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焉领主 > 第394章君临天下六
  半个时辰之后,李无忧带着那位孟指挥使来到了天狱司。

  不过并非仅仅是两人前来,李无忧走在前面,孟指挥使被两个天衣卫架着,胸膛之上赫然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染红了衣服。

  李无忧脸上也没有什么快意或者嘲讽的神色,而是带着焦急。

  匆忙来到了书房外面,李无忧可以说是直接闯了进来,带着一丝惊恐的语气说道:“督主大人,我们被人偷袭了!”

  柳牧重新把注意力从书上转移,看向了李无忧,也看到身后那被人架着的孟指挥使。

  那个家伙脑袋低垂着,看上去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柳牧站了起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李无忧双手垂在身侧,微微颤抖着,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经历当中缓过来。

  柳牧从他身侧经过,李无忧跟着微微转身,似乎要跟上柳牧的步伐,双手也抬了起来。

  就在这一刹那,一只手按在了李无忧的脑袋之上。

  磅礴的力量从手掌当中涌现了出来,甚至有一丝丝骨裂之声传来。

  柳牧伸着自己的右手,抓住了李无忧的脑袋,将其提了起来。

  李无忧双脚无力地凌空扑腾着,刚刚抬起来的双手又垂落了下来,活像是一条上了岸的鱼——还是一条即将死亡,连跳都跳不起来的鱼。

  那两个架着孟指挥使的天衣卫一惊,差点把手中的人给丢下去,不明白为什么督主大人突然就对李无忧出手了。

  虽然李无忧没有了督主的职位,现在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白丁”。

  但是作为督主的心腹,李无忧是天衣卫当之无愧的第二人,只是没有一个职位罢了。

  这第一人要和第二人对上内讧了?

  不对,准确地说,是李无忧要被狡兔死走狗烹了?

  柳牧的手掌下,李无忧的面容开始扭曲了起来,很快,那张脸孔就变得诡异了起来,斜鼻子歪眼,看上去就好像被人用锤子砸的五官彻底位移了一样。

  “主上,此人……”莉莉丝显然是察觉出了什么端倪,上前了几步说道,“或许是千面郎君。”

  千面郎君,天命级,也是天下第一杀手。

  人如其名,拥有千张面孔,可以假扮成任何人接近目标进行暗杀。

  江湖之上,只闻其名,却从未有人看见千面郎君——准确地说,是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

  所有人看见的千面郎君,都只是其“千张”面孔当中的一张而已。

  “哦。”

  柳牧的手随意地抖了抖,一阵令人不寒而栗的骨头错位、碎裂的声音传来。

  原本还在勉强挣扎的千面郎君立刻好像死鱼一样不动了,唯有嘴巴还张大着,发出了低微嘶哑的惨叫之声。

  将这个千面郎君丢到了一旁,柳牧走到了那孟指挥使身前,伸出手在他身上点了两下,拔出了胸膛上的匕首。

  没有鲜血流出,那昏迷不醒的孟指挥使抬了一下头,又昏迷了过去。

  柳牧伸出手,从这位脸上揭下了一张精巧的人皮面具,赫然是已经被刮掉胡子的李无忧。

  “带他去疗伤吧,死不了。”柳牧吩咐道。

  那两个天衣卫当然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位进京的孟指挥使恐怕在什么时候已经被千面郎君掉包,然后偷袭了找到他的李无忧。

  而且,千面郎君没有选择继续假扮那位孟指挥使,而是将李无忧变成了孟指挥使,自己则是变成了李无忧。

  带着令人“惊讶”的消息回来,哪怕是高手,恐怕第一时间也会被重伤的假冒孟指挥使所吸引,忽略了千面郎君假扮成的李无忧。

  以天命级高手的实力,再这样的时候暗杀,根本就是十**稳的事情。

  就算是玄机高手也不敢说,自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挡住天命的暴起刺杀。

  可惜,这位千面郎君连暴起伤人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柳牧制服了。

  他假扮谁不好,偏偏假扮李无忧。

  李无忧可是被柳牧种下了生死印的人,当他推开房门进来的时候,柳牧就知道这位是假冒的了。

  “他武功怎么样?”柳牧问道。

  “天命,对于主上应该有帮助。”莉莉丝如实说道。

  “嗯,那就带走,吐出来之后杀掉。”柳牧重新回到了位子上坐下,连在看一眼这位千面郎君的兴趣都没有。

  接下来的几个月。

  朝堂之上一片风平浪静,天衣卫督主已经真正巩固了自己的势力,达到了权倾朝野的程度。

  小皇帝甚至还是他的弟子,对其言听计从。

  其余的文武百官,有一些自然是不满的,但是大势所趋之下,他们也只好明哲保身。

  更多的,则是死抱天衣督主的大腿,还有一些不要脸想要人其做干爹。

  最后当然被柳牧送了一个滚字,顿时心满意足,他们可是被天衣督主骂过的人,有多少人有此殊荣?

