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 034我不是兵王!
  “叔叔阿姨好,我是李云龙。????网”李云龙起身的同时,不小心将亮剑牌便携式gps定位仪掉在地上,他已经习惯了,所以在第一时间捡起来解释道,“我同时是一位地理爱好者,身上携带这种全球定位装置是合情合理的。”

  “哇,你是兵王么!”爸爸十分兴奋地抓住了李云龙,“还有什么装备么!我正在写跟兵王有关的小说。”

  “嗯?”李云龙大惊,看着爸爸既有愤怒,又有恐惧,这个男人到底是白痴还是天才,竟然这样一眼就识破了……

  还好此时白静见缝插针凑上前来:“叔叔是小说家么?好厉害啊!”

  “嗯……哎……这个……”爸爸被迫害羞起来,揉着后脑勺看着地面搓着脚道,“普通的小说作者而已,不过是a级签约的……”

  白静选择继续挖掘这个男人:“那也好厉害啊!写的是什么书,我也许看过呢。”

  “呐……”爸爸的脸更红了,有些得意地瞥着桌角,“说出来,会吓到你的。”

  “说嘛。”

  爸爸更加难为情地揪着衣角:“哎呀还是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让作家身份和现实身份重合的。”

  “呵呵,叔叔一定是怕粉丝围拥!”白静说着不忘奉承妈妈,“也对,阿姨都这么漂亮了,没时间去看别人了!”

  实际上,妈妈此时已经几乎是青筋暴起的状态了,她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人生经验和地下企业运作经验,看到白静的第一眼就确定了这一定是一个校花婊,她同儿子一脉相承本能地厌恶这种存在,如果是在地下工厂,她可以轻松的用两句话将白静骂哭,但现在在儿子面前,必须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不能让自己的身份影响了儿子的善良。

  妈妈只好忍着怒意柔声道:“过奖了,他因为总要写书,没时间和粉丝互动。”

  “到底写的什么书啊。”白静已经拿出手机准备搜索了。

  “哎呀……就是……”爸爸左右手食指顶在一起,支支吾吾说道,“你搜索……抗日、萝莉……就是那本了……我偷偷告诉你,里面的那个艾莉,就是我家的艾莉……”

  白静心中一万头野马狂奔而过。

  应该不会错的,这个男人是个白痴。

  虽然他是李烩的爸爸,但毫无疑问是个白痴。

  克制,克制!

  不要表示出鄙视!

  可是好难啊,怎么可能不鄙视这种白痴!

  旁边的李云龙更加愤怒,这个作者既然抗日了,果然与兵王有关,搞不好还是一个携带着现代武器穿越到抗战时期的兵王!这本身已经很低俗了,怎么又加上了……艾莉这种东西?

  就是一群像李烩爸爸这样的白痴,将兵王塑造成如今的存在么。

  李云龙有种被侮辱的感觉,不觉间露出了面对敌人时的可怕表情。

  不好,表情太过分了,李云龙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个大二学生。

  “我只是普通的大二学生,你们聊……”李云龙隐藏表情准备背身离去,这个行为当然是完全多余的,大家早就忘了他了。

  爸爸也是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兵王在这里,他立刻挣脱出美女光环,冲着李云龙竖起了大拇指:“明白了,兵王就是要隐藏自己啊,这样才能扮猪吃虎!”

  李云龙闻言虎躯一震,暗暗握拳,愤怒几乎忍耐的极限,他最讨厌的就是“扮猪吃虎”四个字,隐藏自己的实力是基础的战术本能,凭什么你们要将这件事描述成“扮猪”?

  这让他愈愤怒,他从不扮猪,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大二学生。

  思绪飞扬的瞬间,李云龙再次浑身一震,情绪自我实现了一个大逆转,转而用崇敬的眼光再次望向爸爸。

  刚刚的那一刻,他顿悟了!

  这类小说家看似愚昧无知,毫无信仰,但社会既然纵容他们的存在,就是有意义的,就像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那位侃侃而谈的海军少将张中招一样,起初李云龙对于这个人随意暴露军方信息的行为十分愤怒,认为这是卖国求荣的行为,但当他深入了解后,才现了这位少将的高明,他给出的信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局势分析三分保留,七分扯淡,时而大胆,时而保守,犹如一位太极宗师。

  是的,组织并没有阻止他,他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多年来,张中招少将混淆视听,通过一系列的言论与似有心似无意的情报透露,完全打乱了敌人对我军的判断,敌人经常自乱阵脚,做出错误的判断与部署。

  可以说,这位少将以大智若愚,嬉笑怒骂的高手段,将误导敌人的信息伪装成口误,将重要核心的信息进行高的包装,用强大的个人魅力与思想深度,在国际情报战与战略战中,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而艾莉,哦不,李烩的父亲,眼前的这个男人,正在做同样的事情,他将兵王包装成喜欢扮猪吃虎的莽汉,并且将兵王的实力蓄意夸大到核武器级别,这将不可避免地干扰到敌人的应对策略,让敌人将兵王视为一种神级战略武器,不得不消耗大量的资源和人力去应对,同时,又会浪费时间,投入大量的精力去部署“校花”,“富二代”等“反兵王”武器,企图运用兵王无法克制住自己“保护校花”和“扮猪吃虎”的软肋来拖住兵王成长的步伐。

  李烩的父亲,这位穿着沙滩度假装和拖鞋的长者,何尝不是大智若愚,隐藏自己,在另一个方面,默默地战斗着?

  一定是这样的,否则一个白痴,怎么可能培养出李烩这样具有深邃思想的智者!

  “我不是兵王。”李云龙转过身,他多想敬一个礼,但他最终还是克制住自己,牢牢地握住了爸爸的双手,“我只想说,辛苦了。”

  李烩的爸爸就是那种说话不用经过大脑的话唠,一边握手一边笑道:“哈哈哈,为人民服务!”

  李云龙不免更加崇敬,这位长者仅仅是下意识的反应,就已经有如此的觉悟,当下低声嘟囔道:“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你妹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