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惊恐、慌乱、摸不着头脑。救火的行为像是扑火的飞蛾,本能的反应,却是自取灭亡,毫无作用。

  倒映在每个人眼睛里的熊熊火焰,像一个浑身烈焰的魔鬼,吞噬着每个人,吞噬着这座县城。

  跳动的烛光在华倾颜的脸上一晃,她悠悠转醒,揉了揉眼睛。

  “师姐?”华倾颜看了看点亮烛火的洛云衣,支起身子,朝窗外望了望,墨黑的浓烟直直得冲上天空,“外面是怎么了?”

  “着火了?”还未等洛云衣回答,华倾颜反应了过来,一咕噜爬起来,冲向窗边。

  火源离他们不算近,但是也能依稀看到愈演愈烈的火势。可以辨别出就在城门内不远处,与他们今日见到的一片废墟所距不远。

  “怎么好端端的又起了火?”华倾颜对一同走过来的洛云衣说道。

  “不知道,我也才刚醒。”洛云衣摇摇头,说道,“我们过去一起帮忙就火吧,看这火势这么大,以凡人之力怕是有些困难。”

  “也好。”华倾颜点头同意,走到门边时看到蜷缩着,睡得香甜的拂溪放缓了脚步,轻轻将门合了上。

  “洛姑娘,倾颜。”

  两人下楼时,正好碰见了赵旸与赵武二人。

  “你们也要去救火吗?那一起吧。”赵旸冲她们笑。

  等到赶到火源地时,已经有几个官兵模样的人在组织救火了,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蹿的民众已经被组织了起来,场面有秩序了不少。

  正中有一名被簇拥着的,身材有些富态,约莫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火光,忧心忡忡。

  “那人是县令爷吧?”华倾颜伸手指了指那名男子,说道。

  “估计是。”赵旸一点头,又扭头对华倾颜说道,“倾颜,你的修为不是属寒吗?正好水火不容,你们先去救火,我去与县令爷了解情况。”

  “也好,”华倾颜点点头,没什么意见,这里好像也就属她的修为寒性最强。

  而后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刚伸出去的脚往回撤了撤,对洛云衣说:“师姐,你身子还虚,与赵旸一起在这里等着吧。”

  语气坚决,不容分说。

  灭火本用不了多大灵力,可看到华倾颜佯装严肃的模样,不知怎么觉得有些好笑。洛云衣嘴张了张,还是没拂了她的好意,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就不过去灭火了。

  华倾颜便与赵武飞身上前,立在扑天的大火之上,长发飞瀑,衣袂飘飞,宛若仙女下凡,看呆了一众人的眼睛。

  刚任职不久的小官兵嘴巴张得大大的,提着的水桶没拿住,“砰”的一声溅起了一圈儿水花,水珠蹦进嘴里也没有合上他的嘴巴,反是殃及到了站在旁边的师爷,溅了师爷一脸,白花花的胡子湿透沾了师爷一脸,挨了一顿训斥。

  此时的华倾颜回忆了一下自己脑子里的几套招式,使出一招剑诀,剑气扫荡,寒气扑人,望月在熊熊大火中穿梭,裹挟的剑气扫灭了跳动的火焰。

  赵武也瞄准了旁边装满水的一口大缸,运气将缸中水源源不断地扑向大火,形成一个巨大的水柱。

  冲天大火很快被前后夹击着,变得奄奄一息,只余下几簇火苗还在垂死挣扎,不一会儿就被赵武气势汹汹的水柱扑灭。

  此刻天已蒙蒙亮,天空像被撕破了一个口子,一束白亮的光柱射了进来。蔓延了近十户人家的一场大火就此扑灭,挽救了烧了一半的房子,挽救了几条人命。却还是烧毁了几户房屋,承文县又多了一片废墟。

  任务完成,华倾颜与赵武飞身落地,走到洛云衣身边。

  中年男子立马上前作揖:“多谢二位侠士出手相助,老夫感激不尽。”

  赵武这人长得五大三粗,倒是比小姑娘还要腼腆些,只在一旁“嘿嘿”笑着。

  华倾颜便无所谓的一摆手:“小事而已,不足挂齿。”华倾颜望了望荒凉的街道,此时官兵们正在组织人员疏散,她说道,“倒是你们这座县城,究竟发生了何事?怎得……”

  华倾颜想了一下措辞:“怎得如此人心惶惶?”

