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玩家 > 603、CIA绝密档案(大章)
  正式的商务会谈当然有正式的礼仪,聂廷这样的老手绝对不会在这方面出错。

  第二天上午,还是那4辆商务车来接上聂廷等人前往谈判地点,然而这一次不是去美国航空公司了,而是去往纽约郊外的庄园。

  庄园很豪华,豪华到像是一个公园般的存在,这种私人庄园在中国是很少存在的,上万平的草地,漂亮的喷泉,聂廷从这一幕幕场景中看到了金钱的气息。

  他们抵达的时候,正有3个人在草坪上打着马球,健硕的马匹在草地上奔腾着,时不时还会翻起两块草皮。

  当车辆驶入的时候3个人勒马停了下来,聂廷下车的时候当先有人跟聂廷打招呼:“欢迎来到布朗庄园,我是乔治.布朗。”

  聂廷看着对方器宇轩昂的模样,鲜衣怒马大概就是说眼前的场景吧,他笑着说道:“你好,青禾,聂廷。”

  聂廷跟外国人打过的交道不少了,现在世界排名前10的游戏公司里,青禾拥有着6家公司的股权,其中一家甚至已经是控股了。

  单看这份成绩单,就知道聂廷这三年以来有着怎样彪炳的战绩。

  但是他没有英文名,而且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起英文名,这事还要从当初投资并购部组建的时候说起。

  当时聂廷他们只是金融部,还不叫投资并购部,事实上所有人都觉得,还是投资并购部显的更加霸气一些。

  那时候任禾给他们整个部门开会说了成立这个部门的主旨,整个青禾的投资战略核心也从国内扩张到国外,当时有人开玩笑说,那得起个英文名了。

  聂廷记得很清楚,当时那个少年坐在会议桌的尽头笑着摇摇头:“我们就叫中文名。你们知道吗,90年代甚至现在,我们有太多的同胞想要融入那个貌似更加自由、繁华的群体,结果怎么样呢?融进去就化在里面了,你和其他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没人会尊重你,没人记得你是谁。然而当我们开始用中文名的时候,慢慢的开始被记住,聂廷就是聂廷,任禾就是任禾,这样他们才会更加尊重你,不止是因为在座各位手里握着让他们所有人向往的资金,还因为各位首先尊重了自己。不用入乡随俗,各位可以用一场场收购战来打响自己的名声,希望有一天,各位如果以著名投资人身份出现在外媒的报纸上时,他们也会用你们的中文名,那就太过瘾了。”

  任禾从来不否认自己就是个民族主义者,所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繁荣、自由,任禾从伯克利大学交流回来之后就完全否定掉了,事实上《中国合伙人》里也表现的非常真实,不遗余力的融入外国的集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光鲜亮丽。

  那个年代中,多少人用泪水结束自己的美漂人生,但是现在,中国人已经拥有昂首挺胸走出去的能力了。

  聂廷听到任禾那么说的时候,想象着外媒介绍自己的时候用着自己中文名字,然后写着自己的耀眼事迹,那是多么热血沸腾的一件事情,就像是用自己的名字在跟一个文化做一场不妥协的战斗一样。

  说起来也好笑,其实这不过是一个小事情罢了。

  “聂先生,我听说过你,”乔治布朗下马跟聂廷握手:“很高兴能有这次会谈,希望大家都能收货自己想要的东西。”

  对方的傲慢让对方在马上接待客人,聂廷可以不介意,但最终的事实是,美国航空公司深陷财务危机,对方需要现金。

  布朗财团财产在猜测中早就突破万亿美金,如今具体数字是多少谁也不清楚,那8家石油公司跟印钞机一样,而且,布朗财团的产业远远不止8家石油公司。

  但是,如果对方觉得自己拥有万亿了,那么百亿的交易就可以轻视,那么这个家族是凭什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聂廷对这些人并没有轻视,因为他知道这些人都是美国精英阶层中真正的精英,对方在资本上的追求永远不会停歇,而智慧这样的东西,从来都是对方的基本素养。

  会谈没有长桌谈判,也没有长达几个月的持久战,聂廷这次的行动非常明确,他们掌握着关于美国航空的所有信息,光是为了买一份商业信息,聂廷就可以为此付出上百万美元的商业间谍费用,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谈判由乔治布朗和聂廷单独进行,投资并购部门的团队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但是他们明白这次收购很有可能有着特殊的意义,只是聂廷口风太严了,他们也不清楚为什么。

