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卒崛起 > 第102章奇技淫巧
  “轰!”

  渭州城某处传来一声巨响。

  民众侧目,却并无惊惧,都认为是谁在玩炮仗,因为那声音,远远听来跟炮仗炸响的声音差不多。

  不过这声音,却引起了折彦野和禁军守卫的警惕。

  他们几个正在王家喝茶闲聊,听到附近这声突兀巨响,目光一凝,马上起身,飞速往传来巨响的方向奔去。

  几息时间,他们来到一个僻静的小巷子,巷子里早聚集不少围观民众,在朝着一个园子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哪来泼皮,竟敢无故燃放炮仗扰民?”折彦野大喝一声。

  “小将军,声音是从那个荒废的园子里传出,老朽刚进去看过,并无人影,想必放炮仗的人已潜逃。”有个拄着拐杖的老翁回道。

  “进去仔细搜查!”

  折彦野没有理会老翁,指挥后面跟上来的禁军守卫,要进入那个废弃的园子,一转眼,他却在人群中瞥见一袭青衫,以及那熟悉的背影,“子御?你不是在房间午休,怎地在这里?”

  高守本想混在人群中,不会被折彦野发现,没想到折彦野眼尖的很,只能略显尴尬的转过身,从一个高大民众的身后,现身出来。

  他捋了捋有点散乱的头发,笑道:“哦,是彦野啊……在下也是被这声音吸引,过来看热闹,是了,你们是要进去搜查?”

  “正是。”

  “那我先回去了,那使臣一刻都等不及,今天就要出发,我还得稍作收拾。”

  “那好,俺叫两人先护送你回去,往后没有俺在,贤弟可别一个人跑出来,种机宜可是命我等贴身守护。”

  “好啦,没事的,我走咯。”

  高守笑眯眯的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折彦野派出两个禁军,紧紧跟在高守后面。

  折彦野心中倒也不是很担心,此刻光天化日,高守身手自保不成问题。

  高守在这半月以来,每日一早打熬筋骨,习练武艺,虽然并非从小习武,底子有点薄,但胜在领悟力非凡,又勤学好问,好钢能用在刀刃上,因此进步突飞猛进,折彦野都感觉高守学一天,能抵得上他十天,用不了多久,高守的武艺技巧,都有可能超过他,这点让他有些郁闷。

  好在力量上进步,不是一朝一夕的,高守想要在力量上也超越,没那么容易了。不过这样代表,他同样难以超越力大无比的鲁达。

  走出老远的高守回头瞄了一眼,见到折彦野也进入那个破园子,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笑容。

  他紧了紧衣袖中的手铳,心中感觉踏实了些。

  没错,刚才是他在试枪,一时间弄不出个消音房,也没时间跑郊外去,因此只能就近找个废弃园子,试下手铳。

  毕竟是交战时期,还是有不少聪明人早早的离开渭州,因此渭州城中荒废的园子与空置的院落并不少见。

  不过大多人没有走,因此枪声一响,四面聚集来许多百姓,前来查看,只能收起多试几次的想法,赶紧从一侧墙壁翻出来,却又撞见折彦野带着禁军过来兴师问罪。

  这些正是高守所担心的,他没那么多空闲解释,许多事情自己要先摸索出来才行,否则太超前的东西,会引起人们疑惑和追问,传扬开也大不好,尤其是在自己即将随团出使的时候。

  本来还没那么着急试枪,因为手铳还可以再改进,火药威力也没达到想要的效果。

  但使臣郭立郭学士,不想在渭州驿馆多呆,他在渭州只算路过,换马休整后就要出发,说是不敢片刻耽误朝廷委托。

  因此高守结束与章经略谈话,从经略府回来后,率先就找个借口,甩开左右,悄悄跑去试枪。

  研究了半个月,一把简单手铳没弄出来,他不甘心,而此去西夏,跟着使团,西夏也不是太过蒙昧野蛮,一般不斩来使,生命应该有保障,但世道不太平,不管怎样,多一个利器防身,也是好的。

  这半月,他常常跑去将作坊,跟铁匠、木匠等打成一片,还花费大价钱,让他们打造各种奇奇怪怪的小玩意,由于他如今在渭州算是个名人,做的这些事无法保密,已被人到处传扬。

  人们不能确切知道,高守在鼓捣什么,不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奇技淫巧”的帽子,扣在了高守头上。

  一个读书人,喜欢练习武艺,这说得过去,但大部分时间沉迷在做一些稀奇古怪、毫不实用的东西,就有可能被人诟病。

  再加上,之前因杏心园帮衬王家做买卖一事,被有些人传扬的“贪财桀骜”,高守名声,似乎又一次蒙尘,受到质疑。

  早上见章经略的时候,章经略也说,读书人名声很重要,需要维护。这是在委婉的提醒高守,有必要在一些场合,对外做些解释。

  可是,高守并不想解释,对那些名声也不在乎,外头如何看待,这么想,他无所谓。

  两世为人了,哪里还会在意别人的眼光?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花那些时间去解释,不如多做点实际的事情。

  他也能猜测出,那些在暗地里总是找机会黑自己的家伙,一定与申家脱不了干系,申家豢养了那批帮闲,最擅长做这等事。

  在抱月楼和杏心园他们就这样做过,现在是故伎重演罢了。

  只是有些人却喜欢,拿这毫无根据的坊间风声,来做文章。

  例如,带团出使的大臣郭学士。

  高守身无长物,就王雪如做的两套衣物,行礼很简单,王家人与鲁达等依依不舍,送高守出家门。小夕帮忙准备了精致干粮,王雪如格外细心的备了一包上等茶叶作为礼物,说是送给使臣郭学士的见面礼。

  到了驿馆,见到使臣郭学士,高守送上礼物,可郭学士看都没看,随手丢在了一边,一副倨傲神态。

  “高副使果然年少有为,一表人才,不过,郭某风闻,高副使也贪财桀骜,奇技淫巧,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这是下马威?

  这郭学士屁股没做热,就有人在他耳边嚼舌根了?

  高守看了眼,眼前这位面目阴沉,颔下留着短须,约莫四十岁上下的文官,心下叹了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