  “这件事……实在是说来话长,方才赵公子已经问过我了,还请几位少侠到我府上小坐,待我与各位细说。”中年男子很为难的样子,说道。

  “我正有此意。”赵旸在一边说道。

  众人点点头,华倾颜忽然想起来什么,附在洛云衣耳边道:“拂溪还在客栈睡觉呢,我先去接拂溪,你给我留个记号,到时候我再找你们去。”

  “那你小心点儿。”洛云衣轻声嘱咐她,顺便帮她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头发。

  华倾颜点点头,一股暖流划过心间,好久没有人这样对待自己了,自从穿越过来,也只有洛云衣会照顾她、在意她了。

  华倾颜回到客栈,发现拂溪还在呼呼大睡,对外界的慌乱全然不察,惹得华倾颜哭笑不得。

  “你这个小东西,又能吃又能睡,胆子还小,真不知道怎么当灵兽的……”华倾颜用手指戳了戳拂溪的小脑袋,拂溪似是有所察觉的皱了皱小鼻子,将脑袋歪向了另一边,没有一丁点转醒的迹象,华倾颜笑得更欢实了。

  她倒也不是不喜欢拂溪,只是她以前养个猫阿狗啊的,不是养丢了就是养死了,搞得华倾颜郁闷了一整年。现在穿越过来实在是不想再挑战自己了,不过洛云衣乐得替她照顾,她也是乐意的。

  “还挺沉……”华倾颜轻手轻脚得将拂溪抱起来,觉得分量又沉了不少。她开了门打算离开,却在门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方煜?”华倾颜开门时看到了一身黑衣的男子直勾勾地盯着她,似乎是被黑衣衬的,脸色惨白,现下天还未大亮,男子杵在门口如同夜间的鬼魅一般。

  方煜没说话,反而一步一步地欺身上前。

  华倾颜惊魂初定,却被方煜又挤到了房间里,不禁吞了吞口水,颤声说道:“你想干嘛?”

  方煜的视线从她脸上挪开,瞧了瞧她怀里的拂溪:“这是倾颜的灵兽?”

  “不是,”华倾颜歪着身子护着拂溪,“一个小野兽罢了,你到底要干嘛?你打伤我师姐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要来找我?”

  “别紧张,我就是来看看你。”方煜低沉嘶哑的嗓音在屋里环绕,他的眼睛直直得看着华倾颜,“你师姐那件事,算我对不住你。”

  “那苏长逸呢?”

  “我会让人好好待他的。”

  脾气这么好?华倾颜觉得这跟之前林子里的方煜简直不是一个人了,不知为什么,华倾颜甚至觉得他似乎有些难过,但是并不想多管。

  十恶不赦的魔修,也会难过吗?

  华倾颜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就算了吧,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你自己慢慢玩。”毕竟自己势单力薄,真要起了冲突,自己怕是不占上风,虽然她觉得今天的方煜没有什么战斗力,还是想早早离开为好。一口气说完一整句话,华倾颜准备脚底抹油。

  “倾颜!等一下!”方煜在身后拽住了她的袖子,“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华倾颜只好又转过身来,怀中的拂溪在睡梦中哼唧了几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又进入了梦乡。

  华倾颜无语。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管这里的事情了,会很麻烦。”方煜好像是个面瘫,除了冷笑之外嘴角似乎不会别的的角度了,他扯了一下嘴角,似乎是想笑,但是华倾颜觉得比哭还难看。

  方煜试着扯了扯,最后放弃了,只好抿着嘴接着说道:“如果你们非要管得话……那就小心点儿吧。”

  说完,便转身从窗户上飞身而去,带来了一阵风。

  华倾颜:……好好的门不走非要走什么小窗户。不走阳关道,偏偏要走独木桥,怪不得选了魔修这条邪路。华倾颜在心里鄙夷。

  华倾颜走出客栈,找老板退了房,顺着洛云衣的记号边揉着拂溪的脑袋边想着刚刚方煜的话。

  不用管?难道这件事跟魔修有关?方家算是魔修界数一数二的大势力,要是他手下人做的……那还真的不好办。

  可他们为什么要烧呢?还是一点一点得烧,直接放个大招屠城不是更方便?华倾颜望了望远处烧得破烂的废墟,觉得周身的空气冰凉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