  乔治布朗在会客室听了聂廷的要求之后沉思了两秒笑道:“聂先生你的这个要求可能有点过分了,大概你还不知道你们的大老板在美国纽约干了什么,如果知道了,就会赞同我的看法。”

  “我没有兴趣知道我们的大老板在纽约干了什么,”聂廷摇摇头:“我只知道现在美国航空的负债率之高超乎想象,银行已经不愿意贷款了,而你们又有每个月净亏损1.2亿美金,你们急需要新鲜血液来弥补亏空,也利用这些利好消息让资金重新进入美国航空完成这场变革。亏损是暂时的,不过是经营策略需要调整而已,但现在杜邦财团非常想要掌握美国航空公司更多股权,我想,布朗先生你是更愿意接受杜邦财团扩大自己在美国航空领域里的影响力,还是接受一个远在天边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聂廷没有接乔治布朗的话,对方在谈条件,而他在谈对方的弱点。

  谈判桌上,永远不要被对手牵着鼻子走,这是聂廷刚入行就已经明白的道理了。

  乔治布朗笑了:“聂先生果然名不虚传,作为一个中国人,对我们这么了解,真是让人吃惊。”

  “青禾集团将用1%溢价,也就是28.179亿美元收购布朗集团手中美国航空公司10%股权,在美国航空唱衰的时候,这就是我们大老板最大的诚意了,当然,前提条件是cia能够撤销对于大老板任禾先生的全球通缉令,”聂平冷静沉着的说道。

  这次任禾在他临出发前给了他溢价5%的权限,但是对于聂廷来说,如果真的用任禾给的底线价格谈成了这个事情,那自己还有什么脸回去见大老板和同事们?

  谈判一天是完不成的,乔治布朗没打算在今天解决这件事情,他也不想被聂廷牵着鼻子走,索性把话题一转笑道:“聂先生真的不想知道你们大老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吗?说实话,我也很想和他结交一下,请帮我转告,如果他再来美国,我希望能请他吃饭。现在,他是纽约的一个传奇了。”

  说着,乔治布朗扔了一个牛皮纸档案袋给聂廷:“聂先生,共进午餐吧,我们需要考虑一下。”

  事实上,对于平民和警察甚至cia、fbi来说,青禾集团的大老板都是名副其实的狂徒。但是在财团的视野里又不一样了,对方在东方开创了偌大的基业,本身还能在纽约那么险恶的环境里死里逃生,这都不算完,最新的消息是,对方还是荷兰阿姆斯特丹,一个人伏击了整队cia作战小组。

  资本主义世界中,资本的眼中,人命不值一提。财团们事实上更加欣赏这位青禾大老板的神秘传奇色彩,这样的人,在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利益的时候,结识一下并没有什么坏处。

  吃饭的时候,聂廷团队里的同事都不清楚谈判到底顺利不顺利,只是看起来聂廷好像有了一些心事一般。

  回到酒店后聂廷给任禾打过去电话:“老板,跟布朗财团谈判进展还算顺利,对方并不排斥来自中国的资本,不过对方给我了一个档案袋,应该是关于你在美国的事情,我还没看。”

  对于聂廷而言,青禾现在就是他的根基,他热爱着青禾的一切,而大老板任禾早在青禾成长的过程中,成为大部分青禾人的信仰了,如果任禾告诉他不该看这份档案,那他就不会看。

  任禾在电话里笑着说道:“看看吧,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当初没来及跟你详细说我通缉令的由来,现在你正好可以了解一下,方便你跟他们谈判。”

  聂廷放下心来,心中还有着一丝兴奋,这简直是自己了解大老板的一个途径啊,这是青禾集团里面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大老板这么个生意人背上cia的全球通缉令,难道是贩卖军火吗?

  然而当聂廷打开档案的那一刻忽然愣住了,他清楚的看到自己家大老板的照片,文件上方页眉处盖着‘绝密,1-20’的印章。

  文件里先是详述了任禾的信息,年龄、性别、从中国获取档案的复印件、学历、资产、父母信息等等,非常详实,详实到有些东西就连聂廷都不知道。

  他总以为大老板应该有二十多岁了,结果呢,才17岁!光是这个实际年龄就让他足够震惊了,这还真是青禾其他人都不知道事情!

