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尊之拾爱 > 37.捡来的宝贝(八)
  025

  在秦落的观念里,女人三夫四侍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乐-文-

  他之前的主子,安员外就一口气娶了十九房小侍,最后看中的第二十房长得尤其漂亮,比之前十九个加起来都好看。

  也正是因为这房小侍,安员外才引来杀身之祸,人还没娶到,倒是把自个给赔了进去。

  正是因为这种观念,乔繁说喜欢他时,他信。但当乔繁说此生此世只喜欢他一个人时,他就不信了。

  女人嘛,还不是都甜言蜜语的哄着男人,小侍却一房又一房的抬进门。

  ……

  两个人相识于三月份,恋爱于五月份,如今都十二月份了,乔繁寻思着把人过年带回家给家里人看看,然后把婚礼办了。

  奈何秦落脑海中的婚姻观念太过于固执封建。

  每回乔繁说只喜欢他,秦落都会红着脸害羞一通。

  但一旦乔繁身边出现什么更好的男子接近她时,秦落就会默默地退到一旁。

  他始终认为自己身份就是个下人,乔繁就算喜欢他,将来依旧会娶一个更好的。

  只敢偷偷吃醋,却不敢站出来宣布主权。

  乔繁把这事跟易仰说了一下,并请求他有时间过来陪她演一场戏。

  因为秦落觉得近亲是可以成亲的。

  易仰和修结婚已经一年半了,一个月前刚查出来怀了宝宝。

  接到乔繁电话的时候,修正把养胎品端过来。

  听到这个请求时,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便同意了。

  约定好时间,由修开车把人送过去。

  外面到处冰天雪地的,让他自己一个人走过去,指不定会发生点什么让人不放心的事。

  ……

  自从乔繁和秦落两个人谈恋爱后,就睡在一个房间里。

  什么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过了不止一次。

  乔繁今天休息,一觉睡到半晌午。

  怀里窝着秦落和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来凑热闹的橘猫。

  她把猫提溜下床,伸手将秦落脑袋上的兔耳朵摘掉。

  下床将昨晚两人扔在地上的衣服收拾干净,各种衣服,从卧室一路捡到客厅,还在厨房的酒吧台下找到他的一只拖鞋。

  可见昨晚“战况”多激烈,两人“战场”一连转换了多个。

  秦落身上唯一幸存的,也就只有头上的那只兔耳朵了。

  乔繁把衣服放进卫生间的自动洗衣机里,回到房间时就看见养的那只肥猫又趁她没注意,暗搓搓爬进被窝里。欢快的打着小咕噜声。

  乔繁眯着眼将猫提了出来,恶狠狠的威胁道:“再往他身上凑,别说小鱼干了,连猫粮都没有。”

  昨晚结束后她简单的给他擦了下身子,如今秦落身上什么都没穿,这猫怎么这么会占便宜呢。

  给猫弄了点猫粮,它才安分的窝在猫窝里。

  乔繁回到卧室,秦落刚好翻了个身。

  身上的被子被他一把抱在怀里,腿也压在上面,露出半个光.溜.溜的身子。

  上面遍布的吻痕立马暴露在空气中,就连侧身往上的那个屁股上也没有幸免。

  心爱的人身上都是被自己狠狠疼爱过的痕迹,乔繁看的骨子发痒,想把人弄醒再“吃”一顿。

  但今天还有正事,再加上昨晚折腾的实在有点晚……

  乔繁自己先出去洗漱,弄了点简单的早饭。

  这边才刚洗漱完,修就打来电话说到了。

  乔繁下楼接人,修留在下面待会再把易仰带回家。

  已经两个月身孕的易仰被修裹的跟只粽子一样。

  前脚刚进了电梯躲开修的视线,后脚易仰就立马把围巾围脖外套棉袄一层层的脱掉,扔在乔繁手里。

  舒了一大口气,才说道:“我这身装扮,就是摔倒了肯定也不怕。”衣服缓冲满分。

  乔繁看他一头的汗,也是佩服修。伸手把围巾挂在他脖子上,松松垮垮的替他围了一圈,“你这不知冷热的性子,也不怪修担心。”

  乔繁问了他一些关于宝宝胎检的事,又叮嘱他怀孕了以后没事少碰电脑和手机。

  易仰听的头疼,皱巴着脸瞥她,“在家里听修唠叨,来你这还要听你唠叨。”

  他哼道:“我可是来配合你演戏的,你再说我转脸就走了。”

  乔繁只能把话匣子收住,合掌作揖,“那待会儿就拜托影帝了。”

  两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