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尊之拾爱 > 18.你还要我吗(十八)
  全侯府的人谁不知道将军是把主君捧在手心里疼着的,生怕有一丝闪失。尤其是主君有了身孕后,连多走两步路都是将军抱回房的。

  如今主君隐约有流产的征兆全府上下皆提着心,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触霉头引来上面的滔天怒火。

  尤其是贴身伺候的那几个小侍更是在房门口的台阶下跪成一排,连主君从宫里带出来的那两个都没能幸免。

  楚寒冷着一张脸站在台阶上,眼底的寒意就跟冰刀一样从跪着的一干人等身上剐过。

  屋里的大夫还在给主君诊脉,已经半个多时辰了,到现在依旧没传出任何消息,恐怕主君肚子里的孩子凶多吉少。

  这么一想,小侍们头不由得垂的更低,而晚上做饭的两个厨子在将军冰冷的目光下更是抖成一团,心底拼命祈祷,保佑主君和未出生的孩子平安无事。

  笑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挺直着腰跪着红肿的眼睛直往屋里看,似乎能透过那扇紧闭的门看到里面的虞安一样。

  他一旁同样跪着的小安也正扯着袖子默默地抹眼泪,只是心底却隐隐有些不安。

  虞安身体一向很好,胎象也比较稳,尤其是在楚寒的悉心照顾下孕期身子都养圆润了。如果不是有人动了什么手脚根本不会出现今天的这种情况。

  小安眉头皱起,可他还没动手呢,虞安怎得就出事了?难道除了他还有别的人想要除掉五皇子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他前两天才接到皇上的指令,让他想办法除掉虞安肚子里的孩子,如果能连这个皇子一起除掉更好。

  对于皇上来说她那几个儿子都是可以利用的棋子,既然是棋子当然不能让他们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每个皇子身边虞雍都派了一个人监控。以便皇子将来嫁人后连他妻主也在她的控制之内。

  小安是在自己五岁时被送到昔贵君身边的,从小陪着虞安长大。这对父子对小侍很好,从来没有随意打骂过。

  说实话,小安是真的不太愿意下手去害虞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但他的命是掌握在皇上手中的,如果没有完成任务,他会活的生不如死,走到哪里都无法解脱。

  他是昨天才调出的药,混在虞安的茶水中无色无味,喝下去不消一刻钟孩子就掉了。

  只是,楚寒对虞安的吃喝尤其小心,笑笑更是不让虞安入口的东西离开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一直都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而刚才正在吃晚饭,虞安突然脸色一变,伸手捂着肚子额角冷汗直流,平日里养的红润的一张脸顿时白的吓人,身后的裙子上已经被血濡湿。

  事发突然,小安有些发懵,想要上前查看一下虞安用过的饭菜,奈何人刚出事将军就让人把饭菜看好,同时将他们这群伺候的人连同厨子一起叫来跪在这里。

  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处于被动的状态等着屋里大夫诊断后的消息。

  又过了半个时辰,大夫才出来,带来一个让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好消息,“孩子没事。我刚才也看了主君晚上吃过的饭菜,没有任何问题。”

  她这句话一出口,底下跪着的两个厨子差点没激动的哭出来,皆是感激的望着大夫,那眼神就跟这人是她们亲娘一样。

  “只是,”大夫脸色严肃,对楚寒道:“茶有问题。”

  “茶里面被人放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落胎药,这药狠毒无比,不仅能落胎还对人的身体有害,用后会使人无法再孕。”众人刚落下没多久的心又被她这句话给提了起来,她又接着说道:“好在主君喝的少,影响不大。”

  听到这话楚寒脸色一冷,冲着旁边的李平吩咐道:“带人搜查全府,一个角落也不许放过。势必要找出是谁有这种东西。”

  李平领了命令半刻也没停留,转身带人搜查府里的屋子。

  搜查结果没出来,所有人都跪在主君房门口的院子里等着,大夫要验药自然也不能走,坐在一旁等消息。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拖得越久小安心里头越慌,他隐约觉得楚寒的目光总是从自己身上扫过,仿佛看出了什么一样。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药贴身带着,屋里什么都没有。再说这药是他亲手配制的,残余的东西已经都被他处理掉了,就是搜也搜不到什么。

  小安一边安慰着自己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一边又难以抑制的想要确保那药他是不是真的贴身放着。

  他这人太过于谨慎多疑,尤其是在楚寒的目光总往自己这看,连坐在台阶上微阖着眼皮的大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