  一个17岁的少年,就拥有了青禾集团这样的产业?然而聂廷对于任禾的年龄没有一点轻视,更多的是匪夷所思,和一种莫名的崇拜。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就好像是对方完成了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后,内心深处有种可望不可及的感觉,然后渐渐变成了仰望与膜拜的感觉。

  关于大老板的父母,现在也早就不是秘密了,当初洛禾集团的事情传出来之后,青禾集团不少人恍然大悟,难怪任书记老爱来青禾集团视察,这特么是来看看自己儿子的产业啊……

  不过后来老任就不去了,过过瘾之后还是要注意避嫌的,市里连对青禾集团的扶持政策都取消了,并且还审计过一次,看看有没有偷税漏税,结果青禾集团干净的跟白纸一样……

  这时候老任才觉得,自己这儿子是真的懂事,没有给自己拖后腿。

  聂廷翻过去第一页信息之后,第二页上面赫然用红字标注着:非常危险!

  往下看下去,聂廷终于明白,自己家大老板为什么会背上cia的全球通缉令了。

  下面写着,国家安全局在秘密逮捕杨恩时,遭遇任禾狙击,其中包括任禾徒手攀爬10楼的行为,神乎其技的狙击能力……

  再往下就是关于任禾在纽约举办“诗一样的小教授”钢琴独奏音乐会,国家安全局意外通过中国情报机构‘天驱’成员获得了任禾的身份,然后任禾为了掩护该成员,以一己之力拖住美国国家安全局两个作战小组的壮举……最终以横跨大楼6.4米高度差、钻入下水道的无解方式逃出包围。

  再然后,附加了一份关于任禾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一个人伏击整个cia作战小组的战斗报告,其中详细的描述了任禾的夜视狙击能力、体能、超出人体极限跳水的能力。

  最后备注,该目标极为危险,全球cia成员遇见目标后可先保全自己,若有机会可当场击毙。

  聂廷看着这份关于任禾的信息,呼吸都有戏急促了。

  如果不是任禾的态度,还有乔治布朗的说明,他几乎都要以为这是一部美国商业大片的剧本了!

  这特么也太不可思议了点吧?!

  记忆中,大老板在见到自己的时候总是乐呵呵的,从来没对自己发过脾气,而且还文文静静的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暴力倾向。

  对方……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却能预见未来的智者一样,结果这份报告把聂廷脑中关于任禾的形象全部击碎了……

  什么玩意?大老板竟然被cia评为全球最危险人物之一?这都是在扯什么犊子……

  聂廷现在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总觉得是不是自己今天睡醒的时候,睁眼方式不对?

  他现在特别想要给远在中国的大老板打个电话压压惊,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冲动。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白天的时候乔治布朗说任禾已经是美国精英阶层里的一个传奇,还说要请任禾吃饭。

  事实上对方说‘如果任禾再来美国’这句话的时候,聂廷就明白,对方实在透露信息:他们愿意谈这个收购案,只是价格还不太满意。

  档案明显是没有想过泄露的问题,其中相信的说了事情的起因是因为美国国家安全局想要秘密逮捕中国驻华盛顿大使杨恩,这种事情曝光出去恐怕会引起很大的争议,当然,这份文件没有任何能够证明它就是出自cia绝密档案的证据。但是看样子乔治布朗压根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说不定还有个本届政府添点乱的想法,毕竟美国财团这么多,这一届里面布朗财团失利也很正常,聂廷前一段时间研究布朗财团的时候就发现,这一届政府在石油领域有打压布朗财团的意思,这当然也是别的财团支持下形成的议案。

  美国财团之间,并不平静啊。

  聂廷忽然很想给青禾的同事们说一下自己心底的这个秘密,你们知道大老板多么牛逼吗?!这种想法让聂廷蛋疼的难以入睡,但是他不能说,大老板选择他来做这件事情,就是因为信任他。

  第二天聂廷再次与乔治布朗会谈,乔治布朗看着聂廷眼睛里的红血丝笑道:“聂先生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溢价3%收购布朗财团手中10%的美国航空公司股份,”聂廷冷静的说道:“这是我们最大的诚意了,布朗先生,你们的选择权其实并不多,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最终,时隔1个月,聂廷以溢价3.2%的价格完成本子收购案,cia取消对任禾的全球通缉令。

  任禾在四合院里有点感慨,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啊,多花了不少钱,不过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青禾集团以后会更有钱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