  江湖之上,则是没有那么平静了,天衣卫开始大肆扩张,露出了狰狞獠牙。

  再加上一群将来的江湖顶梁柱失踪,那些门派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不断地派出一些人来皇城试探。

  最后的下场自然跟千面郎君一样,凄惨无比。

  千面郎君还算是最有建树的,好歹他见到了柳牧的面,其他人,连柳牧的面都没有见到。

  至于千面郎君是自主想要杀柳牧,而是背后有人雇佣了他。

  这件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

  柳牧压根就没有问的意思,千面郎君倒是做好了死都不说的准备——这是他身为杀手的操守。

  结果对方根本就没有兴趣,临死之前,千面郎君也不知道是失落还是什么心情。

  那些被关押在天狱司的江湖二代们,当然也纷纷屈服,把该吐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乖乖上交了在门派内所学的所有武功。

  柳牧没有杀他们,也没有放他们。

  过上一段时日,这些人还有作用。

  现在就让他们继续关着吧。

  合上了手中这一本整理出来,那些丢出去足以让整个江湖混乱起来的武功秘籍,柳牧闭上了眼睛。

  身上原本如渊如渊的可怕气息开始渐渐消散,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看上去就跟普通人没有了半点差别。

  “已经是破碎虚空了。”柳牧的双眼重新睁开,悄无声息之间,他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最高一层——破碎虚空。

  搁在深渊,或者其他世界,便是破域级。

  只是现在还不是柳牧离开的时候,他感觉到这具分身的力量并没有就此饱和,还有进步的空间。

  就算同为破域,彼此之间也是有巨大差距的。

  现在还没有舍弃了这分身,将力量彻底传回本体的必要,离开了这个世界,谁知道下一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那一天,恐怕也不会太远了。

  柳牧抬头看向了南边,视线好像穿过了重重阻碍,落到了南边的无尽外海之上。

  他分明感觉到了,属于终焉的力量,开始一点点涌入到了这个世界当中。

  终焉侵蚀高塔的速度,比柳牧想象的要快。

  这个世界的位置在深渊所在层数的上层,当深渊被彻底吞没之后,终焉自然不会停止。

  “十年,没有人压制的话,十年时间,终焉恐怕就要‘上岸’了。”柳牧在心里暗道。

  这个世界是一个四面环海的世界,大陆就是中间这么一块,周围分散着大量的岛屿。

  就总体面前来说,可以说是相当小了,连地球都无法比上。

  终焉侵蚀广阔的深渊,花了很长时间,但是侵蚀这个世界,不会需要太久。

  世界的强度,对于终焉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柳牧断定,终焉在侵蚀这个世界的时候,同样还在侵蚀其他世界。

  甚至于高塔上层,也发生着同样的事情。

  要知道,高塔本身就是在终焉绝地当中,可以说整个高塔都在被终焉入侵。

  只不过下层格外严重,上层没有那么严重罢了。

  终焉对于高塔的侵蚀,是自下而上的,同样也是从外到内,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到最后,没有任何世界可以免俗。

  除非是,这个高塔主人真的留下了什么可以抗衡终焉的东西。

  不过想想高塔主人的恶趣味,柳牧真的不太确定他会好心到留下什么拯救高塔世界的东西。

  说不定到最后突然出来说一句“我骗你的”,估计会有一群追逐着希望的人吐血而亡。

  对于高塔主人留下来的所谓希望,柳牧其实并没有特别在意。

  他所要走的道路,已经决定好了。

  如果真的能够得到高塔主人的“馈赠”,自然是好的。,算没有,柳牧也不在乎。

  他从来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过。

  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这个世界,天元皇朝,整个江湖的格局又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接近两年前,天衣卫新督主左骧上位,花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是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对,甚至可以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在其上位之后,江湖,也开始变天。

  原本被压制的几乎不成样子的天衣卫彻底翻身,到如今,已经重新恢复了当时的“威名”。

  现在的江湖,那一身暗色的“天衣”,已经成为了很多江湖人心中的噩梦。

  蚀月派、阴月宗等等江湖邪派,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选择投靠了天衣卫。

  整个江湖,都被天衣卫压制的死气沉沉,只剩下了那些强大的门派还在维持着武林的最后一丝尊严。。

  a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